• 第四十八章 又爆装备又爆金币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2本章字数:3263字

    扛着大包小包,两人很快就再次回到21舍。

    张扬替柏双双把两大包装得满满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气喘吁吁地问:“你里面装得什么啊,保龄球也没这么重吧,要不是我经常锻炼着有六块腹肌,一般的男的还真搬不动啊。”

    听张扬这么一说,柏双双就很是怀疑地朝他肚子看了看,她一点都不相信眼前这只眉清目秀的牲口能有六块腹肌。

    张扬的第一印象给人还是比较斯文的,不是那种五大三粗的汉子。

    用方润之的话来说就是,给他配副眼镜换身西装,站在法院门口说不定都能冒充律师的那种。

    柏双双没有透视眼,自然不知道张扬是不是真的有六块腹肌。

    小妮子也不能厚着脸皮对眼前这只牲口说,来来来,给姐姐看看你的小身板。于是只能乖乖回答:“包包里没什么,就是一些女生常用的洗面奶沐浴露洗发水护发素BB霜精华乳……”

    看着柏双双扳着爪子一样一样打算说下去的时候,张扬就赶忙让她打住了,他大概能明白为什么会这么重了。

    接了杯水,咕噜咕噜灌下去后,张扬一下就看见沙发前的桌子上压着一张小纸条,拿起来一看,是方润之留的。

    红酥手,黄藤酒,两个黄鹂鸣翠柳。

    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上青天。

    已走,勿念,润之字。

    张扬拿着纸条走到卧室一看,方润之那堆行李箱已经不在了,看来是他去帮柏双双搬东西的时候,那胖子就已经回来过把东西带走了。

    把纸条放在一边,张扬撇撇嘴,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走了还不忘装个逼。

    柏双双提着自己的小包包凑上来问道,这是什么。张扬摆了摆手说,方润之留的告老还乡的纸条,然后又指了指沙发,说:“以后这就是你的窝了。当然,你要是想睡卧室也可以,不过里面就一张上下铺,你要是不介意我在你上面的话或者你在我上面也行……反正我是挺欢迎你进来的。”

    柏双双靠了一声,什么你在我上面我在你上面的,不就是一张上下铺嘛还说的那么猥琐。

    于是小妮子翻了翻白眼,说:“不用,这里就可以了。”然后就把自己的小包包甩在沙发上,撸开袖子,露出两个条小胳膊,从地上的两个大包包里掏出N多大瓶小瓶的东西,很是讲究的挨着挨着放在卫生间里。

    平时张扬和方润之就一块舒肤佳香皂就能洗遍全身了,现在他一看到柏双双那些自己连牌子都不认识的瓶瓶罐罐就有点无语了,这怕是比化学系的实验室里的玻璃瓶还多吧。

    看着柏双双忙着摆弄着自己的东西,张扬就说了句我去打工了,一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口问道:“对了。你会做饭吗?”

    卫生间里,传出清脆的声音。

    “会啊。”

    柏双双的回答似乎有点出乎张扬的意料之外。

    他愣在门口,挖了挖耳朵,再次问道:“你刚才说的啥?”

    从卫生间出来,柏双双耸了耸肩,看着一副傻逼样的张扬,一字一顿说道:“我说,我会做饭。”

    本来张扬只是随口问问的,这几天吃煎饼果子他都快吃吐了,也没指望这个看起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会这些柴米油盐的,没想到这么一问,居然还真会。

    张扬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提醒道:“会烧白开水可不代表会做饭啊。”

    柏双双牛逼哄哄地说:“别小瞧人好伐,虽然比不上那些酒店的大厨,但一两个菜我还是手到擒来的。”

    “真的假的。”张扬一下就有点傻眼了,没想到自己还收留了一个厨子回来,然后试探的问:“那大厨,我晚上买点菜回来试试?”

    “不用你去,我去买,就当报答一下你的收留之恩。”柏双双摆摆手,很是豪爽地说道。

    “行,电饭煲和电磁炉在厨房的柜子下面,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有。我出门了,你自己当心点,推销不要保险不要没有快递,水电气我们是月初交的,反正陌生人来了不要开门就行。”

    “哦。”

    就在张扬噼里啪啦这么说完一串后,“啪”的一声关上了门,站在房间里的柏双双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似乎……两人的对话很是自然,没有任何别扭和顾忌,就像两人是已经在一起相处了好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肆无忌惮,甚至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和陈拂晓在一起时那样,不用改变自己任何的习惯。

    ……

    还没放假的时候,张扬一般都是下午去郑大叔的煎饼摊帮忙的,有时候忙到了晚上收摊,还会在小超市和郑月闲扯上两句。

    每次张扬看见郑月,其实他都挺不理解为什么这么一个挺牛逼的女孩儿会在这个小超市做一个普通的收银小妹的,他觉得凭郑月的英语水平,别说四六级了,考个八级或者雅思托福什么的都没多大问题,不去国际贸易或者什么大使馆做个翻译简直屈才了。但好奇归好奇,张扬却没多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自从这两天放了假后,张扬一般就是快到中午的时候开始出摊的了。

    在郑大叔把毕生的绝学传给了张扬后,就整日不见踪影,也不知道跑去哪儿鬼混了。

    晃晃悠悠的穿过小吃街街口,张扬突然看见路边围了很多的人。

    难道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清仓挥泪卖毛片?张扬一看,就很是好奇地往前走去,其实也怪不得他会这么想,因为在C大外面真的有很多那种用一二五摩托载着大箱子,打着卖车载音响、CD的幌子偷偷贩卖小黄片的。而据说这种还有卖片的接头暗号,你买片的时候不能直接说给我来两张岛国的爱情动作大片,这是不懂行规的,你要问,老板,有刘备吗?然后老板就会心领神会的对你会心一笑,带你领略不一样的灿烂世界。

    以前张扬不懂就问方润之为什么要说刘备,难道刘备很好色吗?方润之就嘿嘿一笑说,刘皇叔。张扬一琢磨,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忍不住叫了声我靠。

    即便如此,张扬依然很是不解,岛国的爱情动作大片不是在网上搜个种子什么的就能看吗?为什么还有人会花钱来买片啊。方润之一听张扬这种粗浅的见解,就做出一副惋惜样,亲自带着他去买了一次,让他回去研究研究。从此以后,张扬就对网上那些种子、磁力链接什么的失去了兴趣……

    这么想着的张扬往前凑了凑,一踮脚,发现居然是两个女的在打架,于是一下就没了兴致。

    看着周围围了很多人,张扬就心想这么多人劝架,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在他刚想转身走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扯她衣服啊,让她丢死人。”“拔她裤子,看她以后敢不敢上街。”张扬白眼一翻,我去,这都什么人啊,然后立即回头继续看。

    往前挤了挤,他居然发现在有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脑袋瓜,靓丽的分分头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Fly你也在啊。”张扬打着招呼道。

    “我靠,你怎么在这儿啊?”Fly回过头来,一看到是张扬,然后就从人群中退了出来。

    “打工啊。你呢?看热闹?”

    “看什么热闹啊。”

    Fly有点郁闷地说道:“我从网吧出来正想着回宿舍睡觉,然后一个手机就一下砸在了我身上,我扭头一看是两个女的在打架,本想着把手机还给她们的,刚走过来她们的钱包又飞出来了,再然后你就来……”

    看着Fly一手捏着一个手机另一只手拿着钱包,张扬就叫了一声,说:“卧槽,这打架又爆装备又爆金币啊。”

    Fly在郑大叔回来后就没在煎饼摊帮忙守摊了,好像是和别的兼职在时间上撞车了,而张扬只有这一份兼职,也就留了下来。

    很快,Policeman叔叔就来了,Fly就很老实地把钱包和手机交了出去,然后转头问道:“对了,方润之都走了,你不回家吗?”

    “家里没人,还不如就在学校。”张扬耸耸肩,说,“你不是也没回去吗?”

    “我还有四份兼职呢,走不掉。”

    张扬点点头,哦了一声。

    Fly是化工院的大二生,也是系队的代理队长,平时都是一副分分头的猥琐模样,三岁小女孩看了都会喊汉奸的那种。但只要是稍微认识一点Fly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打工狂,而且只要是关于到钱方面的事情就特小气特抠门。

    有次他们寝室有个牲口有次找他借钱,Fly就说,这个好说,十块钱以下我做主,十块钱以上得找我老婆商量。那牲口瞬间就愣住了,问道,你不是没老婆吗?Fly就摊了摊手说,所以没得商量。

    这并不是说Fly不够义气,而是他这个人似乎天生就是这种性子。

    不止对朋友如此,对自己也是更是吝啬,就跟个那种土地主的守财奴一样,只知道死命的存钱,却从来没人看过他花钱买过什么东西,穿的衣服都是荷花池那种用纸箱子批发来的,老大一箱才一百块,里面从帽子到袜子,从春装到冬装都有,够穿一年的,一瓶老干妈能吃一个月,分分头也是在C大街边的小发廊剪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只要五块就能搞定。

    “对了,昨天晚上你们通宵战绩如何啊?”张扬又随口扯了两句。

    “挺厉害的。”

    “我靠,喝了酒就是不一样啊,看来我以后也要喝酒再打竞技场了。”

    “不是,是对面挺厉害的……”听见张扬这么说,Fly就有点尴尬摆了摆手,说,“算了,不说了,我回去睡觉了。”

    分分头一扬,Fly只留下一个萧然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