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出了事也不找你们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2本章字数:2188字

    早上巨冷。

    柏双双打着哆嗦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一掀铺盖,就感觉进了什么黑风洞似的,很是阴森,忍着冷水洗脸刷牙上厕所,又抹了点护手霜打扮的美美的,正准备去敲张扬卧室的门。

    一蹬腿,一睁眼,柏双双发现这居然只是一个梦。

    “我擦,那岂不是我还要再起来一次!天哪,你还是杀了我吧……”

    窝在被子里,柏双双迷迷糊糊地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的枕头一下就被抽掉了,小脑袋不觉地往被子里缩了缩,然后撩开一条小缝隙,看见是张扬站在沙发前面。

    “靠!你有病啊,大放假的,现在才七点过,又不上课的,敢不敢让我多睡一会儿,文昌巷二十块一晚上的小旅馆也不带这么折磨人的吧。”摸出小机机看了一眼时间,柏双双立刻就嚷嚷道。

    昨天晚上,她把张扬赶进卧室后,自己玩电脑玩到两点多才睡,睡眠不足导致内分泌失调,起床气自然就大了。

    张扬站在沙发前,耸耸肩说:“你不是说jjc带我装逼带我飞嘛,我下午要去卖煎饼,只好上午早点和你去网吧了。”

    柏双双没好气地说:“我靠,那也不用这么早啊。”

    “不是啊,本来我也不想这么早叫你的。只是这两天我见你睡客厅也挺冷的,所以昨天就打电话预约了修空调的师傅过来,说是今天早上八点到,我怕人家师傅来了你还没起来,你睡沙发被人看见了,人家还以为我虐待你,这样影响不好。”

    听张扬这么一解释,柏双双的起床气一下就没了,心里还有点小感动哩,没想到眼前这只牲口还挺懂得怜香惜玉来着啊,知道人家冷,还特意叫了空调师傅来。

    就在柏双双这么想着的时候,接下来张扬的一句话却让柏双双差点想直接把铺盖掀了跳起来掐死他。

    张扬说:“你睡相又不好,老蹬被子,大腿根都露出来,这两天都是,我又是一个正经的人,万一人家空调师傅看见你这幅四仰八叉的样子而误会我什么就不好了……”

    “滚!”

    柏双双一下就把身边的枕头朝张扬砸去。

    但显然有所防备的张扬,动作要更快一些,唰的一下就钻进了卧室,还顺带把门给带上了。

    “砰!啪!”两声。

    可怜的枕头只能和紧紧关上的房门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柏双双披头散发,缩在被子里,磨磨唧唧地把睡衣脱了靠着感觉换上了内衣,然后才被子里钻了出来。

    基本所有的人都知道,很多女孩子睡觉都会穿睡衣的,不像男人,随便脱了或者随便穿着什么衣服就趴床上去了。

    而柏双双在很多时候,即便是穿着睡衣睡觉,也还不老实,也许是平时就张牙舞爪习惯了,所以导致睡觉也张牙舞爪的。

    以前在女生寝室她还不怎么觉得这是一个坏习惯,看就看呗,反正都是女生,我有的你也有,你有的我不一定有……比如胸。

    但她现在觉得自己应该痛改前非了。

    其实张扬还蛮自觉来着,看就看了,要换另外一牲口来,指不定都要拍照留纪念来着了。

    平时在柏双双穿衣服啊,换裤子啊这些时候,他更是会自觉的走回卧室把门关上。

    就在柏双双光着小脚丫子站在沙发上,刚好在穿牛仔裤的时候,外面就想起了“哚,哚,哚”的敲门的声音。

    “谁啊?”

    在卧室里的张扬一下就钻了出来。

    “修空调的!”

    门外传来一道粗狂的声音。

    金鸡独立地站在沙发上,柏双双的裤子才穿了一只脚进去,于是一下就紧张的要死,就跟在外面小旅馆遇到扫黄警察来查房似的,飞快地把裤子套上了。

    即便如此,小妮子的脸还是红了红。

    但柏双双脸红最主要的原因却不是因为白花花的大腿被张扬看了,而是她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秋衣,上面印着一只很卡通的小熊维尼,现在一下就被这不要脸的牲口看到,她觉得丢人丢大了。

    飞快地朝沙发边靠了靠,柏双双把沙发上的被子拖起来往身上一裹,只露出一个颗脑袋,脸上尴尬地有点发红,心里后悔的要死,后悔自己没有穿一套性感的内衣,而是这么一身幼稚的图案……她觉得张扬一定把自己当成小学生了。

    有的时候,女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生物。

    “哦,师傅你等一下啊,我马上就开门。”

    张扬朝门口喊了这么一句后,转过头来,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柏双双,撇撇嘴说:“有什么好遮的,还没我胸肌大呢。”

    说完,张扬就很自然的把卧室门口的枕头重新扔回了沙发上,然后潇洒的走进了卫生间。

    “次奥!”柏双双郁闷地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骂了张扬一句贱人后,也不怕冷了,两三下就把衣服穿好了。

    柏双双气鼓鼓地撅着嘴,打开门。

    一个胡子大叔提着工具箱站在外面,一扭头,她就朝卫生间喊道:“掉进厕所的那位同学,你要吃什么?我去买。”

    “包子烧麦煎饺豆浆油条……”

    “好的,我知道了,煎饼果子是吧,等着。”

    没等张扬再说话,柏双双就咚咚咚跑了出去。

    瞬间,卫生间里传出一道凄惨的叫声,“我不要煎饼果子!”

    ……

    见张扬从卫生间里出来,空调师傅进门咧嘴一笑,说:“小伙子,你女朋友还挺乖哩。”

    张扬翻了个白眼说:“她不是我女朋友。”

    空调师傅哈哈大笑说:“小伙子真会开玩笑,不是女朋友会住在一起?”

    说完还挑了挑眉,一副大叔是过来人懂得的样子,张扬撇撇嘴,也懒得再解释了。

    看了看挂在客厅墙上的空调,师傅就搭着梯子上去鼓捣了一阵,然后转头问道:“这个室外机在哪里?”

    张扬指了指电脑那里的窗子,说:“挂在外面的墙壁上。”

    空调师傅一挽袖子就下来了,说,可能是室外机出了点问题,我去看看。因为张扬的寝室是住在三楼,所以张扬一听就很是紧张的说,师傅,你注意安全啊。他一边说一边收拾着窗台外面晾着的衣服。师傅爽快地一笑,说:“你们现在年轻人还蛮懂事的嘛,没事儿没事儿,出了事也不找你们,有保险呢。”

    说着就麻利的系好绳子,然后从窗子口钻了出去,熟练地往下一滑,一屁股就坐在陈拂晓的仙人球上。

    那是柏双双从她寝室带过来的……

    那一刻,整栋研究生公寓的声控灯全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