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双排遇七黑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2本章字数:4255字

    因为昨天只是去下了副本,所以今天一大早张扬就拖着柏双双去友谊网吧开黑了。

    开好机子,两人吭哧吭哧组了队。

    随便就进了个房间,开始了双排。

    在等待着其他队友进房间的时候,张扬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朝柏双双说道,“对了,我们要不要商量一下战术什么的啊。”

    柏双双翻翻了个白眼说,“商量个屁,你以为网吧七连坐啊。我们两个是双排,剩下五个人是单排,又没有开语音你说的话人家又听不到。等会儿进了地图你就老老实实地先偷两根柱子就行了,展示一下你的作用免得队友说你太废了。剩下的到时候我喊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打好了我们再去solo。”

    “哦。”

    张扬点点头,就跟在小学里上课的乖宝宝一样,老师说什么他就做什么,问道,“对了,这个7v7的团战不是有个什么center吗?那个要怎么选啊?”

    听到张扬终于问了一个稍微有点水平的问题后,柏双双就有点欣慰的说,“我们这种临时队,一般主将是选的随机,但等会儿其他人进队伍后,我们也可以商量商量,自定义center。”

    “嗯嗯。”

    张扬很是认真的听着。

    这么说着,很快这个房间唰唰唰几下就又进来了五个人。

    世王的团战是七个人一队,没进地图之前只能看到自己一方队友的id和职业。

    然后张扬就看到柏双双毫不犹豫地选了个狂战士,有点大惊小怪地说道,“柏双双你选错了职业了。”

    柏双双说,“我有狂战士的装备,这把就玩这个,我要是玩枪炮师的话,两个都皮脆血薄的,很难保护你的导弹大师。”

    听她这么一说,张扬就小小的有点惊讶了。

    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长得娇艳欲滴的小妮子的第二职业居然是野蛮的狂战士,但转念又想到柏双双平时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就又有点想的通了。

    转头再看向屏幕,自己这边队伍的五个人分别选的是,圣骑士,冒险家,战争狼人,战斗法师,和一个大酒祭。

    加上自己的导弹大师和柏双双的狂战士,正好一共七个人。

    然后张扬仔细看了看队伍中的战争狼人和战斗法师,就忍不住扯了扯柏双双的袖子,指着屏幕说道,“柏双双,这两个人是不是也是双排的啊?”

    柏双双扭头一看,一下就有点无语了。

    自己这边队伍中的战争狼人和战斗法师,两人的id一个叫胯下有神器,另一个居然叫裆下有异味,然后就点点头,对着张扬说道,“嗯,像他们名字起的这么浪又这么骚,一般就是两个双排的贱人没跑了。”

    这么说着,柏双双似乎又想到自己和张扬也是双排的来着,貌似把自己也骂了进去,有点小郁闷地说,“等会你跟着我就行了,别管他们,我们以不变应万变。”

    一伙人准备好了后,没等柏双双开口商量说center的事情,系统就开始随机选了,然后她和张扬就看到随机到了那个id叫裆下有异味的战斗法师做主将,接着系统又开始随机起了地图。

    精灵的废墟。

    在进地图的时候,战斗法师兴致很高的发了一句队伍消息,“花谢花会开,大家嗨起来!”不过除了那个叫胯下有神器的战争狼人发了个鼓掌,就没人理他了。

    七个人一进游戏,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带着部落的丛林,很像原始人住的那种地方。

    在等待着比赛正式开始的前几秒,柏双双就按了一下tab键,想看看对面都有什么职业。

    对面七只和自己这边配置差不多,一个剑斗士,一个元素法师,一个召唤师,一个龙骑士,一个牛头勇士,一个圣光天使,和一个弓箭手,算是比较中规中矩的。

    正当柏双双想要关闭信息窗口的时候,瞄了一眼这几人下面的id,顿时一下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听到柏双双叫的这么妩媚,张扬就有点无语了,把脑袋伸过去一看,结果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两人叫的就跟在演什么小电影似的。

    然而其实也不怪张扬和柏双双叫的这么浪,主要是对面七只的id起的比自己这边的那两个战斗法师和战争狼人的还要骚气。

    同性才是人间真爱,基情也许真的存在,异性只为繁衍后代,搞基才能脱离苦海,菊花只为基友绽开,跨步走进生物时代,携手共创试管未来……尼玛,这一串名字还挺顺口的哩。

    在世王的jjc里面,自己这边双排遇到对面双排这种情况很容易出现,但在同一个队伍里双排遇到双排却是不太不容易的,更不要说现在是双排遇双排还撞上了对面一群七黑。

    柏双双都觉得自己和张扬在一起,都可以去旁边的福彩站买两注双色球了。

    “算了,反正这把都是试试手,我们随便打两下就行了。”柏双双有点泄气的说道。

    “啊?为什么?”张扬很是不解的问道。

    “对面七个人是开黑的没跑了,像他们这种开黑的,一般都是有组织有纪律的贱人,基本打的都不会太差。”柏双双解释道,“我们就不一样了,是系统帮忙临时组建的,我们两个是开黑的,那两个战斗法师和战争狼人是开黑的。四个人双排,剩下三个人是单排,五股势力交杂在一起,就跟那种城乡结合部的杂牌军差不多,对面是一支正规军,我们很难赢的,再说了,你这把也就是练练手,那么认真干嘛。”

    “不是啊,我觉得要打就认真打嘛,哪有还没开打就先泄气的啊。”张扬说,“再说了,也不见得我们打不过对面啊,当年毛爷爷还区小队县大队的把蒋委员长的正规军打赢的呢。”

    听张扬这么说,柏双双就愣了愣。

    要是换只其他牲口敢在她面前这么说,她肯定会反驳说,小伙子,看来你还年轻啊,不懂得这社会的险恶,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容易的。但看着一副认真模样的张扬,或许是又想到了昨天他斩杀变异boss的情景,柏双双就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

    她没告诉张扬的是,很多这些看起来名字起的很贱,又是一连串很相似的id,其实一般都不是自己的账号,而是一些网吧养的私人战队账号。

    这种网吧战队不像电竞俱乐部的那些职业选手了,所谓的养也自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养。

    像是市里的很多大型网吧,有时候都会举办一些世王的电竞比赛什么的,从而来招揽生意和打广告宣传自己。

    而一旦举办这种网吧电竞比赛,一般就会涉及到奖金什么的,比如第一名多少钱啊,第二名多少钱啊,第三名又是多少钱啊等等,于是这么一来,就会吸引到大量的客源,但网吧老板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让客人这么轻松的白拿走这些票子。

    每个网吧通常都会有那么一伙儿固定的老熟人来玩,这些人的世王一般都打的不错,他们和网吧老板混熟了之后,网吧老板通常就会免去他们一部分的上网的费用,而作为回报的话,这些人就要在本网吧举办的比赛中出力就行了。

    比如比赛的冠军奖金是五百块的话,那么如果网吧的这些老熟人赢下比赛之后,网吧就不需要支付这么多的奖金给别人了,或许只要象征性的给个一两百块给老熟人们意思意思就行了,这样的话在给网吧招揽生意的同时也是变相的给网吧节省一部分的费用,说白了就是背后有肮脏的交易。

    拿友谊网吧来举例。

    友谊网吧靠近C大,也是C大外面最有名的网吧之一,偶尔也会举行有奖金的比赛来着。

    平时这里会有很多C大的牲口们来上网。

    其中就包括了校队的队长孙威啊,林长安啊,Fly啊这些老熟人来玩。

    虽然来上网的牲口都没见过网吧幕后的老板,有比赛的时候也是吧台的一个管事负责的,但这也不影响什么。

    每次有比赛,网吧都会打电话通知C大的世王校队,然后队长孙威就会带着一群校队的人来镇场子,这也就相当于网吧变相养的战队了。

    但孙威他们又是校队的人,自然不会明目张胆的拿自己的世王账号出来招摇,所以网吧就提供一批账号,专门用来打本网吧举行的比赛,打完之后再收回来,下一次再有比赛再拿出用。

    因为这些账号不是私人的,所以大多就会起了一连串相近的名字,这样看起来会更有气势一些。

    柏双双不是没遇到过网吧战队,像孙威、林长安他们用友谊网吧提供的账号起的名字就是什么一号小霸王,二号小霸王,三号小霸王……

    但现在,像对面这么骚包的名字她还是头一次见到。

    名字骚归骚,但能被网吧当成战队养着的人,实力自然也不会太差。

    不说能达到职业选手的水平,也至少比一般玩家要厉害的多,所以这也是柏双双说随便打两下就行了的原因。

    张扬他们这个队伍明显都是混迹jjc的老手了,见到对面是群开黑的,一伙人的气氛一下就有点低沉下来。

    那个id叫裆下有异味的战斗法师见到聊天窗口很是死寂,就忍不住发了条队伍消息说,“别担心,对面不就是一群开黑的嘛,又不是什么职业选手,只要你们稳着点,我一个人就能干翻他们。”

    等他发完这条消息后,聊天小窗口瞬间就炸了。

    “我靠,你以为你是杜尧师啊。”

    “孩子你还没睡醒吧?”

    “这逼装的,我服!”

    “没吃药吧你。”

    ……

    一看队伍七嘴八舌的发着消息,战斗法师就又发了一条消息,“我不是吹牛啊,我是认真的,我说我是king俱乐部的林小花你们信不信?”

    “呸!你要是林小花,那我tm还是绿光的古平呢!”

    本来还挺沉闷的聊天窗口,随着战斗法师的消息,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下一秒,战斗法师的小窗口就收到了一条来自战争狼人的私密消息。

    “我靠,你怎么直接就把自己的身份暴了出来呢!”

    战斗法师很不在意的私回了战争狼人一句,“没事的。”

    “皇甫礼要是知道你这么大摇大摆的来瞎几把晃悠打jjc,不怕他剐了你的皮?”

    “怕什么怕,人活二十载从来没怂过,再说了,他不会知道的。”

    “万一这些人把你曝光在网上,你就完了。”

    聊天小窗口。

    “次奥,你当我们没读过书啊,人家林小花玩的是突击者,哥们儿你玩个战斗法师当我们眼瞎啊。”

    “小伙子,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戳穿了就无话可说了啊,哈哈哈哈。”

    ……

    “看吧,人家根本就不相信我是。”

    战斗法师又给战争狼人发了一条私密消息后,然后又在队伍里发了一条消息,“哦,我忘了说了,我身边这个战争狼人是腾云阁的夏不鸣。”

    小窗口瞬间就静了一下。

    一秒过后。

    “你们两个是神经病吧。”

    “打什么jjc啊,快回家吃药啊。”

    “还夏不鸣呢,夏不要脸吧。”

    战争狼人:“……”

    ……

    “林小花和夏不鸣是谁?”

    看着聊天窗口又是一阵暴风雨般的消息,张扬就转头朝柏双双问道。

    作为新人的张扬,对于这些电竞俱乐部的选手们显然很不了解,毕竟他在开学那阵子连皇甫礼都还不知道,而现在他除了依稀知道几个名气实在太大了的电竞选手外,对其他人也依旧不了解,只有像是梁擎天这样的,他才多多少少听过一些。

    因为梁擎天这个名字,即便是不接触电竞和不玩游戏的人,也几乎是家喻户晓,毕竟在电视里还能经常看到他打广告来着。

    “靠,你连林小花和夏不鸣都不知道?”柏双双瞪着眼睛说道。

    “为什么要知道?他们很厉害吗?和梁擎天、皇甫礼比怎么样?”张扬问道。

    “没得比好吧。”柏双双翻了个白眼,说,“梁擎天是世王刚出来那阵子的第一批的大神级的领军人物,而皇甫礼是现在的大神级领军人物,能比的只有杜尧师、桥未暮几个人而已。林小花和夏不鸣是今年冒出来的新秀选手……算了,懒得和你解释了,你自己上网看吧。”

    林小花,king俱乐部的一选队员。

    夏不鸣,腾云阁俱乐部的一选队员。

    两人作为新人分别出战了今年的世王争霸赛,获得了不俗的战绩,而且正式打入了前十位,分别获得了第九和第十的mvp。要知道,如果不是绿光也出了个变态新秀古平的话,甚至今年职业电竞联赛的新人王的称号都有可能在他们两人之间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