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第一场失利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4本章字数:5509字

    在张扬的导弹大师和林长安狂战士的配合之下,两人很是顺利的就拿下了一根柱子。

    另一边理工大的弓箭手和龙骑士也同样如此。

    比分10比10。

    绿洲中央。

    Fly的冒险家和剑斗士打的不相上下。

    这倒不是说Fly的jjc水平提高了,而是多亏了暗杀者在后面不停地骚扰剑斗士。

    每次剑斗士抓住机会,想干一波冒险家的时候,暗杀者就冒出来了,而理工大的圣光天使想给剑斗士加血,又被暗杀者打断,剑斗士和圣光天使转身要切暗杀者,又被冒险家给拦截了下来。

    虽然剑斗士和圣光天使是压制着Fly和大饼两人,但是却被暗杀者骚扰的很是心烦。

    此时,柏双双正处在绿洲的最边缘处。

    带着大酒祭和元素法师,从外围的一条小路一边探索着,一边偷偷摸摸前进。

    柏双双之所以打的这么小心翼翼,是因为这把她是center。

    身份不同。

    她自然不敢像上一把那么莽撞。

    幺鸡问道,“先gank掉对面召唤师?”

    “嗯。”

    “大酒祭等会儿跟着我,元素法师在后排支援,最好能把对面的冒险家阻拦在我的攻击范围外。”柏双双这么发了一条消息后,又给Fly私密了一句,“拖住剑斗士和对面的圣光天使,我们先切召唤师。”

    Fly很是手忙脚乱的回了个ok的手势,看来理工大的剑斗士已经让他有些自顾不暇了。

    不过,在柏双双这么发了一条消息后,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自己和元素法师还有大酒祭隐藏在一片草丛后,按理说三人的身形一点都没暴露,但理工大那个一直和元素法师在一起的冒险家,却不露声色的朝召唤师靠了靠。

    虽然冒险家的移动的范围不是很大,但却刚好卡在柏双双的攻击范围上,柏双双的枪炮师和要想突击去切召唤师,必然就会被冒险家给挡住。

    给元素法师发了个留在原地的信号。

    柏双双就操作着枪炮师和大酒祭悄悄地前进了一点,换了个方位。

    而理工大的那个冒险家似乎也有所感应一般,跟着同时移动。

    “难道这冒险家知道我藏身在这里?”

    这么想着,柏双双就把视角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

    确定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有暴露后,柏双双一咬牙,招呼着大酒祭再深入一点,想要把召唤师完全纳入自己的攻击之中,但这个举动却是很冒险的,要是被察觉到的话,对面一个反扑,自己这边就很是危险了。

    操作着枪炮师突进后,柏双双发现理工大的冒险家没有移动。

    柏双双有点疑狐摇了摇脑袋。

    “是错觉吗?”

    对面冒险家虽然依旧守在召唤师身边,但却没有再挡在枪炮师的攻击路线上。

    但是下一秒。

    莫西干头的召唤师往却自己往冒险家身边靠了靠,卡在了柏双双的视线上。

    而此时,理工大的元素法师毫无预兆的回转过身子,朝幺鸡的方向走去。

    “被发现了?”

    柏双双心里一惊,正想喊留在原地的幺鸡离开的时候。

    “轰啦!”

    一声雷响。

    一束白光闪过。

    理工大的元素法师一个雷电术瞬间击中幺鸡的元素法师。

    被理工大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中,幺鸡本想扔个火球反击一下再溜的,结果莫西干头的召唤师却提前出了手,又给幺鸡扔了个蔓藤禁锢,元素法师的技能瞬间就被打断。

    “走!”

    柏双双很是干脆的打了个字。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幺鸡会暴露了,但她这下很是肯定,自己一伙人们早就被莫西干头他们给发现了,只是对面一直在静观其变,做着防备而已。

    操作着枪炮师,柏双双和大酒祭就想原路返回。

    但却因为太深入敌方阵地的原因,想要脱身还要费点时间。

    “冰雪天地!”

    下一秒,柏双双的枪炮师和一条的大酒祭,身形就变得迟缓了起来。

    这是召唤师的技能,能减缓角色的移动速度。

    “爆裂火焰!”

    “寒冰掌!”

    “看招,烈火冲击!”

    “流星陨落!”

    随后,理工大的元素法师和召唤师,两人一前一后,技能交叉砸向草丛。

    幺鸡的元素法师连反抗都来不及,瞬间就光荣了,死的很是憋屈。

    而柏双双的枪炮师好在有大酒祭回血,两人才勉强突破一堆法术的绞杀,抽身离开。

    在和一条从绿洲外围的小路撤离时,柏双双半路上突然看见一只沙鼠附在旁边的大树上,红红的眼睛很是诡异,然后小妮子一下就叫了声我靠,“居然是召唤师的附身眼!”

    世王的五张竞技场地图里,时不时能看到一些中立的生物,比如什么天上飞的大雁啊,地上跑的老鼠啊,水里游的红鲤鱼啊等等,这些生物都是地图里自带的,不属于任何一方,是世王运营为了让地图里的场景看起来更逼真,而特意附加出来的。

    拿现代工业区的地图来举例。

    里面就有很多的NPC路人,跟侠盗飞车里面的场景感觉差不多,这些路人不参与战斗,也不没有什么用,只是单纯的摆设而已,但如果两个射手职业的玩家在现代工业区里solo的话,这些NPC拿来做做挡箭牌还是不错的。

    像荒野大沙漠这种地图,四周的沙漠里时不时能看到几只骆驼走来走去,很是应景。

    地图中间的绿洲里面,也能看到一些沙鼠、小蜥蜴什么的。

    而这种巴掌大小的小动物,自然也就不能拿来挡攻击,平时也很少有人注意到。

    但游戏职业里的法师系的召唤师,却偏偏有个叫附身眼的技能,可以施展在自己的队友的身上,能获取队友的一定时间的视野,而这个附身眼除了队友也能施展在地图里的中立生物的身上,从而获取这个生物的视野范围。

    现在看来,莫西干头的召唤师明显就是对绿洲里的这只沙鼠使用了这个技能。

    柏双双三人在一路摸索过来的时候,太注意圣光天使和剑斗士的动向,忽略了周围的环境,没有察觉到这只红眼睛的沙鼠……

    这也就导致了柏双双的行动,其实是完全暴露在召唤师眼皮子下的。

    “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柏双双很是气愤的拿着小枪枪就把这只沙鼠给突突掉了。

    看着这大姐头这么心狠手辣,连小动物都不放过,旁边的一条都打了个寒颤。

    莫西干头几人并没有追击柏双双,看着枪炮师和大酒祭跑路后,直接一窝蜂就朝Fly的冒险家和暗杀者扑去。

    “卧槽,不要脸啊,群殴啊。”

    看着理工大的一伙人冲来,Fly差点没吓得手一抖把鼠标给扔了。

    理工大的剑斗士一个三段式连击,刺在Fly的冒险家身上。

    大饼见状,本想帮Fly一把的,结果前面冲来的几个理工大的牲口却直接掠过Fly的冒险家,齐刷刷的朝他的暗杀者冲来。

    铺天盖地的法术伤害。

    大饼的暗杀者本来就没法抗,于是也就和幺鸡一样光荣了。

    没了暗杀者的支援,Fly的冒险家在剑斗士的连续攻击之下,四处逃窜。

    干掉了暗杀者,莫西干头一伙人又反身扑来,两面夹击,直接把Fly的冒险家围殴到死。

    秋昆战队这波一下就栽了三个人进去。

    视角固定,Fly看着自己的黑白屏幕,很是郁闷地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分分头。

    他又忍不住想到,貌似这几场比赛他都是最先领便当的,自己好歹也是化工院的代理队长,怎么现在就成了一个炮灰般的存在了呢。

    但在下一秒,Fly的屏幕虽然依然是黑白的,但视角却可以移动了。

    抬眼一看,是理工大的剑斗士给自己留了个眼看戏……

    见柏双双和Fly一伙人失利,张扬看了看比分。

    20比40。

    自己拿下了两根柱子,理工大是一根柱子加三个人头。

    然后张扬就朝柏双双问道,“要不要帮忙?”

    柏双双摇了摇头,说,“不用,分数不够,柱子来凑,你继续偷吧。”又点了一下tab键,看了看对面的阵容,柏双双顿了一下,说道,“林长安过来吧,没肉。”

    林长安说了声好之后,就操作着狂战士,朝柏双双的位置处赶去。

    不过就在林长安和张扬在分开后,从柱子这边出发,刚走到半路就在绿洲里面遇到了理工大那两个同样是偷柱子的弓箭手和龙骑士。

    双方一见面,没有磨蹭,很是直接的就干了起来。

    林长安给柏双双发了个坐标,表示需要支援,然后就操作着狂战士朝弓箭手和龙骑士冲了上去。

    他这把不是C,自然就敢打的狂野一点了。

    更何况自己的狂战士又不是那种纯肉的战士,防御和攻击力都比较均衡,40个属性点都是平均分配的,只要自己能拖到柏双双的枪炮师和大酒祭赶来,就能把对面这两只给端了。

    身为C大校队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以一敌二,林长安有这个自信。

    躲开弓箭手射来的两支冰箭,林长安操作着狂战士翻手板斧浮现,一边走位一边逼近。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看着气势汹汹冲来的狂战士,同样是校队的弓箭手,眉头一挑,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个狂战士有点霸气侧漏的味道。

    因为一般来说,想躲开adc攻击,要么就是侧面翻滚躲开,要么就是后跳避开,但这个狂战士却是一边冲刺一边闪避,显然操作很溜。

    “身手不凡啊。”

    弓箭手这么感叹了一句,手指便飞快地敲着键盘了。

    一旁的龙骑士对着林长安一冲而上。

    二打一。

    龙骑士在前面牵制着狂战士的行动,弓箭手退后几步。

    拉开一定距离的同时,保持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拉弓搭箭,丝毫不拖泥带水。

    带着寒气的箭矢“唰唰唰”的就朝林长安的狂战士倾泄而去。

    “这手速挺快的啊。”

    已经又变成打酱油的Fly,无聊地看着战况,对理工大的那个弓箭手,一支接一支很是犀利的连珠箭,有些惊讶。

    像是弓箭手这种带着寒气的箭矢会附带着减速的效果,一般都镶嵌了寒冰宝石的。

    虽然林长安在一开始就没想过自己一打二还能干掉对面,只是想拖住两人而已,但弓箭手好歹也同样是校队的人,再加上一个龙骑士的配合,交手后他才发现,自己就算想简单的拖住居然都有些吃力。

    给自己叠了层护甲。

    林长安躲开龙骑士那支的比电线杆还粗的西方骑士圆枪后,狂战士却是中了弓箭手的攻击。

    “居然是负伤流的弓箭手!……”

    看着头上冒出一个真伤数字,林长安嘴角就抽了抽,自己的护甲算是白叠了。

    负伤,无视护甲防御,直接按照血量的百分比来扣血。

    像这种带减速的负伤流的弓箭手,打肉是再好不过的了,只要走位够风骚,就能把肉风筝到死。

    之前林长安还打算拖上一拖的,但现在看来这弓箭手的操作貌似也不俗,而且按照这种百分比的伤害来看,这样拖下去反而会把自己拖死。

    “太自信了啊……”

    林长安叹了一口,看来只能跑路了。

    操作着移动变得迟缓的狂战士,他毕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老司机,地上一个翻滚,勉强避开龙骑士的攻击,然后一个野蛮冲撞直接就朝弓箭手撞去。

    理工大的弓箭手动作也很是迅速,接连两个后跳,拉开身形,同时接着攻击。

    狂战士板斧一挥,格挡住箭矢。

    加了个急速,林长安甩开身后的龙骑士,继续前扑,很有一副老子要跟你死磕到底的感觉。

    理工大的弓箭手见了,以为这狂战士想做最后的反抗,打算拼命了,后跳完后就地侧身一个翻滚避开,但随后他就诧异的看着扑了个空的狂战士,居然头也不回直接就势跑了,弓箭手一下就明白了,这个狂战士可能本来就打算是要跑路来着。

    弓箭手没有追击,只是瞄了一眼小地图,然后站在原地直接搭弓。

    呼啸的风暴聚集在弓上,逐渐形成一支箭矢。

    下一秒。

    技能,破空箭!

    听到身后的动静,林长安立马把视角回转。

    一支带着旋涡风暴的箭头对着他的狂战士急速射来。

    林长安右手一滑鼠标,左手手指在键盘上一敲,正想要操作着狂战士避开的时候,侧面却是突如其来一阵雪花飘落,硬生生减缓了自己的身形。

    “召唤师?冰雪天地?”

    林长安心里一惊。

    但就这么一顿的瞬间,狂战士就被弓箭手的破空箭射中。

    除此之外,接之而来还有元素法师的雷电术。

    视角再次一转,林长安就看到自己等的支援没等到,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莫西干头一伙人已经赶来了。

    理工大的剑斗士很是生猛地往前一突刺,就把林长安的狂战士击退了回去,后面的龙骑士重击一撞,就又把狂战士顶了回来,加上召唤师和元素法师甩来的法术伤害。

    林长安郁闷看着屏幕。

    很快,他的狂战士就和Fly一样,也光荣了。

    就在林长安英勇就义的同时,柏双双的枪炮师也带着大酒祭赶来了,没来得及出手狂战士就挂了。

    此时,理工大的七个人已经汇聚到了一起。

    见到枪炮师和大酒祭赶来,就跟一群饿狼似的,嗷嗷嗷的就扑了上去。

    七打二。

    在绝对实力面前,什么阴毛诡计都是纸老虎。

    就算秋昆战队还有什么手段,无非也只剩了一个没露脸的导弹大师而已,光靠一个adc的埋伏是不可能拼得过自己们一伙人的,此时的莫西干头一伙人已经无所畏惧了。

    霎时。

    柏双双的枪炮师和大酒祭就被冲散了。

    龙骑士和冒险家扛着伤害近身,柏双双只靠着走位,边撤边A。

    但在龙骑士和冒险家身后,圣光天使又不停给两人回血,枪炮师刚打出的伤害就补了回去,反倒是两个肉一前一后的夹击,让柏双双很是无可奈何。

    而另一边,大酒祭在召唤师和元素法师、剑斗士、弓箭手的四人夹击下,几乎一瞬间就挂掉了。

    柏双双看着大酒祭挂掉,郁闷地叫了一声,“我靠。”

    此时的张扬,已经很听话的把所有柱子给偷完了,马不停蹄的朝柏双双那边赶去,大有一副去救驾的样子。

    柏双双看着冲来的导弹大师被莫西干头一伙人挡在另一边,显然张扬那诡异的步伐在面对多人的时候就已经不管用了,但还是依旧倔强的想要过来救自己,小妮子就有些不忍地偏过头来,对着一副很是认真的张扬,轻轻地说道,“打不过了,算了吧。”

    就在柏双双刚说完后,她的枪炮就在两个肉的夹击之下,也光荣了。

    随着C位的挂掉,张扬的比赛结束了。

    看着屏幕上的Lost字样,他脸上有点茫然,握着的鼠标的手指骨节却是有些发白,很难想象他是用了大多的力气。

    坐在电脑前,张扬忽然觉得自己有种无力感。

    这是他打solo输掉后都没有过的心情,现在却在7v7的团战中感受到了。

    这感觉不是生气不是愤怒也不是沮丧,而是一种形容不出来的空洞,一种无能为力。

    张扬看不懂局势,但Fly这伙老油条们却能看懂。

    其实在林长安挂掉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这把很难赢了,现在再看到Lost,Fly一下就沮丧了起来,他的几百块奖金就这么飞了,只得哭着脸哀嚎了两声舒缓自己的情绪,然后一扭头,发现网吧里的热闹的牲口都很是鄙视的看着他,Fly就有点不好意思了,扬了扬分分头,做出一副很豁达的样子。

    看着还在发呆的张扬,本来也挺郁闷的柏双双,一下就笑了笑。

    一巴掌拍在张扬的背上,说道,“比赛这种事嘛,就跟你追妹子一样,讲究的是重在参与。别多想了,这只是个游戏,这次输了咱们下次还可以赢回的嘛。”

    被柏双双打的翻了一个白眼,张扬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又觉得她似乎说的有那么一丝道理,就安静了下来。

    柏双双知道张扬有点不甘心。

    虽然说玩游戏是为了娱乐,但对于所有的竞技类的游戏来说,无论一个人他再怎么不在乎胜负,在心底也依然会觉得赢了会比输了要好些。

    而柏双双没有想到的是,对于她和Fly这样的老鸟来说,这只是一场很平常的失败。

    可是对于张扬来说,这却是他正式参加的第一个比赛的失败,而且对手还在他的眼皮底下把柏双双的枪炮师给杀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