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我没哭!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4本章字数:3547字

    “背我?”

    柏双双一愣。

    “怎么,难不成你都这样了还能自己走过去啊。“”张扬指了指前面几百米开外的出租车临时停放点,说道,“我把你背到那儿,然后我们打车回学校的校医院。”

    看着这个平时被自己欺压的牲口,背对着自己蹲下来等着自己上来的样子,柏双双就有点扭扭捏捏了起来,弱弱地说道,“我觉得我没那么娇弱……”

    不过,她话还没说完,左脚一碰到地就倒抽了一口凉气。

    柏双双有些无奈地说道,“现在光天化日,能不能不要用背的啊,好丢脸的。”

    “公主抱?”

    “……就不能扶着走吗?”

    “扶着?你单脚跳过去?”

    张扬撇撇嘴说道,“别搞笑了,你跳一下落地的震动,怕是都要疼的你龇牙咧嘴的。”

    坐在小凳子上,柏双双再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妥协了,轻轻地趴在张扬的背上。

    隔着羽绒服,柏双双似乎都能感觉到一股男孩子的气息。

    张扬不是那种虎背熊腰的牲口,身材看上去是偏修长型的,整体给人感觉有些消瘦,但柏双双娇小的身体伏在这并不宽阔的背上的时候,却是显得绰绰有余的。

    在张扬走了两步后,趴在背上的柏双双就忍住不问道,“我重不重啊?”

    所以说,女孩子毕竟就是女孩子,平时大大咧咧的柏双双,居然在这时候在意起了这个小情侣之间很通俗的问题。

    柏双双的小脸贴在张扬的后脑勺边,呼出的气息正好在张扬的耳根后面,弄得他痒痒的。

    “一点都不。”张扬摇摇头。

    他这倒是说的是大实话。

    柏双双是那种标准的萝莉体型,一米五四的身高,八十来斤,扎个双马尾随便混进一所小学也不会显得突兀,再加上一张妖媚的小脸,完全就是现在的N多宅男梦寐以求的合法萝莉。

    ……

    女孩子的想象能力通常要比男生来的强悍,在爱情这方面更是如此,更何况柏双双还是那种脑洞很大思维很是跳跃的女孩儿,所以很快她就想到了上午在网吧里看的肥皂剧了,里面正好也有男猪脚背女猪脚的画面,走在樱花树下浪漫的不要不要的。本来柏双双在崴脚后很是郁闷的心情,一想到这里就有点飞扬了起来,她觉得自己以后要是找男盆友的话,除了能打世王这条外一定要加一条能背得动自己才行,然后背着自己穿过宽窄巷子,走过锦里街,走过府南河,那时候自己一边看着街景,一边叽叽喳喳和男盆友聊着天,好浪漫好浪漫啊……

    正当柏双双无限yy的时候,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就把她拉回了现实。

    小妮子缩了缩脖子,看着张扬的后脑勺。

    她就想到了高老庄猪八戒背媳妇儿的情节了,爱情肥皂泡也就随之破灭了。

    看着一个后脑勺就摧毁了自己的对于浪漫的幻想,柏双双就哼了一声,然后又突然想到这牲口是喜欢别的女孩子的,就没好气地隔着衣服在张扬的背拧了两把。

    感受到柏双双莫名其妙地发癫,拧着自己,张扬就龇牙咧嘴的说道,“柏双双你干嘛?蛇精病发了?再掐我我就把你扔下去了啊。”

    “哦。”柏双双一下就回过神来,突然她觉着这似乎不是自己应该有的情绪。

    “他喜欢别的女孩儿关我毛事啊,我干嘛要有小情绪啊。”

    这么想着,柏双双就甩了甩小脑袋,把对于未来的幻想全部扔进了府南河里……

    本来张扬是轻松地背着柏双双走着的,但被柏双双突然揪了一把,他的手就松了一点,再加上柏双双又甩头又扭身体的原因,走着走着,张扬就感觉背上的小妮子有点往下滑了,于是吸一口气,张扬就用力往上颠了一下,而这时感觉自己在下滑的柏双双正好也神配合的努力往上窜了一下,于是,身体很轻的柏双双,就从张扬的头上飞了出去……

    又是“啊”的一声惨叫。

    娇小的身影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柏双双就直接栽进了街边的花圃里面了。

    张扬在背着柏双双就有点引人注目了,这下两人就跟马戏团的小丑一样更引人注目了。

    “哎呦喂,张扬你丫的是成心来报复老娘的吧。”

    趴在草皮上,感受着街上N多陌生的目光,纷纷注视而来,柏双双都快窘死了,恨不得变成一条蚯蚓然后钻到土里。

    她这么一个青春无敌美少女什么时候有过这么丢脸的事情啊。

    张扬说了声我靠,然后连忙跨进花圃里扶起柏双双,很是紧张的问道,“柏双双,你没事吧?”

    “还行,死不了。”柏双双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哼哼唧唧说道,“老娘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祸不单行啊,幸亏衣服穿得多摔得不疼,脚也没碰到地,要不老娘还真就被你摔死了……”

    “我不是故意的。”张扬有点委屈,“谁叫你乱动啊,我只是想抬一下你……”

    “知道知道。”

    看着柏双双没在意的样子,张扬就想起了以前有个笑话,说是高速路上出了车祸,司机只剩一口气的时候,救护车来了,结果本来是来救命的救护车在回去的时候又出了一次车祸,直接把奄奄一息的司机给送去见了耶稣。

    张扬觉得自己就像那个救护车一样,而柏双双是那个倒霉的司机。

    看着柏双双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张扬松了一口气,然后很是坚定的说,“柏双双你放心,你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会对你负责的。”

    “呸!”

    *******

    C大里的校医院其实还很不错的,虽然不像华西医院那么牛逼哄哄的,但C大的学生来看病都是享有医疗政策优惠的,在这里看病虽然也不像隔壁的那家麦劳劳一样可以第二次半价第三次畅享,但学生们能报销百分之三十五到百分之八十五的医疗费,很是划算。

    不过,C大校医院什么都好,就是服务态度差了点,和外面那种把你当上帝的私立医院根本没法比,估计里面的医生待遇也比较差,所以很多时候看病医生都有点阴阳怪气,爱理不理的,就连柏双双这么妩媚的一只女孩儿来了,也不例外。

    放假后,校医院的人不多。

    在医务室值班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大叔,挂个眼睛有点发福,张扬最先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方润之家的亲戚,他甚至觉得以后方润之要是步入中年也差不多就是这幅德性了。

    不知道这个中年版的方润之,是SEX生活不协调,还是更年期到了,看上去很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半死不活的拉耸着脑袋坐在桌子后看着报纸。

    见到张扬背着柏双双走了进来,便让柏双双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自己把鞋子脱了,然后抬眼随便瞄了两下,说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回去弄条毛巾冷敷,二十四小时后热敷,我再给你开瓶云南白药喷喷就差不多了。”

    “都肿成这样了,还没什么大问题?”张扬眉头一皱。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医生版的中年方润之撇撇嘴,不屑的看了一眼张扬,然后就扯过报纸准备接着看。

    下一秒。

    “这位同学,你要干什么?”

    看着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站在桌子前的张扬,如同恶匪头子一样一声不吭地瞪着自己看,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从身上哪个地方掏出一把小刀刀来的感觉,医生版的中年方润之就有点小紧张了,报纸也没法专心看,几秒钟后,中年医生就放下了报纸,认怂了,然后很是无奈的喊过来一个护士,点了点坐在椅子上很是安静的柏双双,说,“带她去照个片,打个消炎针,然后把报告拿回来给我看。”

    于是张扬这才罢休,再次背着柏双双走出医务室的时候,他竟然看见这个小妮子在偷笑。

    “噗,没想到居然你还挺爷们儿的啊。”

    “你还笑呢你,都肿成这样了,看医生也不知道吭一声。”张扬瞪了柏双双一眼说道。

    “不是还有你嘛。”柏双双笑了笑。

    感受着耳边传来呼呼的气息,张扬身体微微一怔,本来很是浮躁的心一下就静了下来。

    大概是放假没什么人的原因,CT很快就出来了,护士小姐姐把片子交给了张扬让他带会医务室,然后柏双双留在注射室。本来柏双双看着举着针头的护士姐姐还很怕很怕的,但又想到要是等会儿张扬回来了,看到自己这幅怂的要死的表情,那岂不是很没面子,于是一咬牙就说,来吧,长痛不如短痛。

    张扬拿着片子回到医务室,那个医生版的中年方润之拿着片子仔细看了看,说道,“恭喜,她没什么大碍,只是轻微的骨裂,喷点药打个石膏,绑点绷带缠缠就好了,注意休息,不要剧烈运动,没什么后遗症的。”

    听着医生这样说道,这时张扬的心才完全放了下来,然后很是客气的问道,“医生,那请问她大概多久能好啊?”

    “快的话也就个把月吧。”

    ……

    注射室里。

    柏双双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倒不是因为她真的有那么怕打针,只是那个护士姐姐扎了她两下愣是都没扎中,就在她很想说姐姐,你是容嬷嬷身边的人吧的时候,准备扎第三下的护士姐姐犹豫了一下,对柏双双说,“你等下。”然后就走了出去,过了几秒进来一个护士说,“刚刚那个是实习的……”柏双双白眼一翻,心里说了句我靠。你当我傻吗?刚刚那个戴口罩、齐刘海,现在口罩取了,刘海用夹子夹到一边,你以为这样就认不出来了啊?工作证都是同一个好吗?!……

    回到注射室,张扬看到柏双双眼睛泪花都在打转,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忍着泪,柏双双嘴硬道,“我没哭!”

    很快,张扬就又背着柏双双走了回去,于是中年医生又叫来进一个护士给柏双双打石膏了,然后看着张扬守在旁边,就说道,“对了,你这是摔伤的吧?有没有摔到脑袋啊?摔到脑袋的话再去做个脑部CT检查一下啊。”

    “不算摔伤吧,是下楼梯时扭到的。”

    张扬正这么说着的时候,医生就指了指柏双双的脑袋,头发上面居然还有一片树叶子,大概是那会儿飞进花圃里黏上的。

    “你们这些年轻啊,火气就是旺,大冬天的也不知道节制一点,尽往草丛里钻,也不知道去开个房,野外Play有那么刺激嘛?”

    张扬:“……”

    柏双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