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我要两瓶……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4本章字数:3246字

    从北极熊网吧出来。

    Fly几个人就跟那个金凯瑞的今晚找小姐的三贱客一样,很是猥琐的晃头笑着。

    由于张扬缺席比赛的原因,这几个人竟然直接包揽了一二三名,并顺利的拿到了两百、一百、五十块的奖金。

    “我们要去看望一下大姐头吗?”一条问道。

    “怎么不去?”眉开眼笑地拿着两张毛爷爷,Fly显然很是高兴,对着毛爷爷吧嗒啵儿了一口说道,“再把林长安叫上,晚上顺便请你们一起吃个饭。”

    “你两百块想请我们吃什么啊?”大饼地嘴角抽了抽,然后叫道,“我靠,你不会是想请我们每人在东升楼后面吃一碗麻辣烫就了事了吧。”

    东升楼后面有家麻辣烫馆子,很是便宜,别家的麻辣烫都要七八块一碗,东升楼的只要五块,每碗都配了两个撒尿牛丸,而且量还很足。

    “瞧你说的,我Fly是那种人吗?”

    看着另外两只牲口点点头说是,Fly就在心里说了句我靠后,说道,“放心,等会儿我们去土灶子馆,两百块不够的话我再自个儿补上就行了。”

    “卧槽,Fly你怎么舍得大出血了?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你该不会是冒牌的Fly吧?”一条惊叫道,很是怀疑地打量了Fly两眼,大饼伸手去揪Fly的头发,想把他头上的假发和面具给拽下来。

    “我日,别扯了,再扯我就成地中海了。”

    Fly打掉大饼伸来的咸猪手,理了理自己的分分头,然后说道,“这不是还有几天就开学了嘛,欠你们的,我Fly绝不会拖着。”

    其实很多时候,Fly虽然都小气吧啦的很抠门,但答应过的事情却也没食言过。

    Fly嘿嘿一笑,接着说,“其实吧,开学后在红牌楼那边还有一场大型的网吧赛,据说奖金是这个数,今天晚上我请了柏双双和林长安好好搓一顿,顺便再谈谈这个事情,嘿嘿,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嘛。”

    说着,Fly就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看样子大概是一千大洋。

    掏出手机拨通了张扬的电话,Fly挺了挺肚子,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喂喂喂?张扬?”

    电话另一头,一道女声嚷嚷道,“寝室里面的那只牲口,你的老情人打电话来找你啦!顺便帮我接杯水过来啊。”

    “是丽春院的小翠啊?还是怡红楼的小红啊?”张扬从卧室钻了出来,递给坐在沙发上的柏双双一杯水后,拿起来放在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我靠!Fly?”

    “嘿嘿。”Fly笑了笑,说,“你们俩都回21舍了?大姐头伤的严不严重啊?是不是以后只能靠轮椅生活了啊?”

    “我靠,Fly,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拍在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显然,咕咚咕咚喝着水的柏双双,把电话递给了张扬的时候就开了免提,Fly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哈哈哈,大姐头开个玩笑嘛。”Fly笑道,“听到你说话这么有精神我们就放心了,对了,晚上要不要出来吃饭啊?”

    “怎么不要。”

    看着就像屁股上长了尾巴很是不安分地坐在沙发上的柏双双一副要去要去的样子,张扬就无奈的点了点头,说,“行,那你过来找我们吧,柏双双脚上缠了点石膏,不方便走动。”

    “可以。”Fly这么说完后就挂了电话,然后又麻利的又拨通了一个号码,嘟嘟的响了两声就通了,“喂喂喂,林长安?晚上出来吃饭,有空吗?”

    “有啊。不过你得先等我把快递送完才行。”

    “你现在哪儿,我来找你?”

    “学校小吃街拐角的那个超市。”

    “等我十分钟。”

    “行。”

    一条和大饼还有幺鸡看着Fly挂了电话,都有点疑惑,“林哥怎么去送快递?改行了?”

    Fly解释说,之前我不是兼职了一份快递工作吗?然后前两天我一个送快递的同事生病了,问我有没有空帮他代两天班,今天我去打比赛了,就让林长安顶了一下,他现在在小吃街,我们先去和他汇合,然后再去21舍找张扬和大姐头。”

    这么说着,三人就招了一辆出租车。

    ……

    小吃街。

    挂了电话,林长安,正骑在一辆老式的电三轮上,等人领了两个包裹后,准备送最后一个包裹。

    “你好,是关阴吗?拿快递。”

    “还如来呢我,你打错了吧你。”

    “没有啊,我这里有个快件就是你的,上面的收件人就是关阴。”

    “老娘叫郑月!!!你妹的!”

    “哦,那你去找卖家吧,他把你名字写劈叉了都。”

    没过一分钟,在拐角处的林长安就看到一个长得挺漂亮的黑丝制服妹子从超市里走了出来。

    张扬和Fly在煎饼果子摊打过工,和郑月挺熟的,但林长安却没有,所以他自然也就不认识这个小吃街的街花。

    卧槽,这姑娘胸真大的啊,正当林长安很是猥琐地盯着郑月的身材看的时候,一抬眼,咦?怎么这姑娘有点眼熟啊?我和她以前遇到过?……难不成是我的前世情缘?又或者是我梦中那个朦胧的女孩儿?咦?怎么她身后的那辆mini也有点眼熟啊?是我的错觉吗?

    显然林长安的记性不是很好……

    今天是郑月在超市里值班,从超市出来她就打了个冷颤。

    因为超市里面是有空调的,所以她就只穿了的一件单薄的制服,当郑月走进电三轮,一眼就望见了送快递的林长安的时候,她的嘴角就抽了抽,我靠,这送快递的不就是我上次开车碾了他三次水的牲口吗?我靠,这也能遇得到?世界真小啊。

    不过在郑月偷瞄了林长安两眼,看着这牲口一脸茫然的样子,她大概就猜出来他可能已经忘了上次下雨的事情了,于是小心翼翼地拿了包裹的郑月就飞快地冲回了超市。

    看着郑月那道姣好的背影,林长安却没由得想到了柏双双借的那个id账号,风一样的女子。

    送完最后一个包裹后,林长安在拐角处又等五分钟,Fly和一条他们就赶了过来。

    四人一下出租车,就围着林长安骑的三轮车打了个转,啧啧赞扬道,“林哥你这车不错啊,等会儿直接把我们拉回学校吧。”

    林长安点了点头刚想说,行,你们上来吧的时候,就看到Fly几个人朝超市走去,然后林长安问道,“你们干嘛去啊?不是要回学校吗?”

    “哦。”Fly回头说道,“大姐头的脚受伤了,给她带点东西,看望病人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一旁的三人很是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随声附和道,就是就是。

    听Fly这样一说,林长安就连忙从三轮车上跳了下来,给轮子上了三把锁,毕竟在C大外面这片地方,别说是车了,就算你扔个车轱辘说不定下一秒都会被收破烂的给拉走。

    小跑了几步,林长安跟了上来不解地问道,“啊?柏双双怎么了?”

    Fly说道,“中午我们去吃饭的时候,她下天桥脚扭到了。”

    林长安哦了一声,然后一起跟着进了超市里面。

    几个人转了两圈,商量道该买点什么过去,一条想了想,就很是认真地提议道,“买瓶矿泉水吧,大姐头刚才不是在电话里说她口渴了嘛。”

    说着就从柜子里拿了一瓶农夫山泉出来,给了两块钱。

    顿时,林长安就汗了一下,看望病人有带矿泉水去的吗?正当他想说,你好歹也带瓶哇哈哈AD钙吧,那个好歹看起来比较有营养来着,然后接着他就看到了Fly掏了掏裤兜,摸出一个钢镚儿,在柜子里张望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朝制服黑丝妹子问道,“……月姐,这里有一块钱的冰露吗?”林长安差点晕倒了过去,怎么化工院的一个比一个还奇葩啊。

    站在收银台后的郑月,有点小紧张的看了林长安一眼,发现后者并没有什么异样后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看见这牲口走进超市,她还以为是这牲口想起来之前的事情来找她算账来着。

    “有。”因为郑大叔的原因,郑月和Fly也算是老熟人了,所以一点也不客气,对Fly翻了个白眼,说道,“冰露在那几箱可乐的下面,你等下哈我给你拿。”

    这么说着,郑月就从收银台钻了出来,然后弯腰在几个大箱子下面找啊找的。

    因为超市里面是空调开放的,就跟二月春风吹似的,所以郑月这姑娘就穿的是春天的那种开领制服,一弯腰带着花边的bra罩罩和白花花的胸就在眼前晃啊晃的,看得林长安和Fly一伙人心情澎湃,忍不住咽了烟口水,四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猛盯着看,七八秒后,郑月才费力地从几个大箱子下面抽了一瓶冰露出来,站起了身。

    Fly很是猥琐地笑了笑,“麻烦月姐了啊。”

    郑月指了指大饼,问道,“你呢?”

    本来是想跟着一条买瓶农夫山泉的大饼,不动声色的抽回了一块钱,说道,“我也要一瓶冰露……”

    于是几人眼前就又是一阵白花花的在晃动,一伙人忍不住想着,这矿泉水好大,啊不对,这制服真白,啊呸,这……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只是觉得有点晕奶……

    郑月:“你要什么?”

    幺鸡:“……一瓶冰露。”

    “我晕。”很是郁闷的郑月就又弯腰去掏压在最下面的箱子了,“你刚才干嘛不早说啊。”然后在七八秒后,当郑月正想起身的时候,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扭头朝林长安问道,“你是不是也要一瓶冰露啊?”

    看着手里捏着两块钱的林长安摇了摇头,说了句不是,郑月这才起身走了回来,然后林长安把两块钱放在收银台上说,“我要两瓶冰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