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得不到的就想毁掉吗?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4本章字数:3924字

    柏双双把陈拂晓带过来的零食全给翻了出来,满满的堆了一桌子,招呼着张扬一起吃。

    张扬也不客气,拿了一袋老成都牌的牛肉干就朝嘴里塞,不吃白不吃。

    ……

    在解决了两袋薯片后,柏双双就觉得好口渴。

    “这位同学,把我的杯子拿上来。”

    “我觉得你应该用请字。”

    “那把我的杯子请上来。”

    张扬翻着白眼把水杯递给柏双双后,顺手递给陈拂晓一瓶矿泉水。

    这是上次Fly一伙人送给柏双双的,还没喝完。

    陈拂晓摇了摇头,说自己有杯子的。

    看着陈拂晓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小熊维尼的马克杯,张扬就有点惊讶这个行李箱了,装了那么多零食居然还能装下衣服,然后又看了眼杯子,张扬就觉得好像在那里见过,然后他就猛地想起来了,貌似柏双双有这么一件秋衣,印着的也是这个卡通图案,大概是买衣服送的杯子,要不就是买杯子送的秋衣。

    拿出马克杯后,陈拂晓又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双棉拖鞋来。

    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孩儿很是旁若无人的换好棉拖鞋,把自己的鞋子整齐的排在门口的时候,嘴里塞着牛肉干的张扬突然就警觉起来,问陈拂晓,“你今天住哪儿?”

    “当然是住你这里啊。”柏双双抢着说道,她觉得张扬简直是说废话,说,“不住你这里难道还要我家晓晓露宿街头啊?反正你都把我领回来了,也不在乎多收养一个吧,再说了你连牛肉干都吃过了,难道还想把晓晓拒之门外啊。”

    敌人实在太狡猾,不怪我军太天真,我原本还以为天下还有白吃的牛肉干来着。

    张扬叹了口气,承认自己很是失败,但毕竟No -Pretty就No -Thank -you ,看了看只能容纳下一个人的沙发,他就很是自觉的去了卧室把自己的铺盖卷了出来,然后对柏双双和陈拂晓说,“你们住里面吧,你们要挤一块睡也可以,要分开睡也可以,上铺是方润之的地盘,只是一个月没人睡了可能有点灰……”

    “真懂事,改天姐姐你给介绍个花姑娘,让你米西米西。”

    柏双双对张扬的做法表示欣赏,因为客厅沙发要挤两个人的话确实小了点。

    看着陈拂晓对自己微微笑了笑,然后理所当然的拖着行李箱进了卧室,张扬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对这个漂亮的女孩儿有什么误解了,或许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可能和柏双双一样,也是个厚脸皮……

    进了卧室,柏双双把抱枕扔在床上,又想起什么似的从门口探了个脑袋出来,对躺在沙发上的张扬说道,“哦,对了,我不用给你介绍花姑娘了,你喜欢的是唐诗嘛。”就在张扬想说关你屁事的时候,柏双双砰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一扭头对陈拂晓说,“晓晓,你知道么,外面那牲口居然喜欢的是唐诗诶。”

    “唐诗?”

    陈拂晓怔了怔。

    看着陈拂晓有点发愣,柏双双就说道,“就是金融系和我们一届的那个女孩儿啊,上次她还去了体育馆看比赛来着。”

    陈拂晓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起来了。

    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陈拂晓想和柏双双一样往床上扔,可是似乎没算准距离,衣服掉在了地上,陈拂晓就弯腰去拣,等到她站起来的时候,柏双双就已经趴在床上了,很不服气地说,“我就没看出唐诗哪里能比得上我家晓晓了,不就是胸大了一点嘛,男人都一个德行,一点都没眼光,喜欢大的怎么不去奶牛场啊。”

    “这就是你胸小的理由?”

    陈拂晓撇撇嘴,把衣服放在床上,看着嘟着嘴在生气的柏双双,陈拂晓就温柔地说道,“喜欢是件很轻易的事情,毕竟一个人一辈子会喜欢上很多的东西,就像你喜欢富士山一样,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呢?答案是,自己走过去。很多的爱情也是如此,逛过就已经足够了。但喜欢不等于爱,爱自私的,是需要的付出和努力,属于自己的富士山是不会让别人去攀爬的。”

    “爱需要付出和努力吗?……”柏双双的眼睛眨了眨,看着陈拂晓说道,“晓晓,虽然我没怎么听懂,但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啊。”

    “本来是陌生的人,怎么会彼此倾注无偿的爱呢。经常说什么命中注定的两个人,其实是没有的,不是吗?命中注定的两个人,是靠培养,是情深不及的久伴。”

    柏双双一脸茫然,看来是真没听懂。

    “所以,你加油吧。”

    “哦……嗯?加什么油?”

    陈拂晓没有回答柏双双,而是自顾自的换了身衣服,撩了撩湿润的头发,留下了句,我去洗个澡,等会儿我们一起出去吃个午饭,然后就走出了卧室。

    因为早上下了小雨,她到学校的时候,其实头发和身上都被淋湿了。

    虽然没怎么明白陈拂晓的话,但在陈拂晓说话的时候,柏双双觉得她随手理了理头发的样子实在是妖媚至极,风情万种的样子绝非是唐诗那种看上去只是漂亮和清纯的女生可以相比,要说唐诗是十个男人九个栽,那陈拂晓就是十个男人十个栽,柏双双甚至觉自己身为一个女生都要栽进去了。

    毕竟。

    漂亮,无关性别。

    有些女孩子在一开始看上去会让人觉得很养眼,可是看久了也会觉得视觉疲劳,可是陈拂晓似乎却是那种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漂亮的女孩子。一眼万年,惊艳永恒,这八个字大概再适合陈拂晓不过了。或许是因为陈拂晓的漂亮不止在于表面,就像她的钢琴,从来都不会拿出来显摆,而她的内在也是一样,那种独特的韵味是没办法只用漂亮两个字就能形容得出来的。就像一杯极品的咖啡,和很多其他好的咖啡看上去一样,但只有慢慢的品味,才知道那种滋味是多么的细腻柔滑,每一丝都是那么的让人回味,让人感到与众不同。

    ……

    “我去洗个澡,等会儿我们出去吃饭。”

    搭着浴巾,陈拂晓从张扬的沙发前走过的时候,她只是淡淡地对张扬说了这么一句话,可是她说话的声音却没有让张扬感到任何不自然。或许是陈拂晓的理所当然,住进了他的卧室,这让张扬觉得这个以前看上去遥不可及的女孩儿,此时感觉就像当初搬来21宿舍的柏双双一样,没有任何违和感。

    等到陈拂晓走进浴室之后,张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只是窝在沙发上很是自然的哦了一声而已。明明他和她相处到现在加起来还不到三个小时。可张扬却觉得,他和陈拂晓就像是同住了很多很多年的房客一样,没有什么顾忌。

    倒是穿着羊绒拖鞋一蹦一跳出来的柏双双,吓了张扬一跳。

    柏双双大大咧咧地坐在曾经的地盘上,说,“这位同学,你寝室里现在有了两位小仙女,你开不开心呀。”

    “开心你个大头鬼。”

    张扬往旁边坐了坐,给柏双双挪开位子。

    这倒不是说张扬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而是这沙发上本来就还残留着柏双双香味,现在柏双双又很主动靠了上来,他一想到浴室里还有个脱光光的女孩子在洗着澡。

    作为一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青春期男孩子,张扬居然发现自己某些地方居然可耻地有了一点点反应。

    “对了,等会儿我们出去吃什么?”

    拿了包乐事准备拆开,张扬不露声色地转移着话题。

    “你都在问出去吃什么了,居然还吃薯片。”

    柏双双觉得饭前吃零食是个不好的习惯,就想去抢张扬手上的乐事。

    本来张扬也没打算吃的,他只是想转移一下注意力,结果看见柏双双扑来,他坐在沙发上就很自然的把薯片举了起来,扑来的柏双双拖着一只脚不方便,一只小爪子撑在沙发上,另一只爪子一下就挥空了,拍在了张扬某个正在起生理反应的部位上,还摁了摁。

    嗯?什么玩意儿?

    有点……硬?

    下一秒。

    小妮子像触电般就把手缩了回来,一下就安静地坐在了一旁,红着脸,也不闹腾了。

    已经快二十的柏双双,自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刚才摸到了什么。

    他看了我的小内内,还搂了我的胸,现在每天早上还在看我的大腿……我只是回摸了一下,我们……算是扯平了吧?……不过,好像还挺大的……

    从两人相遇以来柏双双连想着种种的事情,小脸就更红了。

    ……

    洗完澡,陈拂晓从浴室出来。

    有点疑惑地看着沙发上坐在的两个人,怎么感觉两人的气氛好像有点怪怪的,和自己洗澡前有点不一样了?

    被柏双双拍了一掌又揉了揉,在张扬欲死欲仙的时候。

    看着陈拂晓披着浴巾出来,尽管已经被惊艳到了很多次,但这次张扬却依旧怔了怔。

    按理说,出水芙蓉美人出浴,是最能勾起男人冲动的欲望。

    但此时的张扬却觉得如春风拂过,躁动的心一下就平静了下来。

    红着脸,柏双双有点不好意思地抬头望了望张扬,或许是陈拂晓也在场的原因,她就看到张扬微微一笑,对自己来了句,“得不到的东西,就想毁掉吗?……”

    ******

    昨天夜里下到中午,在柏双双和张扬还有陈拂晓从21舍杀出去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因为柏双双说想吃麻辣烫,所以三个人就坐在除了喇叭不响哪里都响的C大公交去了祥和里街。

    下车后路过一家药店,柏双双看到门口放了一个电子秤,小妮子就很是感叹自己老了,赶不上时代的变化了,以前的药店都是那种带量身高的体重秤来着,现在居然改用电子的了,然后就蹦跶地站了上去,想看看自己最近有木有长胖,可当柏双双站上去之后显示屏的灯不亮,也不显示数字,……顿时小妮子就紧张了起来,难道自己这些天已经被张扬喂到胖到超重测不出了?这时,店内传来一句幽幽的声音,:“姑娘,你踩我们的电磁炉干什么?”

    ……

    被陈拂晓嘲笑了一路,柏双双一脸郁闷。

    本来张扬也忍不住想笑的,可当他一想到之前在沙发上的事情就没好意思笑出来了。

    很快,三人就坐在了街边的一家老字号麻辣烫店里了。

    因为柏双双的腿脚不方便,所以就很理直气壮地指挥着张扬了。

    “那牲口,给我捡点那个菜过来。”

    “啥啊?”

    “那个!”

    “哪个啊?”

    “你猪啊,就是那个啊!”

    “靠,你说的那个是哪个啊,你不说清楚那个是哪个我怎么知道哪个是哪个啊。”

    “我靠!算了,我以为我们在一起了这么久已经知己知彼了,没想到你还是不懂我……”

    看着两人捡个菜都会捡出一堆幺蛾子来,陈拂晓就很是无语,“你们两个别斗嘴了,能停会儿战吗?”

    柏双双:“停战?怎么停?”

    张扬一愣:“依照历史惯例?”

    “啥?”

    “和亲?”

    “去死!”

    ……

    吃完麻辣烫。

    柏双双嘴巴呼辣呼辣的,她觉得这家麻辣烫特别正宗,正好遇到老板结账,柏双双就忍不住问道,“老板你家麻辣烫这么正宗,想必老板你一定是四川人吧?”

    老板:“那可不咋滴。”

    听着老板一大茬子东北味儿,坐在一旁的张扬一下子就想到了方润之,貌似这死胖子差不多也该返校了,于是慨道,“还有几天就开学了。”

    听到张扬这么说的时候,柏双双突然有点恍惚,原来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