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一世为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5本章字数:2426字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很多事总会事与愿违。

    第二把比赛开始的时候,雨天的小眼睛男队长吸取了上一把的教训,觉得这场自己稳扎稳打一点就保管能把meng干死的,但现实却是十分残酷的,就像很多人玩游戏被人残血追杀的时候感觉自己都能反杀一样,结果一转身迎来的却是被杀。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meng在第二场比赛一开始的时候,一改上把缓慢的节奏,打的非常奔放而且凶猛,和之前判若两人,小眼睛男甚至一度怀疑对面是不是换了个代打的枪手,但抬头一看余光依旧是meng那张冷漠带点不屑的脸。

    小眼睛男的战斗法师在中路遇到meng的冒险家后后,感觉自己遇到了一个狂野的纯战士而不是什么战格,本来小眼睛男还想强硬的硬干一波的,无奈的是被meng疯狂的操作死死地压了下去。

    看着meng手指头在键盘上疯狂的敲动,张扬就忍不住悄悄朝柏双双说道,“这手抖得都快跟大食堂打饭的大妈一样了啊。”

    冒险家疯狂的近身,完全是一副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打法,小眼睛男此时也被压起了脾气来,红着眼操作着战斗法师强硬碰硬。

    柏双双看了看meng咔咔咔的键盘,愣愣地点了点头说,“这手速怕是上三百了吧。”

    在这个漂亮的小妮子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小眼睛男的败北了。

    第二场比赛开始的很快,结束的同样也很快,雨天的小眼睛男看着屏幕上两个已经逐渐成红血的角色,本想破釜沉舟的,一通对决后,瞧准空隙蓄力一刀挥去,结果这时却发现meng的冒险家却把尼泊尔军刀收了回来,瞬间切换成了一杆标枪,稳、准、狠的扎来……

    ********

    南京。

    中山陵位于玄武区紫金山南麓钟山风景区,前临平川,背拥青嶂,整个建筑群依山势而建,由南往北沿中轴线逐渐升高,主要建筑有博爱坊、墓道、陵门、石阶、碑亭、祭堂和墓室等,排列在一条中轴线上,从空中往下看,像一座平卧在绿绒毯上的自由钟,融汇中国古代与西方建筑之精华,庄严简朴,别创新格。

    顺着陵门往西走,就能看见一座古井,古井旁有座供人休息的小亭子。

    一个看起来三十好几的男子站在亭内,面朝东毗灵谷寺负手而立,两侧树木成荫,换成夏天倒是个喝茶下棋的好地方。

    其实,粱擎天和皇甫礼都差不多。

    这倒不是说两人都是一代巅峰帝皇,而是两人的年龄和脸上的青皮络腮胡都很有特点,有着不一样的魅力。

    “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概三天前。”

    “一个人?”

    “不是,是和上行俱乐部的桥未暮一起。”

    “哦。”高瑾瑜点点头,然后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今年的职业联赛桥未暮还会参加?

    粱擎天摇摇头,说,“大概不会。”

    粱擎天,高瑾瑜。

    一个是曾经为超频俱乐部开辟了江山的男人、初代的帝王,另一个则是曾经职业联赛的总代表人、同时也是超频俱乐部的前队长,两个人都是曾经的大神级人物。

    高瑾瑜撇撇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把职业联赛当游戏了?难道他们上行俱乐部不想夺冠了吗?还是说和小道消息传的一样,他打算退役了?”

    “不清楚。”

    粱擎天回过头来,看着依旧没怎么长高过的高瑾瑜,笑了笑,说道,“但我知道白冰和祁雨泽一定会参加的职业赛的。”

    默默了想了想,高瑾瑜叹了口气,说,“要是桥未暮一退役,那上行的御三家就铁崩了,没了稳固的三角形,怎么感觉都有点像以前超频了……”

    “不会的。”

    认真地看高瑾瑜,粱擎天摇了摇头,说道,“桥未暮不是我,白冰也不是蒋右优,祁雨泽更不是萧致远,现在的上行即便是缺了桥未暮也依旧是一块庞然大物了,而且祁雨泽还有很大的潜力,更何况去年的很多数据不是表明了白冰已经超越了苏阳了吗?只是以后的上行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就很难说清楚……”

    或许是想到了以前的某些事情,粱擎天笑了笑,只是表情有些无奈。

    蒋右优、萧致远、杜尧师、苏阳、秦希虎……再加上眼前的高瑾瑜和自己,当年的神之七人哪个走出去,不都是可以压皇甫礼一头的人物?!

    不过时与变迁,原来的队友退役的退役转会的转会……

    昔日的皇朝霸主也有点日落西山的味道了。

    再强的人,也终究敌不过岁月。

    微风吹过,高瑾瑜站直身子,上前两步走到亭边,和粱擎天两人并立。

    放眼所及,是密密麻麻的绿林,远处是连绵不绝的远山,和蓝天交织成一线。

    “算算年纪,杜尧师也差不多到了退役的年龄了吧。”

    像是想起什么,粱擎天突然开口说道。

    “照你这么说,皇甫礼岂不是更该退役了?”

    高瑾瑜撇撇嘴,很是不以为然。

    “king俱乐部正大红大紫,运营不会放他走的,再说了在没有下一个能支撑起中国电竞职业的当家前,他也不能退役……”

    “king俱乐部不是还有个新人林小花吗?……对了,绿光也有个新人王,腾云阁还有夏不鸣……沈飞鸟………唉,一说到这里我就想起超频好不容易雪藏的秘密武器,怕是出来也不会太惊艳了,你说,古平会是下一个皇甫礼吗?”

    这几个名字全是大牌俱乐部的次世代,中国电竞圈未来的顶梁柱。

    “绿光的新人王确实是一个潜力无限种子,宋东方算是赚到了,但古平给我的感觉倒不像皇甫礼,倒是有点像以前的老桥……至于后来会发展成什么样还不好说,但他的出现的确给职业圈不小的冲击……其实去年的时候,超频就想让胡良人参加职业赛的,但就是被这个横空出世的古平给搅乱了,为了确保新人王的位子,超频只好压迟了一年,想来运营那边也很是窝火吧。”

    粱擎天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不觉得古平很有当年桥未暮的影子吗?”

    高瑾瑜撇了撇嘴角,不过却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旁边的古井。

    当年的桥未暮,似乎就是这样横空出世搅乱了职业联赛来着,让自己这个总代表无端多了一堆破事情。

    曾经处于世王顶峰的两个男人负手伫立,迎风慢慢走上石阶,站在最高的平台上,转身下望,整个中山陵被成片的树木对分成两半,冷风吹过,树叶飒飒作响,就像刘备和曹操青梅煮酒一样,很有那么一抹指点江山的味道。

    粱擎天突然想到了两句诗,或许不是很应景,但这却是他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出来的。

    北有颐和园,南建中山墓。

    气象何崇阂,縻款亦无数。

    或许任何一个人站在高台上,看到江山一片时的情景,都很容易不自觉的产生了一种俯瞰天下,渴望尽败强手,天下我有地感觉,满眼的开阔,衔远山、蓝天一色在远处连成一线,有的,只剩下是腾云踏天而去的豪气。

    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英雄豪杰?

    一世为王。

    荣辱兴衰谁主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