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纸胎鬼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30本章字数:2647字

    昏暗的卧室里,长发女人穿着雪白的睡衣走到床边,将睡衣解去,爬上了床,拥住等候在床上的男人。片刻之后,低吟的娇喘声不断传出。

    我趴在天花板上,透过一个小孔望着床上翻滚的男女。

    忽然,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钻入我的鼻子里,我顿时感觉下腹麻麻痒痒,浑身燥热难耐。手脚棉软无力,下身的麻痒仿似小兽一般,吞噬着我的神智。

    “嗯哦……额……”

    我用力抠着天花板,试图跳下去,跳到底下这对男女的中间。

    “噗……”

    不知是谁喷出了一口水,直喷在我的脸面上。

    我大叫一声,醒了来。

    ——原来刚才不过一场梦春,我不可能变态到去偷窥别人家的房事。

    “小佛?”

    外婆拿着一个白瓷空碗,站在床边担忧地喊我小名。

    我回过神,抹了把脸上的水,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来:“外婆,我没事,已经习惯了。”每次我被这些梦纠缠得快要自脱衣服同那些男女混合“打斗”时,外婆就会赶来,用符水把我弄醒。

    我下床换了套干净衣裳,和外婆一起收拾床铺。

    外婆是村里帮人走阴的神婆子,她说我上辈子罪孽深重,这辈子又八字过阴,克父克母无子女……注定一生孤苦、漂泊无依。于是我爸妈一把我生下来,就丢给了她。至今15年,我见过爸妈的次数不多于10次,听说他们在外地给我生了个弟弟,已经14岁了。而关于这些稀奇古怪的梦,外婆解释说是因为我出生那日,恰好是祭祀禾谷娘娘的日子,我被祭祀所用的香火烟灰薰着了,能闻到一些别人闻不到的味道。

    也就是俗称的,阴魂味。

    我所出生的村子名叫姜嫄村,地处湖北西南部,世代信奉的就是禾谷娘娘。

    禾谷娘娘的俗家名字,叫姜嫄。

    民间传说禾谷娘娘是掌管五谷的神仙,其实不然。准确来说,她是主执生育的地仙。外婆说我与禾谷娘娘有缘,所以能常常梦到生育之事。这些生育之事花样百出,可谓算是免费的有色大片。

    为了让我有个好姻缘,外婆给我取名姻禾,说是想沾沾禾谷娘娘的神气。可我做了15年的单身汪,也不见有姻缘来袭。

    忘了说,我姓白。

    白姻禾……可不就白白浪费了禾谷娘娘的姻缘嘛!

    要说,让我做那些带颜色的梦,也不是白做的,在梦中我闻到的酸臭闻,对于外婆走阴看香,有着极大的帮助。

    一般来讲,恶事做尽的人死后便带有臭味,行善积德的人身上带着花香。

    浓淡与否跟善恶程度深浅有关。

    将房间收拾干净,窗外的天已泛起了鱼肚白。我搀着外婆走出屋子,屋外空气清晰,鸟语花香,又是一年春种农忙好时节。

    外婆家正中间是一个堂屋,左右有两个房间,我住一间,外公外婆一间。在屋子的偏处,另设有一处偏房,是外婆用来看香的香房。香房三米宽,九米长,是按外婆要求的尺寸专门造的,据说是老祖宗沿袭下来的。

    香房两侧挂着红布,一大块一大块的那种红布,都是以前被治好了怪病的人送来的,也算是外婆走阴的“战果”。

    位于房间东南方向的一个木柜上,有一个神龛。

    神龛是一个特制的横长方形的木阁,上面用竹编做了一个半圆的拱门样的框罩着,没有门,只在上头盖了一块红布,里面安放着神灵的塑像。塑像共有三十来樽,皆为红木雕刻,上面镶嵌着金粉,每樽高半米左右。造型和模样都不一样,有的大马提刀,有的则手握玉如意,造型都比较夸张,它们代表着每个神灵的封号神位。

    外婆燃了三桩香,插在神位前的香炉里。

    ——这一举动说明三天之内会有人找上门来求事。

    在此之前,外婆会先在神灵的塑像前丢卦问卜,晚上就会梦到一些片段性的事情。一般来讲,这些片段性的事情都与来访者有关。

    这是一股很神奇的力量。

    我将放在神灵位下方的软垫子取出,放在外婆身前,外婆弯膝跪在上面,我熟练地拿了几张黄色的空白符文纸,外婆接过,在跟前就地烧了。边烧,边喃喃说着什么话,只是声音太小,语速太快,我听不清楚,只好默默地站在外婆身侧。

    做完这些,外婆跟寻常的老太太一样,乐呵乐呵地去做早饭了。我跟在她屁股后头,帮点小忙。

    吃过早饭后,外婆领我来到了村后所有人都十分忌惮的水塘边。

    这里每年夏天都会淹死一个人,外婆说水里有水猴子,叫我少来,不然会被水猴子抢去做新娘子。胆子十分小的我,是绝对不会来这里游水的。

    天边朝阳初升,映在水里波光粼粼,十分好看。

    外婆从布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给我,我接过一看,原来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一则新闻。说是湖北武汉妇幼保健院的一个产妇,武汉本地人,二十八岁,结婚好几年都没有生娃儿,婆家的人就开始嫌弃她,她就到医院做了试管婴儿。

    怀孕挺顺利的,还是对龙凤胎。

    可是,在她怀孕十七八周的时候,医院的检查结果表明,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生长发育都很正常,而另一个却已经停止了发育。——这是一个令人伤心的事。但是大家都没有办法,为了保住正常的胎儿,并没有将那个已经停止生长的胎儿取出来,只是不停地往医院跑,不停地做产检。B超单上显示,随着正常胎儿的正常发育,那个已停止生长的胎儿正在被压扁,体积变小。九个多月后,胎儿发育成熟,产妇做了部宫产,生下了一个六斤重的女婴。同时,医生在产妇的宫腔内壁上找到了那个被挤压成薄薄一片的胎儿,大小仅为十几公分,厚度才几公分。

    这个在肚子里早夭、并被挤成了薄纸片儿的胎儿,医学上称为纸样胎儿。

    产妇婆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对女娃的出世没有多大欢喜,倒是为了祭奠那个被压扁了的“儿子”,将他薄薄的尸体带回家中,用塑封袋储存了起来。

    结果七天后的夜里,女婴莫名其妙地死了。

    有人说是被奶奶掐死的,因为她想再要二胎,想要生男孩;有人说是纸胎化成了厉鬼,把女婴带走了。

    新闻有实有虚,谁知道呢。

    我不解地问外婆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外婆抚了抚我的头发,说:“小佛,到清水村看一下你奶奶吧,她活不了几天了。”我问她奶奶的生死与与纸胎有什么关系?外婆说,害死奶奶的不是旁人,是奶奶的哥哥。

    早在七十多年前,我太祖母怀了龙凤胎,可是奶奶却把太祖母肚子里另一个胎儿给压成了薄纸片。

    这纸胎由于被至亲之人压死,生有怨气,如果不找人化解,日子长了纸胎就会变成纸胎鬼,让压死他的人赔命。

    外婆叹了口气,告诉我,我跟我奶奶的情况一样,因为我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也挤扁了我的双胞胎“哥哥”。幸好是跟在外婆身边,要不然我的命运也很难说。我问外婆奶奶怎么不找你来看呢?外婆摇了摇头:“世上的事很玄妙,有些人信,有些人不信。我左右不了她,她也左右不了我。”

    我不是很懂,只“哦”了一声,捏紧了报纸。

    纸胎,用科学的解释是,纸样胎儿大多出现在双胎或多胎妊娠中,与鬼神之事毫无关系,只是双胎输血综合症的结果。——在娘胎时,两个胎儿的血液循环出错,胎儿之间抢压血供和营养,强势的一方将弱势的一方吞噬,弱势的一方很快就脱水营养缺失而死去,在生长的过程中,被强势的一方压成薄纸片。这也是人类优胜劣汰的结果。

    ……纸胎鬼,这个词新鲜又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