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沦为战俘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36本章字数:3034字

    “啪~”

    一记火云鞭无情的落在一个少年的背上,漫天大雪仍簌簌的落下,在如此寒冬,少年身上只穿了一件破旧的白素单衣,看背影很是消瘦单薄。

    这是一群十六七的少年,他们瑟瑟发抖的跪在隆冬的雪地中,双手端了一盆水举过头顶,而水却也早已冷凝成琉璃的样子,尖尖的棱角就如一把把锋利的刀随着少年们冻僵的身体颤动而随时可能掉下来。

    他们的正前方是一个暖阁,暖阁中正燃着袅袅升起的安神香。阁中有一披着华贵的玄色披风,但穿着却简单干练的高贵绝美少女,正微闭着眼假寐。

    手持火云鞭的中年男子对他们大声呵斥道:“现在除了你们自己没有谁能够救你们了,要想活命,就说出来你们知道的所有!”

    场面气氛冷凝,几乎随这漫天飞舞的大学一块冻结,少年们都哆嗦着,他们的身体已经冻的毫无知觉,但却没有一人开口。

    这个天地间,安静的可怕,除了呼啸而过的皮鞭声和闷哼声。

    洛天锦淡淡道:“怎么样了?”

    侍立在一旁的冷霜恭敬回道:“回郡主,这几个长青国的贵公子哥,骨头很硬,竟无一人开口!”

    少女睁开眼睛,天地间的风暴似都蕴含在那双清澈的过分的眸子里,而后悄然破碎,刹那间重归平静。

    她锐利的目光随意扫过远处的那一个个风雪朔造的雪人身上,指尖轻轻敲打着梨花木的扶手,微微一笑:“看来他们,还是没有体验到死亡迫在眼前的恐惧!”

    “冷霜,你去!”

    “属下遵命!”

    与中年男子的凶恶相比,冷霜的脸上却并无什么表情,一如她的名字一样,冰寒无情。

    她提着剑径直走向其中的一个少年,冰冷的眼神对上了面前少年倔强的眸子。

    少年的眼睛很是漂亮,瞳孔漆黑如墨,明亮的眸子如黑夜天空的星辰璀璨耀眼,似一潭清泓,仿佛能洗濯人的灵魂,就如世间的一切肮脏污秽都是对他的亵渎。

    他的身上有着如从九天下洗涤过的纯净高贵气息。

    冷霜凌厉的气势,并没有在少年眼中起什么波澜,他的身子依旧一动不动,他静静的平视着冷霜,却是无悲无喜,不卑不亢。

    绕是冷霜这种从小就喋血的杀手,也对这个眼神清澈的少年下不去手,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不忍心,还是心中那抹隐约的忌惮。

    “有趣,看来这少年很不一般啊!”

    洛天锦眉眼弯弯,浅笑着从卧榻上起来,一旁的侍女慌忙准备着小暖炉和貂裘暖袖,洛天锦是极怕冷的,而且她从小是比一般人要更怕冷!

    她刚刚注意到,冷霜走向他的时候,旁边的一群少年神色十分担忧,隐约是以这个少年为首的姿态。

    洛天锦作为边界的统帅,深深懂得战场之上,擒贼先擒王。而于刑讯中攻人心,瓦解他人的信仰,才是最好的手段。

    她用指尖轻轻抬起少年的下巴,手指微颤,指尖尚有余温,但少年的身体却太过冰冷。

    “啧啧,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此情此景,你不觉得你应该说些什么吗?”

    洛天锦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在少年的脸上比划着,似乎若是他的答案不令她满意,她就随时可能在这俊美的脸上划上一刀,其中威胁意味十分明显。

    少年温和的目光直视着洛天锦,仿佛明晃晃的匕首不是架在他的脖子上,他的眼神中有着不屈与倔强,却唯独少了份害怕。

    他轻轻开口,喉咙干涩,声音有些沙哑:“郡主,这把玲珑七心匕首不错,是西域进贡的吧?”

    洛天锦眼中射出一丝寒芒,冷哼一声,道了句:“极好!”

    她随即反手扣紧少年的下巴,语气凌厉:“你的名字?”

    出洛天锦意外的是,少年没有犹豫,他轻轻微闭眼眸,回道:“夜修煜。”

    “原来是敌国战神夜战的独子,怪不得有着如此非凡的气质。”

    夜修煜面无表情道:“多谢郡主谬赞!”

    洛天锦嘴角微微上扬,温言道:“夜公子,这次长青国与瞿国大战,是你的父亲为主帅,你难道就不知道一些隐秘军情?”

    “郡主应当知道,泄露军情可是死罪,父亲一生戎马,一直小心翼翼,情报更是保护的滴水不漏,他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那也就是说你没有价值了?”

    夜修煜闻言挑挑眉,仍是温润如玉的神色,面对洛天锦的咄咄逼问,并没有再言语。

    洛天锦仔细观察着面前俊美绝伦的少年,发现他看似清澈无杂质的眼眸深处,永远蕴含着一抹雾气,让人看不透。

    “夜修煜,你现在可是本郡主的战俘,可笑,堂堂战神的公子竟然沦为了阶下囚!”

    “不过是虎落平阳罢了,区区一副皮囊,本就是囚徒,请郡主随意处置,只要郡主高兴就好!”

    “好一个虎落平阳被犬欺!”洛天锦的语气突然犀利起来,冷笑连连:“既然夜公子有如此觉悟,想必对于各种不好的状况,心里都已有万全的准备。”

    洛天锦慢慢的凑到夜修煜的耳边,声音变得柔和许多,语气却依旧很冷:“放心,本郡主不会打杀你,你长得如此俊美,身姿又卓尔不凡。我只要夜公子你甘愿做我郡主府中的一个低贱的面首!”

    夜修煜的身体微微颤动一下,苍白的脸因愤怒而涨红,牙关紧闭,似要咬破冻得紫青色的唇。

    面首就是有钱有势的女主人养的男宠,地位相当于奴才,而他的存在自然就是为了取悦于女主人。

    面首一般姿色出众,俊美异常,有的甚至还有不凡的才华,是以战俘或者奴隶为着居多。

    在男权社会,一般普通的男子都深以做面首为耻,所以面首不但地位低,而且还被人瞧不起。就相当于即使普通民女也自认为比花楼里的美貌姑娘高贵是一样的。

    让夜修煜做面首,相当于让他的身份从云端跌倒谷底,这种巨大落差,岂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

    在夜修煜愤恨愣神之际,洛天锦用冷冷的语气进一步逼问道:“夜修煜,你如今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死,二就是做本郡主的面首。”

    夜修煜一字一句咬着牙,用嘲讽的语气冷笑着说:“郡主,劳您费心了,做面首,呵呵,可真的是看的起我!”

    他说完,竟毫无预料的,突然晕了过去。

    “喂,醒醒~”

    洛天锦拍打着面前这个少年的脸,心中腹诽万分,不会就这样被气晕了吧?

    其实这实在不怪她,她也一直对以色侍君的面首很是讨厌,但是这个叶修煜却是今日清晨皇帝亲自下圣旨,赏赐给洛天锦的十个面首之一。

    洛天锦看着蜷躺在雪地上的少年,心中不屑暗道:“看来是我高估你了,连一点儿折辱都不能受,将来注定难成气候!”

    洛天锦命人直接将夜修煜带回了郡主府的别院。

    夜修煜是三天两夜后才醒的,他本来身体就羸弱,又只着一件单衣跪在雪地里三个时辰,从而又加上受了很重的风寒才晕倒的。

    洛天锦第一次带着奉药的侍女踏足面首们所居住的别院。

    而夜修煜所居住的竹林园的室内此刻弥漫着一股药香。

    洛天锦吩咐侍女将汤药放在桌上,语气淡漠:“你醒了?”

    “咳咳~”

    夜修煜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嘴角划过一抹虚弱的微笑。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室内寂静的可怕。

    洛天锦首先打破僵局,开口道:“怎么?不准备谢谢本郡主的救命之恩吗?”

    在等级森严的王朝,无论是俘虏还是面首都命如草芥,是没有资格请大夫治病的。

    夜修煜面色苍白如纸,却依旧是温和的语气:“我想,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郡主也是舍不得我死的!”

    “不错,只要你爹一日为帅,你都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洛天锦沉默了片刻后,眼中逐渐露出了复杂的神采,缓缓道:“大夫说,按照你的身体状况,最多在雪地上跪上两个时辰。而你却硬撑了三个时辰。你这次能醒,却也是全靠你自己顽强的生存斗志。”

    夜修煜扯了扯嘴角,表情甚是嘲讽,平静的说道:“郡主,现在我虽然只是贱命一条,但即便是蝼蚁也尚且偷生,我自然是要拼命的活下去!”

    “您若是无事就请回吧!”夜修煜将头缓缓转到向床内侧,下了逐客令。

    “大胆!”

    冷霜对夜修煜大声呵斥道。

    洛天锦用手势制止住一旁冷霜将要出鞘的利剑,并没有再说什么,看了夜修煜一眼,又对侍女吩咐了几句便离去了。

    一连半个月过去,冰雪渐渐消融,小草隐约吐出了新绿,夜修独的鞭伤和风寒也养的差不多了,只是身体依然很虚弱。

    洛天锦自那天以后没有再踏足别院的竹林宛,而被软禁的夜修煜也没有提出要见洛天锦。

    两人隐约间像是暗中较量,似乎都在等待对方先向自己迈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