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可悲而又可怜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7本章字数:1471字

    袋子里的早餐还是温热的,许安溪拿出来打开立刻散出喷鼻的香味。吃完早餐,许安溪又躺了一会儿才把感冒药吃了下去。

    不再去想Y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另外找一个工作。

    这几年来,她不仅仅是照顾闻溯北,还在他的公司里工作,可现在出了那桩子事,公司她是不可能再待下去了,不过还有一些东西得拿回来。

    许安溪换好衣服,坐车去了公司,可当她站在公司大门时才发现,不管她在家里做了怎样的心理建设,现在都不值一提!

    她和闻溯北结婚的事情整个公司都知道,昨天婚礼上的那场闹剧肯定也早就传遍公司了。

    说不定连她裸贷的照片,也……

    许安溪腿有些发软,几乎想要转身就逃走。可她不能,现在逃了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是太没用了!

    她握紧拳咬住嘴唇,一步一步的走进公司。

    因为许安溪所处的办公室在闻溯北办公室的前面,所以她准备先去自己的办公室将东西都收拾好,再去找闻溯北递辞呈。

    她刚一踏进办公室,里面的同事就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许安溪能够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那视线里不乏嘲笑、同情、惊讶……

    每一道都像是重负一般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

    许安溪不再看他们,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将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装了起来之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里面瞬间像是炸开了锅一样。

    他们并没有压低声音,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那些议论声都传进了许安溪的耳朵。

    “真可怜,离迈进豪门就差了那么一步呢!听说还是被自己的妹妹捷足先登了!有钱的男人是非也多,不是那么好嫁的!”

    “她那妹妹是继母的女儿吧?看起来就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肯定是她心思不轨!”

    “我也觉得是这样,毕竟她为人挺好的,还经常去帮其他没能完成工作的同事呢!裸贷……肯定是有苦衷的吧?”

    ……

    许安溪加紧脚步,将那些非议甩在了身后。

    她能够尝到嘴里的血腥味,却不肯再落一滴泪!

    许安溪快步走到闻溯北的办公室门口,刚想要伸出手敲门,里面就传来女人甜得发腻的声音,那声音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是许挽月。

    她的手僵硬在半空中,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里面会是怎样的一副情形。

    可这一关总是要过去的!

    许安溪深深呼了几口气,敲了敲门。

    即便已经是猜想过里面是什么场景,可实际看到还是会觉得心痛。

    她爱的男人在和别的女人缠绵,两人姿势亲密的叠坐在一起,即便是看到许安溪进来,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许安溪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但从许挽月不时流露出的得意神情却不难猜出,一定是十分狼狈不堪的吧?

    她拿出辞呈放在桌上,转身就要走。身后却传来闻溯北冷漠的声音:“站住!谁让你走的?”

    许安溪颤抖着停住脚步,却不敢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既然来了,顺便把离婚协议也一起签了吧!”

    冰冷的声音听得许安溪呼吸一窒,她从来不知道原来闻溯北说话时可以这样半点感情都没有,只余下刺骨的寒意。

    “好!”许安溪强自镇定的转身,一字一句道:“离婚协议在哪?签完我就走,免得妨碍你们。”

    “别……溯北!好痒啊……啊哈哈!”许挽月娇媚的笑出声,放肆又淫荡,“你真坏!……讨厌!”

    那声音听得许安溪作呕,她深呼一口气,“如果你们没有时间的话,那就交给律师处理吧。”

    闻溯北闻言抬眼看向她,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抽出一张文件扔到了桌上,“看了没有问题,就签字走人吧!”

    听出他字里行间的冷漠决绝,许安溪窒了一窒,心里就像是被开了一个大口子似的,明明空洞洞的却还能感觉到疼。

    她以为再次看见闻溯北的时候,自己能够狠下决心甩给他一耳光。

    但却不是这样,因为即便是她再恨再怨、再痛再不甘,也不能抹杀掉自己还爱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事实。

    她没法和闻溯北一样说放下就放下,说不爱就不爱。

    虽然很可笑,但她就是那样可悲而又可怜的深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