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情侣戒指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7本章字数:2015字

    许安溪上楼之后闻溯北也是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没有看倒在沙发上的许挽月,直接出了许家。

    许挽月看着闻溯北离去的背影,心中就像是扎了一根刺一样难受,她要是再看不出闻溯北对许安溪于情未了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心中有一颗名叫嫉妒的种子在发芽,凭什么她许安溪能得到那么优秀的人的爱,她许挽月哪里比她许安溪差了,可是她恰恰却不知,她的心性就是为什么没有人会喜欢她的原因。

    许安溪在房间里面一边敷着淤青,一边想着自己要如何调查自己母亲的死因,可是她也知道这件事有多么不容易,毕竟这件事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了,记得她母亲的人…也不多,看起来就像是一团乱麻根本无从下手。

    就在她陷入沉思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上面并未又署名,可是看语气许安溪就知道是谁,“把我的电话号码存上。”

    直接将号码拉黑,另一条短信发了进来,这一回是Y发来的,上面只有简洁的两个字,很像Y的风格,“晚安。”

    许安溪觉得心口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也回了Y两个字,“晚安。”两人的盟友关系正式确定,她也不能怠慢不是?

    许安溪突然想起被自己弄脏的那条手帕,默默的将手帕翻了出来,转身进了洗手间…

    一夜好梦,可能是看清了一切之后就轻松了的原因吧,她现在只有一个愿望,不为自己而求,只是希望自己嫩个快点找到害了自己母亲的凶手。

    下楼吃饭的时候许父还未走,许安溪笑了笑,谁都没有在意毕竟平时许安溪也是这一副表情,只有许安溪自己知道这只是一个面具,一副微笑的面具。

    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可是不会影响许安溪的表情,许挽月看她笑的这么灿烂,不由得又想起昨天的事情,越发确定许安溪别有所图。

    将筷子往桌子上使劲一拍,转身就上了楼,“啪。”的一声在安静的饭桌上显得尤为突兀。

    姜丽蓉连忙追了上去问道,“这是怎么了?昨天跟溯北相处的不好吗?”

    一听见溯北这个名字许挽月更加生气,“妈你都不知道,昨天许安溪那个贱人有多过分,溯北都已经不要她了,她还在那里装,说什么不要溯北的钱,可是溯北送出去的钱根本就不可能要回来,她就一直用这件事霸着闻太太的位置不放,真是气死我了。”

    姜丽蓉一听她这么说也是很生气,完全没有一点自己女儿在抢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的丈夫的自觉,“那你就告诉溯北这种女人就是要更多的钱,让他多给些钱就行了。”

    许挽月咬着自己的嘴唇,“妈,我不想这么便宜许安溪,她那种人怎么配得到我们的施舍?”

    姜丽蓉想了想,“你就先委屈一下,到以后你再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现在她这么吊着最不利的不还是你吗?你想想再过一段时间你这肚子就要显怀了,到时候就等不了了。”

    许挽月最终还是决定听妈妈的话,可是显然二人都估计错了,闻溯北乐意给许安溪钱,可是要跟她离婚的决心却是不大,许安溪想要跟闻溯北离婚,可是不想要闻溯北的钱,不管他们给再多钱她都不会要。

    许安溪再次见到Y的时候是自己刚刚准备去买些首饰装扮自己的时候,虽然她对那些东西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欲望,可是必要的首饰还是要有的。

    没想到正好碰见了Y,连许安溪都觉得这是早有预谋的,Y看见许安溪二话没说,直接带她进了珠宝专卖店,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让许安溪抽了抽嘴角。

    不过很显然Y带她去的地方都是高档的地方,许安溪一眼就喜欢上了一套首饰,服务员显然也是很有眼力,也看出了Y的财大气粗,于是立刻卖力的推荐。

    “小姐,您真是好眼光,这是什么店里独一无二的一套首饰,是我们店长亲自设计的,我们店长已经好久没设计首饰了,您真是幸运。”

    许安溪动了动嘴角,那这套首饰应该很贵吧…

    正在她们说话之间,Y也已经到了许安溪旁边,看了一眼刚刚服务员介绍的首饰,确实不错,于是在许安溪耳边轻声问道:“喜欢?”

    许安溪迟疑的摇了一下头,Y心中了然,“服务员。”

    “您好,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把这套首饰抱起来。”

    许安溪愣住了,她刚刚明明说不喜欢啊,服务员这个时候也是笑了,“好的,先生,请跟我来这边付款。”

    Y看着她呆愣的样子心情颇好,付完钱之后,服务员将手中的首饰整套包好,随后拿出了一个男戒,显然跟刚刚那套首饰里的女戒是一对,“先生这是我们这套首饰的女戒的另一半。”

    见许安溪不解的样子开口解释道:“刚刚这位先生付款的时候特意问她这款戒指有没有情侣款,并且直接付了钱。”

    许安溪不知道为什么脸突然间就红了,情侣戒指…而且看见发票上面的一串零她顿时就怂了,出了首饰店之后,她嗫嚅的说了一句:“Y,买首饰的钱,我以后还给你。”

    Y不在意的一笑,“我不缺这些钱,如果你高兴的话,买这套首饰也值了。”

    许安溪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问出那句你为什么买了情侣戒指。

    不由她多想,Y突然间凑了过来,“安安,你要是觉得欠我的的话,不如今晚陪我。”

    许安溪从头红到了脚趾,结结巴巴的说道:“不用了那还是,我先回去了。”

    Y却是起了逗一逗她的心思,吻住了她的红唇,许安溪挣扎了一下,又觉得自己有些矫情,刚刚都说要补偿人家了现在又这样,于是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

    Y看着她这幅表情不由的乐了,“好了,不是说回去吗,要是再不走的话就真的要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