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想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7本章字数:1754字

    可惜天公不作美,许安溪又遇见了自己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她不过是回自己房间必须要经过许挽月的房间,结果两人在房间里面调情不关门竟然还说她偷窥。

    “溯北,你赶紧跟那个女人离婚吗,她既然不想要钱假装清高我们就不给她钱就是了~”

    说话的声音万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尖细刻薄,充满了撒娇的意味,嗲的许安溪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于是准备转身就走,可是闻溯北却是不给她这个机会,“站住。”

    许安溪不用想就知道是在说她,可是依旧没有回头,假装没有听见,突然感觉头皮一痛,回头一看原来不知道何时闻溯北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发狠的拽着她的长发。

    许安溪痛的倒抽一口凉气,觉得闻溯北真是她的克星,每一次见到他自己都回受伤。

    闻溯北阴鹜的看着她,“我叫你站住没听见吗?”

    许安溪觉得自己曾经怎么会喜欢上这个魔鬼,真是瞎了眼睛,“闻少爷有事吗,你又没有说我的名字,我怎么知道你是在叫我?”

    闻溯北冷笑一声,看着她疼得纠结在一起的小脸,不知不觉的就放松了力度,“把我的号码从黑名单里移出来。”

    许安溪愣了愣,随即装傻道:“闻少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早就已经把闻少的号码删掉了,不会打电话骚扰你的。”

    闻溯北笑了笑,眼神却是依旧冰冷,“跟我装傻?我看你还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

    说完就掏出了手机,当着许安溪和许挽月的面拨通了一个号码,看熟悉的程度就知道经常打,闻溯北放开免提,电话那边是生硬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许安溪一瞬间就明白他打的是她的号码,许挽月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闻溯北从来不会让她动他的手机,从不主动打电话给她,可是却将许安溪的号码记得那么清楚。

    “把手机拿出来。”

    许安溪不得已,只能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可是另一样东西却是更加激怒了闻溯北,“许安溪你还真是好样的啊,这么快就已经带上别人的戒指了。”

    闻溯北紧紧抓住许安溪的手,眼中的怒火似乎要将许安溪烧成灰烬。

    许安溪也是生气了,自己现在除了跟他有一纸婚约之外什么都没有,他凭什么管那么多,“闻溯北是不是有病,我许安溪早就已经跟你恩断义绝了,你一见到我就发疯干什么,整天为难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我真是庆幸当初我们的婚礼没有成功。”

    一句话彻底将闻溯北贬低的一文不值,闻溯北有一瞬间呆滞,没想到许安溪会这么说,许安溪趁着他失神的功夫,直接钻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了。

    门外是闻溯北的怒吼声,还有许挽月矫揉造作的声音,她无暇他想,只觉得自己应该早些跟闻溯北来一个了断,再这么耗下去,他闻溯北没有什么事情,她就要疯了。

    就在许安溪想着自己要怎么摆脱闻溯北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许安溪直接接了起来,话筒那边传来了磁性的嗓音,就像是最优雅地大提琴。

    “安安,在家吗?”

    许安溪没精打采的嗯了一声,那边就传来Y关心的句子,“安安,怎么了,不高兴了?”

    许安溪不打算将闻溯北的事情告诉Y,“没有,Y有事?”

    Y似乎笑了笑,“安安,我想你了,今晚卡罗利亚大酒店我们不见不散 。”

      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许安溪的脸又一次不争气的红了,什么想她了都是借口,去酒店还不是为了…

    晚上九点,卡罗利亚大酒店,许安溪看着在门口等着自己的西服男人有些无措,西服男人却是很直接,“许小姐,boss在总统套房等你。”说着递给她一张房卡。

    许安溪看了一眼面前的酒店咬了咬牙,想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而且Y说过他帮助自己的代价,就是要一个孩子,自己还欠他一个孩子。

    许安溪拿着房卡进了酒店,直奔总统套房,打开房门,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人,不过里面的房间一看就是精心布置过了的,玫瑰花瓣铺了一床,昏暗的灯光尤为暧昧,床头甚至还有一瓶助兴用得红酒。

    许安溪手足无措的坐在床上,小手紧张的拽着衣角,心跳如雷,她还是第一次清醒的跟Y…

    暗自骂自己,许安溪啊许安溪就这么一点小事情就把你吓成这样以后怎么经得起大风大浪!

    “安安在想什么?”

    “怎么今天安安还为了来见我还化了妆?”

    许安溪咽了一口口水说道:“我…今天去面试的时候化了一个淡妆。”

    Y似乎也不着急,但是也没有放过她的念头,“哦?安安去面试…结果怎么样?”

    许安溪不由一笑,“通过了,不过那家公司的老板还真是奇怪,竟然那么自恋,以为全天下的女孩都喜欢他,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回觊觎他?”

    Y又想起了几天西服男人跟自己描述的时候囧囧有神的样子,“确实是很自恋啊,可是安安,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谈一点比这个更有意义都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