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调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8本章字数:2040字

    刚一下班,许安溪来到自己母亲当年治疗的医院,她却把车停到了医院停车场的角落里。

    许安溪就是怕被人发现她正在查母亲的死因,而暗中阻止她。毕竟此时的她在明处,那害死母亲的人却在暗处,可能正在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

    此时许安溪想要找到当时给母亲治疗的的主治医生,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她总觉得有一种声音在告诉她,医院里一定可以找到对她有用的线索。

    可是毕竟离母亲去世已经很多年了,许安溪也不能准确找到那个医生的办公室。不过许安溪是记得主治医生的容貌。

    可是许安溪几乎找遍了医院,都没看到那位医生,不禁让她有几分失落。可是她不想放弃,她为了母亲也不能放弃。

    皇天不负有心人,许安溪看到迎面走来的那位女士,就是当年为母亲治病的主治医生。不过岁月也在刘医生的脸上留下了痕迹,那也只是少许的皱纹。

    “刘医生,我是你之前负责的一个患者女儿,你还认识我吗?”

    “我有些事情想找您了解一下,您看您方便吗?”

    “你是?许安溪?”刘医生认出许安溪后也是非常惊讶的。

    “是我。”许安溪并不意外刘医生能认出她,毕竟当时母亲去世,刘医生也安慰她好长时间的。

    “好,你跟我来办公室吧!”刘医生也是个聪明人,自然猜出许安溪来的目的。

    许安溪和刘医生来到办公室。

    “坐吧。”许安溪看着刘医生还是一如当年一样的爱干净,文件摆放整齐。

    刘医生有一个习惯就是把在过自己手下的患者的文件都整理出来,然后摆在办公室里。

    所以许安溪才想来找一下刘医生,或许能有什么线索。许安溪也不拐弯抹角,当下便说出自己有事相求。

    许是刘医生一早便猜到许安溪的目的,所以听到许安溪说出来也并不惊讶。

    “我已经猜到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毕竟我对你母亲的死,也深感抱歉。所以我会尽我的全力去帮助你的,你的要求我也会满足。”

    刘医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她是真心想要帮助许安溪的。当年的事情也是出乎她的意料,也不知道现在弥补还是否有用。

    “刘医生,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我母亲当年抢救前后的一些资料,我知道刘医生有收集的习惯,所以我想看看能不能从你这里找找突破口。”

    “按理说,这些都是属于医院的保密资料,所以一般人没有医院的批准,觉对是不能随便看的。”刘医生看起来有些为难的样子。

    “可是碍于你母亲的特殊原因,我为你破一次例。不过你要抓紧时间,毕竟这医院里人多嘴杂。”

    刘医生说的不无道理,没有哪个医院会随便透漏病人的信息。许安溪也能理解刘医生的为难,但好在刘医生愿意为她破例。

    许安溪当下也不墨迹,在刘医生拿来的文件中翻找起来。

    过了好久,许安溪终于找到带走母亲名字的一个文件夹。文件夹有些褪色,不过依然可以看出,这些年被保管的很好。

    许安溪看了一会,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就在母亲去世的前几天,上面记录母亲早已脱离了危险期,可是之后母亲的死因却是由心脏病突发,导致呼吸,心跳加速,结果抢救无效。

    明明母亲已经脱离危险期,可是却突然心脏病突发,这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刘医生,我有事情想要请教一下你。病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心脏病突发呢?”

    “一般正常情况下不会,但如果患者受大量刺激,便会导致心脏病突发这种情况。”许安溪知道母亲的死一定没那么简单。

    “刘医生,我可以把这份文件带走吗,这对我很重要,我想查清我妈妈的真正死因。您能帮帮我吗?”

    刘医生很纠结,一面是自己的工作职责,一面是自己觉得很愧疚的病人,忠义难两全,刘医生深深的体会到这种感受。

    许安溪静静的等着刘医生的决定,时间漫长,也不过短短的几分钟而已。

    “这份文件你带走吧,希望你可以查清你母亲的事情真相。”刘医生发自内心的话让许安溪有些感动,毕竟她们之间没有什么交情。

    “谢谢你,刘医生。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你先忙吧。”

    许安溪从医院出来,并没有先回家,而是开车去了附近的餐厅吃饭,打算吃饱饭后,再去查事情的真相。

    这个餐厅曾经是在她母亲住院时,她经常来吃的一家餐厅,那时的许安溪没有什么钱,只能在这种小地方买些包子吃。

    不过那时这家的老板人很不错,当时给予了她许多帮助。

    她点了几个自己喜欢吃的小菜。这个餐厅早已不是当时的老板了,出了很多新的菜色,可是吃在许安溪嘴里却早已不是原来的味道了,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吃完饭的她打算回家,没料到却碰见了自己不想见到的人。

    许安溪回家,在楼下遇见了许挽月,就像是她好像在专门等她一样。

    许安溪想当她不存在,绕过她,可是许挽月似乎不是这么想的。

    许挽月挡在许安溪面前。

    “许安溪,你没看见我吗?你是瞎子吗?”许挽月说话不留情面,言语间更是犀利,完全没有把许安溪当做是自己的姐姐。

    “许挽月,你让开,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废话,你离我远一点儿。”

    “呵,让我离你远一点,许安溪,我凭什么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真以为自己是许家的大小姐呢!”

    许安溪是真的不愿意和许挽月在这里纠缠,从小这个妹妹就一直针对她,所以许安溪也不喜欢这个妹妹。

    “许挽月,就算我不是许家的大小姐又怎样,你不还是我的妹妹吗?毕竟我们身上可是流着一样的血。”

    许安溪顿了一下又说。

    “你以为这是你不想承认就能改变的了的吗?”许安溪知道自己今天没那么容易走掉,所以当下也就不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