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礼服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8本章字数:2107字

    许挽月在一边看着闻溯北脸色不好,于是看不下去了,直接指着许安溪的的鼻子像是泼妇骂街一样的说道:“许安溪你跟你那个奸夫还勾搭在一起,你又跟温总搅在一起算什么,脚踏两只船?”

    温邺既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许挽月说的是睡,可是他现在觉得许挽月的花很刺耳。

    员工们也纷纷看向许安溪,刚刚许挽月说她被千人睡过的时候他们也知道,可是看boss的样子很镇定,所以到底事怎么一回事?

    许安溪队大家抱歉的笑了笑,“首先今天本来是愉快的酒宴因为我的个人原因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感觉很抱歉,在这里给大家道歉。”

    说着许安溪鞠了一躬,“其次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只是作为温总的女伴罢了,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是总裁的助理,我来当女伴也是恨正常的事情,还希望大家不要多想。”

    “还有这位小姐希望你不要乱说,我跟温总也只是上下级的关系。”

    众人表示理解,在他们眼中许挽月与许安溪一对比就变成了市井泼妇,就连闻溯北也是有些厌恶的看着许挽月只是不那么明显罢了。

    这只是一个宴会的小插曲,温邺将自己的手伸到许安溪的面前,“美丽的小姐可以陪我跳一支舞吗?”

    许安溪将自己的手搭在他的手上,“求之不得。”

    两人滑进了舞池,在外人眼里二人书金童玉女,让闻溯北气红了眼,许挽月咬碎了一口银牙。

    可是实际上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并不是那么轻松,温邺正在盘问许安溪闻溯北都事情,“那个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许安溪觉得这件事没有必要隐瞒他,“他应该算是我的前夫吧。”

    温邺想了千百种关系到还是真没想到闻溯北竟然是许安溪的前夫。

    “Y知道吗?”

    许安溪想了想,“知道吧。”

    温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有一种不知名的感觉在心中酝酿成灾。

    晚宴很快就结束了,Y派了西服男人再门口等她,见许安溪出来于是上前将她领到了车里,许安溪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刚刚舞池里喧闹的音乐还真是让人吃不消。

    西服男人叶注意到了许安溪的这个小动作,“许小姐事不舒服吗?我们需要现在改道去医院吗?”

    许安溪摇了摇头,“不必了,我没有什么事情。”

    车子一路到了许安溪自己租的单身公寓,公寓其实并不大,不过里面的东西倒是一应俱全,西服男人将她送到了小区门口就走了。

    许安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怪怪的,可是又不知道哪里怪,终于在她回到家里打开了灯之后明白为什么她感觉奇怪了,因为-Y竟然脸色不是很好的坐在她的沙发上。

    许安溪扯了扯嘴角,终于是没有挤出一个微笑,“Y,你怎么到我的公寓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Y抿着薄唇不语,只有眼中的阴沉透露了他的情绪,许安溪觉得自己还真是压力山大。

    终于在许安溪快要受不了的时候Y开口了,“今天晚上做了什么?”

    许安溪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问她做了什么啊,将今天的事情讲了一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许安溪觉得Y都脸色越来越不好。

    “你是说你花了他的钱去买礼服,然后跟他跳了舞,传了绯闻,甚至还挽了手臂?”

    许安溪点点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呵,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就连衣服都要她给你买了。”

    许安溪有些无措,“我本来是想要回来拿以前的礼服对付一下的。”

    Y从旁边的一个盒子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在许安溪的面前展开,是一件很漂亮的礼服,就连上面的装饰都很精致,一眼便知价格不菲。

    “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礼服,可是你却穿了别人的礼服。”

    许安溪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心虚,可是她真的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为什么心虚?

    Y将她逼到墙角,“许安溪你到底是怎么想得?”语气中浓浓的不悦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许安溪抿了抿红唇,终于还是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Y似乎更加生气了,“对不起,呵。”

    他一把将许安溪抱起,那件精美的礼服被他扔在了地上,Y却是毫不在意,似乎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垃圾。

    没有任何怜惜的将许安溪扔在了床上,吻铺天盖地的落下,将许安溪身上的礼服撕得粉碎,他不想看见这件礼服,非常不想。

    许安溪根本无力抵抗,只能祈祷自己明天还有力气爬起来上班。

    终于在许安溪昏过去之后,Y也停止了侵略,看着许安溪熟睡的脸是难掩的复杂,然后给她掖了掖被角去了阳台。

    拨打了温邺的号码,温邺此时刚刚洗完澡,并没有睡意,正巧接到了他的电话,“有事?”

    依旧清冷的语气,“你以后离许安溪远一点,她不是你能碰的。”

    温邺愣了愣,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许安溪给自己打电话,随即笑了笑,“呵,Y你还真是变了,以前的你可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大费周章,而且是因为一个女人…”

    Y沉默了良久,“让都是会变的不是吗,温邺你也变了。”

    温邺笑了笑,并不在意,“我知道了,不过她真的很有趣,当然今天要不是有闻溯北捣乱我也不会跟她跳舞。”

    “明天我会让人把那件礼服的钱打给你。”

    “我们两个之间不需要那么客气,不用还了,就当我请你吃饭了,好久没有跟你聚一聚了。”

    Y却是不顾一切的坚持,“我说了我会还给你,你就接着就是了,聚是一定要聚,不过我最近没有什么心情改天再说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温邺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笑了笑,似乎是根自己说的又似乎是根空气说的,“果然你真的变了。”

    温邺想起了今天许安溪小野猫一样张牙舞爪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可惜最后那个闻溯北自己还不能收拾,留着他暂时还有些用处,所以只好先委屈一下自己的小助理了。

    不过他似乎呗这只小野猫勾起了兴致,早知道她这么有趣他一定会抢在Y之前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