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逼迫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8本章字数:2103字

    男人低低一笑,走近了许安溪,将她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掐起她的下巴,“怎么,很惊讶?”

    许安溪想要躲开他的碰触但是奈何他的力气比她大太多,“闻溯北,你究竟想怎么样。”

    闻溯北依旧笑着,可是笑容却是不达眼底,“为什么要绑你?呵,当然是看看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了,他不是不露面吗,我偏偏还就要逼他现身。”

    许安溪惊恐地看着他,“闻溯北如果你真的打的这个算盘的话,我想你要失望了,我在他心目中没有你想得那么重要。”

    闻溯北不在意的耸耸肩,“那样更好了,这样你不打算回到我身边吗?”

    “闻溯北你还真是好笑,在我死心塌地的喜欢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的,现在又让我回到你身边,呵,那许挽月怎么办?”

    “我后悔了,我想你回来,我们现在还是合法夫妻。”

    许安溪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了闻溯北几秒钟,心中为许挽月哀叹,爱上这么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真不知道该说她悲哀还是什么。

    见许安溪不说话,闻溯北也站起身来,跟旁边的保镖说道:“好好看着她,只要她不跑了,其他什么都依着她。”

    闻溯北拿着许安溪的手机坐在沙发上,翻着里面的通讯录,找到Y的电话号码,播了过去。

    Y看着手机上显示的许安溪的电话号连忙接了起来,“许安溪你在哪儿?”

    闻溯北笑了笑,笑声透过了电话传到了Y的耳朵里,“这么紧张她啊,呵呵,可惜她现在在我这儿。”

    Y眼中的阴郁似乎化为实质,“你是谁,许安溪在哪里?”

    闻溯北把玩着手中的钢笔,“想要见他就来X工厂吧,明天晚上10:00过时不候。”

    说完便挂了电话,Y愤恨的将手机扔在了地上,“许安溪你到底在哪!”

    闻溯北对着手机冷笑,许安溪看来你在他心里的分量不清啊,这个时候温邺和Y都手下都已经回来了。

    “boss,我们刚刚搜查了这附近的所有废弃工厂,有两处有很多人在把手。”

    Y眯了眯眼睛,“两处?”

    西服男人点头,“而且两处的人手都不少,初步判断应该都是闻溯北的人,闻溯北先后去了两个工厂我们不能判断究竟关的是谁是不是许小姐,或者哪个里面关的人。”

    Y深吸一口气,平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闻溯北,呵,看来我真的是太便宜你了,你既然想要见我,那我就让你知道见我的代价。”

    温邺在一旁看着他这副模样饮尽了杯中的红酒,“Y有些人就是这么不自量力,我们应该让某些人见识一下了,有些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在这A市也不是他们可以只手遮天的。”

    许挽月这个时候在仓库外面等着闻溯北出来,见他心情不错连忙问道:“溯北,我们这样是犯法的,警察会不会把我们抓起来啊。”

    闻溯北看着身边的许挽月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刚刚许安溪桀骜不驯的样子,“果然你们两个比起来还真是差太多了。”

    许挽月僵住了正要挽住他的手,“溯北,你说什么?我们可是都有孩子了。”

    闻溯北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感觉你们两个差太多,果然一个是明媒正娶的妻子生的,另一个是小三生的。”

    许挽月眼中盈满了泪水,“溯北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妈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吗?”

    闻溯北对她的眼泪并不在意,对于闻溯北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都玩物罢了,“孩子是你自己要留下的,我从来没说不不让你打掉。”

    说完边毫不留恋的走了,徒留许挽月一个人站在原地,眼中的泪水无声的落下,不,肯定就是因为许安溪那个贱人,要不是因为许安溪闻溯北一定不会你喜欢她的,一定是许安溪说了什么,对,就是因为许安溪那个贱人,只要没有许安溪他肯定就会喜欢她的。

    许挽月的眼中闪过一道狠戾的光,许安溪既然你还纠缠着溯北就不要怪我狠心了,你必须消失!一个恶毒的计划在许挽月的心中形成,而许安溪浑然不知自己正处于暴风雨的中心。

    她一心想着如何逃出这里,她早就已经不再留恋闻溯北了,怎么可能回到他的身边?Y她更是不抱有什么希望,她自认为自己在Y的心里没有重要到那种非卿不娶的地步,所以她现在只有靠自己。

    “我要去厕所。”

    闻溯北只留下了两个保镖在里面看着,其他的保镖都在门外,“许小姐,你要是想要去厕所的话可以在里面找个地方解决,毕竟这里的条件简陋,只好委屈您了。”

    许安溪不甘心的咬了咬牙,“可是你们都在这里我怎么方便?”

    保镖对视一眼,“许小姐我们可以出去,您要是方便完了可以告诉我们,我们会进来,当然如果半个小时你还没有什么动静的话,我们会直接进来。”

    许安溪没想到他们会想得这么周到,她在半个小时之内根本就逃不出去,而且就算她出去了,她也跑不了多远。

    “算了,我可以继续忍着。”

    保镖见此也不再说话,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许安溪。无论许安溪题什么要求只要是可以在仓库里面完成的他们都会同意,不过要是许安溪想要出仓库的话,他们就会不好说话。

    许安溪无奈,努力了半天仍然不见他们又松动的迹象,看赖闻溯北这次找来的人还很专业。

    “你们娶把闻溯北叫过来,我有事情要告诉他。”

    “对不起许小姐boss他刚刚回了公司,毕竟boss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做,所以您现在还是见不到boss。”

    许安溪咬了咬牙,“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保镖看了她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一个去给闻溯北打电话,一个留下来看着许安溪。

    闻溯北接到电话的时候有些意外,“怎么,许安溪这是对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还是已经想好了要回到我身边,如果不是这两种情况我不会娶找她的。”

    保镖面无表情的给许安溪转答了闻溯北的话,暗骂闻溯北不要脸,终究是没有见到闻溯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