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醉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8本章字数:2131字

    第二日许安溪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Y的踪影,要不是她身上的痕迹她都要以为自己昨晚做得不过是一场梦。

    许安溪虽然紧赶慢赶,连饭都没有吃,可是还是迟到了,温邺看着自己的腕表脸色有些阴沉。

    “朱无常,现在通知各部门九点十分开一个临时会议。”

    朱无常对这种现象习以为常,不过当他看了一眼手表的时候就彻底不淡定了,现在已经九点零五了,这不是要忙死他吗,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得罪boss了啊。

    温邺坐在首位,这一次的临时会议大家都很疑惑,没有给他们发文件也没有告诉他们是因为什么,终于朱无常按捺不住开口问道:“boss这次开临时会议是为了?”

    温邺坐在会议室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移动冰箱,大家刚刚还热的不行,现在瞬间都开始打哆嗦。

    “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员工因为纵欲而迟到的问题。”

    众人:“……”boss最近是怎么了,这么开玩笑的话题,把我们紧急叫过来开会你真的是认真的吗?

    温邺锐利的眸子扫了一眼众人,众人瞬间觉得好像在冰窖里一样,“你们有意见?”

    众人立刻摇头,“没有,没有,不过boss这个迟到不一定是因为这个理由,有可能是睡过点了啊。”

    温邺冷笑:“她要是真的是因为睡过点了,我可以放她半天假,可是我偏偏知道她就是因为纵欲才迟到的。”

    温邺这话的信息量就很大了,尤其是前半句里面的疼惜真的是他们boss吗?还有就是boss难道喜欢的是一个有夫之妇?

    全场的人都在猜测,只有朱无常发现今天温boss的亲亲助理没有来,顿时明了,心里也不禁吐槽,人家有男朋友发生这种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你也不能棒打鸳鸯不是。

    温邺看着他们八卦的脸脸色更加不好了,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自己今天死怎么了,明明知道她已经跟Y在一起了,可是为什么今天这么在意?

    烦躁的挥了挥手,“散会!”

    众人如获大赦,纷纷走了出去,唯独留下温邺一个人苦笑自嘲,“温邺啊温邺你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出息了,你不是早就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吗,怎么会为了她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许安溪来到公司打卡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公司的气氛有些不对,似乎四处都弥漫着八卦的味道,可是她早就已经无暇顾及,只是祈祷着温邺今天能轻点整她。

    温邺今天的脸异常严肃,“许安溪昨天你应该知道了应酬的大概过程,以后的应酬你就不会这么轻松的干坐着了,记的要替我挡酒。”

    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天都没有理她,许安溪虽然不解,可是想到一天都没有被他整心里很是高兴。

    临下班的时候温邺又来到她的面前,“今晚有一个应酬,考验你能力的时候到了,你也不必回去换衣服了,走吧。”

    说着连余光都懒得奉送,直接走了出去,许安溪以为他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于是有些手足无措,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这一次的饭局明显比上一次的高大上了许多,不过这一次许安溪并不舒服,因为对方一直在给温邺灌酒,许安溪一直记的温邺上午的话,毫不犹豫的接过来,脸上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笑容,“金总这酒就让我来喝吧。”

    金总一见许安溪是个美女更是给她灌酒,许安溪连喝了一瓶白酒和三瓶啤酒,平时滴酒不沾的她只是脸颊有些酡红眼睛却是越喝越清明,连温邺也很惊讶,他没想到许安溪是酒量竟然这么好。

    到了最后金总没有把许安溪灌趴下,反而自己喝的走路都打晃,不过合约也还是很顺利的签了,商界的所有人都知道金总嗜酒如命,只要喝趴下了他一切都好说 。

    温邺带着许安溪走出了饭店,许安溪还是一脸镇定,不过酡红的脸颊更是给她添了几分俏皮,可爱。

    上了车之后温邺总算是忍不住了,“许安溪你竟然这么能喝?”

    许安溪对着温邺甜甜的笑了笑,温邺有些招架不住,还没来得及做何感想,下一秒许安溪就趴在他的身上开始干呕。

    温邺瞬间就清醒了,“许安溪你冷静,你千万别吐在我车上啊。”

    许安溪却是没有听他说话,稀里哗啦的吐了出来,不过的确是没有吐到他的车上,而是全部吐到了他的身上。

    瞬间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温邺僵直了身体,“许安溪!”

    温邺现在想要掐死许安溪的心都有了,可是许安溪似乎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只是继续笑嘻嘻的看着许安溪,让温邺什么气都没有了。

    勉强忍着身上的味道继续开车,可是许安溪却是不干了,“你停车!”

    温邺一愣,随即说道:“乖听话我现在要送你回家。”

    许安溪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不,你停车!”

    温邺没有管她只是自顾自的开车,许安溪却是开口了,“你要是不停车我就直接吐你车上。”

    温邺忍不住失笑,“你这小丫头怎么喝醉了还会威胁人。”

    说完之后就将车子直接停在了路边,许安溪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动作利索的不像是喝醉了。

    然后蹲在了一个路灯下面开始哭,“呜呜,温邺你就说你带我去见老色狼,后来还那么凶,害的我被Y罚了,哼,你还好意思生气,我还没有生气呢,呜呜。”

    温邺无奈扶额,现在虽然是九点多了,可是这不妨碍野猫族,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他们这样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他走到许安溪面前,“小祖宗我错了好不行吗,我们回去吧,这都几点了,你要是再不回去Y又该生气了,我没有生你的气行了吧。”

    许安溪却是不依不饶,“你……你怎么这么坏,竟然诅咒我早死,呜呜……”

    温邺一下子就懵了,“祖宗,你是我祖宗还不成吗,我什么时候诅咒你了?”

    许安溪抬起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可是别有一番风情,就像是露珠打在了玫瑰的叶子上,可是说出的话却让温邺哭笑不得,“你……你还说,你祖宗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你竟然说我是你祖宗……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