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警告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9本章字数:2089字

    温邺攥紧了拳头,上面还在留着血,“好,我的人在A市行动比较方便,我现在就派他们去查查许挽月和闻溯北。”

    “对了,记的替我跟许安溪说对不起。”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Y又焦急的等了半响,Y从来没有感觉时间过得这么慢,这么折磨人过,他所有的耐性都要被磨光了。

    终于急救室的门被打开,Y连忙迎了上去,“医生我女朋友怎么样,要不要紧?”

    大夫看他这么着急也没有多说什么,“病人因为砸伤了头部所以缝了几针,现在已经没事了,只要住院几天防止感染就可以回家了。”

    Y松了一口气,“谢谢。”

    许安溪最后被转到了VIP病房,里面的装潢简直可以跟五星级酒店媲美。

    许安溪醒来的时候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的胳膊,刚想要动一下,就发现枕在她手臂上的人竟然是Y,他眼角下的淤青昭示着他昨夜的无眠。

    许安溪虽然是稍稍一动,Y还是被惊醒了,他没有不悦反而很是惊喜,“安安你终于醒了。”

    许安溪有些虚弱的笑笑,她看的出来这里就算装潢的再怎么好,也可以隐约的看出医院的影子,“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睡了多久了?”

    Y温柔的抚了抚她的额头,将她的刘海撩到一边,他发现自己怀中的这个小丫头真是越来越能牵动自己的情绪了,自己昨晚竟然因为担心而一夜未睡,到了天亮的时候才勉强眯了一会儿。

    “你昨天被木板砸了,你已经昏迷了一晚了,你再不醒过来我就要把医院拆了。”

    许安溪有些不自在,“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可是工地怎么会有木板呢,我和温邺那天特意检查过安全隐患啊。”

    一提到这件事Y也是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现在可以确定这次的事件一定是人为的。

    “那你当时跟什么人在一起?”

    许安溪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个工地的工程师,他一直再跟我说话,我不想理他,但是我躲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你这么一说我还有些奇怪,到我坐在哪里之后他没有再跟着我。”

    Y握着许安溪的手紧了紧,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好了我知道了,你的脑袋刚缝了针,不要乱动,乖乖的睡觉,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许安溪点点头,“好。”

    Y刚刚走到门口又想起了温邺说的话,于是顿住了脚步,“安安,温邺昨天把你送来医院的时候很自责,他让我告诉你对不起。”

      许安溪不在意的笑笑,“这件事也不是他的错,不能怪他。”

    Y不再说什么转身出了病房,给温邺打了一个电话,温邺那边也是一天没睡,声音都有些沙哑,似乎是好几天没喝水了一样,“喂。”

    Y忍不住骂了他一句,“怎么声音这么哑,自己的身体是不想要了吗?”

    温邺没有说话,Y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昨天是我过激了,我们还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这情谊多久都不会变,现在安安住院了,我可不希望你也住院,我可不想照顾你。”

    温邺那边似乎笑了,不过紧接着咳嗽了起来,“咳咳,我知道你昨天不是故意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接你的电话。”

    Y忍不住皱眉,“你好好休息,事情让你手下去查就可以了,对了刚刚安安醒了,跟我说了一下那天的细节,你可以从你们工地的工程师那里入手。”

    温邺似乎很高兴,“好,我现在就交给他们去查,你也好好休息吧,我知道你自己也没睡好。”

    Y不再说什么挂了电话,温邺那边本来笑着的脸,瞬间消失不见,对着自己身边的黑衣人说道:“去,把工地的工程师抓起来,他要是不说的话,就割他的一个手指,再不说就割他一个手掌。”

    黑衣人抖了抖知道温邺这是真的生气了,温邺最近很少杀人,可是偏偏有人撞了枪口,踩了他的底线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

    很快工程师就招了,温邺在阴暗的地下室里面,看着自己面前半死不活的工程师冷笑,“把他给我泼醒。”

    立刻有黑衣人上前往他身上泼了一盆凉水,工程师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看见温邺恶魔般的面孔差点混了过去,他知道温邺的字典里面容不下背叛,偏偏他触犯了禁忌 ,他不会忘了温邺的狠,他的手段让他望而生畏。

    “boss,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一时被金钱迷了心窍,被猪油蒙了眼睛,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温邺看着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求饶的工程师不屑一顾,像他们这种人早就已经习惯了冷血,所以这个世界上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太少,所以在他被许安溪吸引的时候就发誓要抓紧她,可是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将他珍惜的人砸伤,他怎么可能饶过。

     温邺用自己手中的刀挑起了工程师的下巴,“饶了你,谁来饶过安溪,她那天是第一次见你吧,你竟然对她下手,你最好了被我报复的准备了吗?”

    工程师不敢抬头,他的内心被绝望所占据,“boss只要你说我能做什么我现在就去做,只要你不杀我。”

    温邺笑的温柔,似乎是要答应他的样子,“我怎么会杀了你,我要慢慢的折磨你,你以前也做过不少的坏事吧,我今天就让他们来报复你怎么样?”

    说完在他的脸上化了两刀便走出了仓库,跟自己身边的黑衣人说道:“记的一会儿告诉让他欺负过得人随时可以来报复他,只要吊着一口气不死就行。”

    黑衣人抖了抖,温邺这个惩罚绝对可以称得上残忍,道上能让人不死的方法多了去了,而且往日被那个工程师欺压的也不是什么善碴,只是碍于温邺才不动手,现在温邺的话跟要了他的命没什么区别,更可以说的上是生不如死。

    “boss,boss不行啊,我会死的,boss,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温邺耳边充斥着求饶声,可是温邺充耳不闻,这一次不单单是一个惩罚,更准确的说是一个警告 他在警告那些手脚不安分的人,许安溪是他护着的人,要是谁敢动许安溪那就是跟他温邺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