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捉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9本章字数:2098字

    Y拿着西服男人买来的食物回了病房,许安溪脑袋一点一点的在打盹,Y刚刚阴郁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先别睡,吃点东西再睡,不然睡得会不舒服。”

    许安溪眼皮有些沉,不过还是乖顺的点头,似乎是因为今天的一切让她的体力消耗的有些大。

    许安溪勉强吃了小半碗,终于睡着了,Y看着她沉静的睡颜觉得自己昨夜一夜没睡的疲倦减轻了不少。

    第二日醒来许安溪已经好多了,小脸也不再像昨日那般煞白可是有人偏偏跟她过意不去,在Y去处理事情的时候许挽月来到了病房。

    许挽月有些骄傲的看着许安溪,“许安溪这次尝到苦头了吧,我早就说过不要勾引溯北可是你偏偏不听,就不要怪我对付你了。”

    许安溪睁大了双眼,“这次的事情竟然是你做得,你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

    许挽月的眼中闪过寒光,“呵,犯法,上一次就已经做了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每次都是你受伤。”

    许安溪不敢相信的看着许挽月,“许挽月你竟然还敢说出来,你不怕我报警?”

    许挽月不说话,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她,让许安溪以为她是不是精神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既然她都已经这么大方的承认是她做得,那就不要怪她也送她一份大礼了。

    “许挽月你恐怕还不知道吧,闻溯北已经有了新欢了。”

    许安溪看见许挽月的眼中闪过一抹惊疑,“你胡说,溯北他怎么会有其他女人。”

    许安溪勾唇,原来你还没有看清楚闻溯北的为人啊,“我胡说,他是不是很久没有去找你了。”

    许挽月摸着自己已经凸起的肚子,眼中有些不确定可是还是假装镇定的说道:“许安溪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挑拨我跟溯北的关系 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许安溪无所谓的耸耸肩,“ok,你要是这么认为我也无话可说,可是闻溯北那天都已经带着那个女孩来我面前秀恩爱了,总之我也不想管你们这些破事。”

    许挽月似乎有些慌乱,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可见她对闻溯北并不信任。

    Y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手中拎了一个饭盒,一打开盖子,许安溪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Y见她醒过来有些好笑,“小懒猪闻到味道了。”

    许安溪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不能否认他手中的食盒真的好香,Y为许安溪细心的盛了一碗汤,一口一口的喂给她,“这是开胃汤,你先喝一碗,养胃。”

    许安溪就着他的手喝了一碗,觉得这个厨子的手艺真是没话说,于是问道:“Y你是在哪里买的饭菜?这家的厨子真是好手艺。”

    Y似乎很满意她的夸奖,勾起了嘴角,“我自己做得。”

    许安溪瞬间呆滞,满脑子都在重复着这句我做的,有些僵硬的指了指Y,又指了指食盒,“这些全部都是你做的?”

    “嗯,上次就只是帮你洗了菜和切了菜,没有真正的做一道菜今天算是补偿你的。”

    许安溪只是机械的吃着Y喂进她口中的饭,Y收拾好了东西她还是一副呆呆愣愣的样子,Y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怎么了,我会做菜把你吓傻了?”

    许安溪木木的看着他,转移话题,“那个,温邺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是不是那个工程师干的?”

    她虽然现在知道是许挽月做得,可是她也想知道那个工程师明明就是W的老员工了,应该也说得上是温邺信任的员工了,为什么会背叛W,背叛温邺?

    Y揉了揉她的头发,“别多想,这件事我和温邺会处理的,你就不用操心了,对了刚刚听护士说有人来看你了。”

    许安溪点点头,乌黑的眼睛看着他,“是许挽月,她跟我承认是她做得这件事,不过我也送了她一份大礼,她现在应该急着回去捉奸呢。”

    Y听到许挽月的名字眸子里面明显的迸出了一道寒光,将许安溪的被角掖好,叮嘱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着凉,随即走出了病房。

    对着身边的西服男人吩咐道:“守在病房,一刻都不许离开,不要让其他无关的人来打扰许安溪休息,这里面包括她那个所谓的父亲一家人。”

    西服男人颔首,“是,要死温少来了呢?”

    Y如鹰一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我现在就是要去问问他到底能不能处理好这件事,如果他狠不下心,那就我来做。”

    西服男人怔怔的看着Y的背影,喃喃道:“boss有多久没有发过火了…”

    许安溪不知道的是因为她在这个夜晚注定有人不平静,许挽月听了许安溪的话之后立刻就去了闻溯北的别墅。

    此时闻溯北正在跟薛萏翻云覆雨哪里有功夫管是谁来了,许挽月给他打的电话他也一个都没有接,这一切让许挽月渐渐不安,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在她的身体里发酵。

    当许挽月走进闻溯北的别墅的时候,她甚至感觉到了女佣们同情的视线,她的内心在呐喊,你们凭什么可怜我!

    女佣们都认识她,所以跟她打了个招呼便继续忙着手中的活,许挽月一路无阻的到了闻溯北的卧室门口,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可是她听得出来,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嗯,溯北…你轻点…”

    这柔媚的呻吟曾几何时她也在那张大床上发出过,当数的激情似乎就在眼前,可是现在她的心只觉得疼痛,她不顾一切的推开了眼前的房门,眼前的一幕更是刺痛了她的双眼,两个雪白的躯体在一起纠缠着,似乎密不可分,完全没有感觉出来她的存在。

    许挽月心中的怒火瞬间翻涌,将闻溯北和那个女人拉了开来,闻溯北眼神不悦的看着她,“滚出去!”

    许挽月似乎是不敢置信,“你赶我走?”

    闻溯北的眼中的不耐烦更是强盛,“滚。”

    许挽月麻木的走出了房间她似乎听见了那个女人在娇媚的喊道:“嗯…不要,外面有人。”

    不知道在客厅等了多久,闻溯北终于从卧室走了出来,点了一根烟坐在许挽月的对面,“你有事?”

    许挽月想要自己笑,可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