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神经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9本章字数:2104字

    许挽月哭过之后是绝望,“妈,溯北他…我们两个之间最后的希望就是这个孩子可是现在孩子也没有了…”

    姜丽蓉将许挽月紧紧的抱在怀里,“月月不哭了啊,妈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许挽月点点头,“妈,这件事肯定是许安溪做得,一定是她,只有她会这么恨我。”

    姜丽蓉的脸色也是不怎么好,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好,等你出院之后我们去找许安溪,我们去找她讨回公道,顺便让那些被她迷住的男人看看她恶毒的本质。”

    好不容易许挽月终于是被哄得睡着了,姜丽蓉看了一眼女儿苍白的脸,心中对许安溪的恨意更加扭曲,如果不是那个小贱人自己的女儿怎么回变成这样,这个仇她一定会报。

    姜丽蓉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门,生怕自己吵醒了刚刚睡着的许挽月,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出病房的时候原本沉睡的人睁开了双眼,眼中的恨意让人毛骨悚然。

    不一会儿,她估计姜丽蓉已经走远了,于是许挽月撩开了自己身上的薄被,走出了病房,看了一眼走廊,发现并没有姜丽蓉的身影,她放心的走到了402病房。

    许安溪正在看着自己手中的时尚杂志,Y在一边批阅着文件,西服男人自然在Y的身边,所以许挽月这个时候毫无阻碍的就打开了病房的门。

    许安溪看见许挽月这一副落魄的样子有些发愣,怎么也没想到才一日不见许挽月竟然变成这副憔悴伤身的样子。

    许挽月看见许安溪也是很激动,眼中的恨意瞬间将她淹没,她不顾一切的冲到了床边,指着许安溪失控的大喊,“许安溪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伤害我的孩子!”

    许安溪更是迷茫,自己在医院里面躺了这么多天,每天都是被Y勒令着休息哪里有时间去跟她勾心斗角,难道她有被害妄想症?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只是医院的护士应该有告诉过你,在医院里面不能大声宣化吧,要是你再这里吵的话就不要怪我找护士来把你请回去了。”

    许挽月恨不得冲上去撕碎许安溪这张脸蛋,“怎么,许安溪你怕了,我就是要说,我就要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多么恶毒的女人,竟然连未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让那些瞎了眼睛以为你很清纯的男人看清楚你是一个多么恶心的婊子。”

    许安溪真是很想把她给扔出去,可是过了这么久还以为她是以前那个任她揉搓的许安溪吗,许安溪冷笑一声,“我是不是婊子不用你管,你说你妈怎么就养出了你这么一个女儿,你妈自己是个小三也就罢了,你也是小三也就罢了,现在肚子里面的孩子没有了还跑过来骂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好意思开口的。”

    许挽月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的,Y在一边勾起了嘴角,自己养得小猫终于懂得露出自己的利爪了,果然做他的女人越来越合格了。

    许挽月这个时候绝望已经将她压垮,她已经忘记了自己要装白莲花,只是用淬了毒的眼神看着许安溪,似乎要将许安溪碎尸万段。

    许安溪见她没有说话,更是冷笑一声,“怎么了,不说话了,刚刚不还怒气冲冲的质问我吗,现在怎么不说了,有些人就是这样,自以为自己很清高,可是什么坏事都已经做过了。”

    因为刚刚许挽月的声音太过尖锐,所以许安溪的病房门口已经围了好些人,许安溪的话他们椰丝听见了,能进四楼的都是A市非富即贵的人,自然都用八卦的眼神看着她们,纷纷猜测她们是谁家的姑娘。

    闻溯北这个时候也是出现在了许安溪的病房门口,许安溪无奈扶额,为什么最近这两个人总是跟自己过意不去。

    闻溯北进了病房之后第一眼看的不是脸色煞白,摇摇欲坠的许挽月,而是躺在病床上看起来很惬意的许安溪,脸上并没有特别多的表情,“你生病了?”

    许安溪有些同情许挽月了,要死自己的男人进来第一句话不是问自己而是关心自己的情敌的话她估计会疯的。

    许挽月也确实是疯了,她疯狂的扑向许安溪,不管自己是不是很虚弱,想要掐住许安溪的脖子,却是被Y用手挡住,“许安溪你这个贱人,竟然还勾引溯北,你不得好死!”

    Y看了一眼自己手背上的抓痕,皱起了眉头,对着闻溯北说道:“把你的女人带走,看起来她的精神有了问题,你确定不送她去精神科检查一下,而且她有挠人的迹象,并且一直在磨牙,应该有狂犬病,腻害死离她远一点为妙,我一会儿会去打狂犬疫苗的。”

    许安溪不得不承认Y要是毒舌起来真是毒死人,怪不得他可以跟温邺成为好兄弟,幸好温邺今天没来,要不然今天许挽月就是没有狂犬病和精神病也会被气出来的。

    闻溯北的脸色也是不怎么好,“许安溪害死了我的孩子,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Y冷笑,“你们有什么证据是安安做得,警察抓人还要有逮捕令呢,你们来这里打扰安安,还恶意诽谤,我的律师会告诉你足够判多少年的。”

    闻溯北额头青筋暴起,“证据自然会有,许安溪必须承担责任。”

    在Y来了之后一直没有再开口的许安溪这个时候开口了,“哦,那你想要我怎么补偿,总不能还你一个孩子吧 。”

    闻溯北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好啊,那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我会闻家吧。”

    许安溪真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那你的证据呢,只要你给我证据我现在就算出院直接死了也跟你回闻家。”

    闻溯北眼中的光芒更甚,似乎对许安溪势在必得,“你的意思是闻溯北给你证据你就跟他走?”

    许安溪僵了僵,她怎么忘记了这儿还有这么一尊大佛呢,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能现在收回来啊,“是,只要他有证据,总之我什么都没有做,他又不可能有证据。”

    许挽月在一边尖叫,“许安溪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勾引溯北,你跟那个野男人不清不楚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溯北。”

    许安溪觉得许挽月真的是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