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骑士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9本章字数:2108字

    “许小姐你是听觉有障碍吗,明明就是你男人在这里威胁我,你要是发火找他可以吗?”

    许挽月咬着自己苍白的嘴唇,一双美目含泪的看着闻溯北,拽了一下他的衣袖,“溯北,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不能没得不明不白。”

    闻溯北有些烦躁的抽出自己的衣角,转身走出了病房,他现在要去制造一些证据,一些可以让许安溪留在他身边的证据。

    许挽月颓然倒地,眼中是泪水就像是不要钱一样一串串的流出来,许安溪有些同情她,叹了一口气,无声的对Y说道:送她回病房吧,她也是刚刚没有了孩子心中难免难受。

    Y纹丝不动,可是许安溪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Y,Y最终还是妥协了,给自己身边的西服男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带许挽月出去。

    西服男人迅速上前将许挽月带了出去,顺便体贴的将病房的门为他们关上了。

    许安溪看着关闭的房门,内心有些忐忑,刚刚她不会是惹怒了Y吧,Y应该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事实证明Y就是这么小心眼,他将许安溪对着房门的小脸搬了过来,危险的眯了眯眸子,“要给别人生孩子?嗯?”

    许安溪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我…我刚刚就是随口一说。”

    Y笑了,可是眼中没有丝毫的暖意,“随口说的?可是我当真了,闻溯北也当真了,许挽月也当真了,你觉得你这随口一说会害了多少人?”

    许安溪僵硬的转移话题,“Y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你做得?”

    Y没有否认,只是直直的看着许安溪,“对是我做得,你要报仇远远不够狠。”

    许安溪不得不承认自己就算是再狠心也不会去动一个尚未出世的小生命,她一直以为Y不是什么大恶之人,可是现在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迷茫,她看不透Y,她不知道她的身份,她不明白他忽明忽暗的心思,不懂他的是非观,不懂他说的狠心是什么意思。

    许安溪想要将自己的小脸从他的手里挣脱,可是Y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许安溪,心中暗暗想到这次一定要给这个小东西一个教训,不然还不知道她下次会说出什么让他不悦的话,他看着她瑰色的小嘴眼中的怒火更甚,这张小嘴有时候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许安溪有些僵硬的感觉到自己做得大腿上传来的灼热的触感,还有那硬硬的凸起,不用他说她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了,现在可是在医院,随时都会有人推门进来的地方,一想到这里她的身体愈加紧绷。

    “Y,会有人的…”

    Y浑然不在意,粗粝是大手在上面磨搓着,双目依旧看着许安溪的红唇,“许安溪你知道我的惩罚是什么吧。”

    许安溪想要躲开,却是被他紧紧的扣住,说出的话也带着颤音,“Y,我错了,你不要这样…”

    Y的眸子着的怒火渐渐被另一种火焰所取代,低头吻住了自己怀中的人儿,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许安溪白皙的小脸上,许安溪的每根寒毛都立了起来,全身紧绷。

    僵硬的回应着Y狂热的亲吻,Y的吻带着几乎将她吞噬的热烈,许安溪不知道有些不自在,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胸口,“Y,等我出院了再补回来好嘛?”

    Y低低的笑了,“许安溪,等你出院以后就不是补偿了,而是日常。”

    许安溪的小脸红的滴血,“可是Y一会儿要是有人来了怎么办,快放开我,算我求你了好嘛?”

    然而就是因为紧张,许安溪的身体更加敏感,被Y轻抚过的肌肤颤栗着,让她忍不住轻吟。

    “Y…”

    Y听着她口中的轻吟,眼中渐渐回温,“安安,你的身体可比你更加诚实。”

    许安溪的眼角含着泪水,“Y…”

    Y似乎不甘心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火热,“安安,跟着我一起快乐。”

    许安溪被他带的渐入佳境,正忘我的时候病房都门突然被打开。

    “安溪,你今天好一点…”了吗?温邺拿着一束香水百合,本来就是兴高采烈都心情,陡然变成了揪心都刺痛,他似乎不敢相信眼前都这一幕,他的心口似乎被卡车碾压过了一样 碎成了碎片。

    许安溪也是被吓了一跳,“温邺…温邺你怎么来了。”

    温邺觉得这个世界都天翻地覆,“我怎么来了,呵。”温邺突然间觉得自己真是自取其辱,明明知道他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可是为什么自己都心还是这么痛呢?

    Y从床上起来,为许安溪检查了一遍她脑后的伤口,刚刚他虽然有有意护着她的后脑,可是还是检查一遍为好。

    见许安溪的伤口无碍,便到了门口,“许安溪,你好好休息我跟温邺有事情要说。”

    说完便拉着正僵硬在门口的温邺走了出去,两人没有留在医院,而是去了停车场,似乎停车场是他们两个的老地方,Y递了一根烟给温邺,“抽吗?”

    温邺沉默着接过他手中的烟,点着之后死命的吸着那根烟,似乎这样就可以让他忘记刚刚的一幕,忘记刚刚那让他几乎崩溃的一幕。

    Y和温邺静静的吐着烟圈,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默,终于Y开口了,“温邺我以为你很洒脱。”

    温邺的眼中似乎有湿意,“我也以为我可以放手放得洒脱,可是今天我才发现许安溪对我那么重要。”

    Y有些诧异,对于温邺他是知道的,在道上也是有名的黑道少主,他的冷血让无数人闻风丧胆,与之齐名的也是他的不要命。

    记的上一次他来自己家里找他的时候浑身是血,可是他从来没红过眼眶,湿过眼角,看来自己的确是低估了许安溪在他心中的重量。

    “我承认一开始许安溪对于我来说可有可无,可是现在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我不会让给你。”

    温邺笑了,“我知道,你看清楚更好,最起码你会对许安溪好一点,我也可以让自己放心的退居骑士的位置默默的守护。”

    Y低笑,“你什么时候迷上了童话故事,还骑士。”

    温邺的眼神却是无比坚定,“在我心里许安溪是公主,虽然我不是她的王子,可是我会换一种方法来守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