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午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9本章字数:2096字

    许安怀虽然也觉得许安溪的要求很无礼,姜丽蓉毕竟是她的长辈,还是他的老婆,她羞辱了姜丽蓉就等于是羞辱了他。

    “丽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很快资金链出现问题的事情就要瞒不住了,我们许氏那时侯就彻底完了,到时候可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姜丽蓉怎么可能会同意这种要求,“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答应的,这件事没有商量。”

    许安怀盛怒,“没有商量,都是没有商量,那我有什么办法,你难道不是要花我赚的钱,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在那些阔太太面前装。”

    姜丽蓉有些疯狂,“所以现在你就要牺牲我的尊严,她是让我跪下啊,这是多大的侮辱啊,没有任何人能受得了,你怎么敢这么说。”

    许安怀抓住了姜丽蓉的胳膊,把她整个人甩到了旁边的地上,一时间气氛有些僵持。

      许安溪今天中午午休的时候W的餐厅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许安溪怎么也闻溯北竟然来了W,“你怎么来了。”

    闻溯北似乎是在笑,“安溪你上次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许安溪装傻,“什么事情,我不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事情。”

    闻溯北笑了,“安溪你不用装傻,你说过要是我有证据你就陪我一个孩子的。”

    许安溪真的好想一巴掌直接把他扇走,“你有病吧,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许挽月的孩子没有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再来骚扰我我就直接报警了。”

    闻溯北无所谓的耸耸肩,许安溪看到了公司同事们八卦的眼神,她有些无奈的扶额,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到了W之后都已经变成绯闻女王了。

    “安溪可惜啊,不管你怎么否认,我都已经找到证据了,你就等着赔我一个孩子吧。”

    许安溪扶额,“我把我跟Y的孩子给你你要不要?”

    闻溯北的表情有些僵硬,随即阴沉的说道:“安溪你最好不要惹怒我,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你要是不识好歹就不要怪我翻脸了。”

    许安溪完全不在意他的怒火,“我也说过了我不想跟你牵扯在一起,你有那么多女人,对你都是死心塌地的,你又何必非单恋我这一枝花呢?”

    闻溯北笑的阴沉,“你以为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会从新追求你?腻还是那么天真许安溪,我只不过是想要把你给我的屈辱全部还给你,千百倍的折磨你。”

    许安溪觉得闻溯北真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变态,转身就要走,却是被闻溯北抓住,“怎么了,许安溪你心虚了,呵。”

    许安溪翻了一个白眼,她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做心虚,她从来都没有做过恶毒的事情,她才不会心虚。

    闻溯北的手骤然放开,许安溪正奇怪今天闻溯北怎么没有把的手掐青就放开了,就听见一个自己熟悉的声音,“你要是再待在这里我就要把你撵出去了,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正是W的总裁大人温邺,许安溪有些惊喜,终于有人来救她了,她都要被闻溯北给烦死了。

    闻溯北看着温邺眼中有寒光闪过,可是温邺是什么人,什么时候输过气势,“滚。”

    闻溯北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许安溪终于还是选择走了,许安溪跟着温邺回了总裁办公室,她就开始迫不及待的问道:“温邺你怎么回去食堂啊?”

    温邺斜睨了她一眼,“总裁助理今天看起来一点也不忙,用不用我给你加一点工作量。”

    许安溪笑了笑,知道他不过是吓唬她,吐了吐舌头,温邺似乎有一种魔力她总司能在他面前无比轻松,“好了说正事,那个闻溯北说他找到了证明我就是害许挽月孩子的人,不会是真的吧。”

    温邺挑眉看着她,“你做过?”

    许安溪赶紧摇头,开玩笑,她可是平时连蚂蚁都会轻易踩的人,怎么回去害一个未出世的孩子,“我怎么可能,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温邺被她夸张的表情逗乐了,“你还这是,不过你也确实干不出这种事情,要是你能做得出来这件事的话,母猪都可以上树了。”

    许安溪被他气到了这是说她不如猪呢,还是骂她笨呢?

    “温邺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

    温邺耸肩一笑,“不信。”

    那一副欠扁的样子,你确定真的不会挨揍?“你不打女人吧。”

    温邺不确定的看了她D罩杯的胸口,缓缓点头,“不打女人,不过要是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的话,我会代表月亮消灭你。”

    许安溪:“…”所以说是谁给你的自信,像你这样都男人就应该一辈子打光棍,找不着媳妇儿。

    温邺见她怒气冲冲的样子也不再逗她,只是跟她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而且那个司机没有人敢找麻烦。”

    许安溪听完之后真的很想骂禽兽,可是毕竟事情是因为自己而起,所以她问道:“那个司机是你的小弟?你跟Y是不是早就已经商量好了这件事,竟然还敢瞒着我。”

    温邺摇摇头,“就是因为你的个性所以我跟Y才没有告诉你,到时候一定不会成功。”

    许安溪不满的撇了撇嘴,虽然说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是她还是不想承认。

    温邺笑了笑,“行了,你不能因为他一个不相干的人,就自己生气,到时候不舒服的还是你。”

    许安溪想了想也是,闻溯北现在对她来说的确什么都不是,自己又何必自寻烦恼。

    “刚刚没有吃好吧。”

    许安溪赶紧点点头,“是啊 ,我刚才因为他才喝了一杯饮料就什么都没有吃还被同事围观。”

    温邺看着她苦哈哈的小脸,觉得这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茶几上面有面包,自己拿去啃。”

    许安溪觉得现在的boss真是很扣啊,现在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请她吃大餐吗,为什么大餐没有就算了还让她啃面包,你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可是会跳槽的。

    不过好在面包还是很好吃,好吃的许安溪吃了两个才心满意足。

    “谢谢boss,我去工作了,哪天请你吃面包请回来。”

    温邺失笑知道她在嘲笑自己小气,可是他并不在意,许安溪不知道都是她吃掉的那两个面包是温邺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