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打算辞职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9本章字数:2100字

     第二天一早,许安溪的眼睛有些肿,许安溪有些无奈,这让她怎么去公司啊。

    Y从身后抱住了她,“怎么了,一直站在这里出神?”

    许安溪苦哈哈的说道:“我的眼睛肿了,怎么去公司啊。”

    Y轻笑,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结果就是因为一个眼睛肿了啊,“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辞职的事情吗,今天就去交辞呈吧。”

    许安溪想了想,“好吧,我上班的时候跟温邺说一声,让他提前找一个助理。”

    W公司,温邺看着许安溪的辞职信,有些不解,“怎么想起辞职了,我给你的待遇不够好?”

    许安溪笑了笑,“不是这个原因,你给我的待遇应该是助理里面最好的了,可是Y说他要投资一个公司,让我过去帮忙,所以只好辞掉你这里的工作了。”

    温邺抿了抿唇,“Y在这里凑什么热闹竟然敢挖我身边的人。”

    许安溪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哎呀好了,不是上下级我们还是朋友,以后还是可以经常见面的啊,看你这一副以后再也见不到我的样子,快收起来,这可不是你温总该有的表情。”

    温邺叹了一口气,“最起码过了这个月吧,Y的公司就算再怎么快也是要一个月才会弄好,你在我这里待半个月吧。”

    许安溪想了想,这在W公司工作的这半个月应该是她经理的最丰富的一个月,这一个月她从温邺身上学到了许多,尤其是应酬,耐心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好,我正好凑够一个月再走。”

    温邺这处是真心实意的笑了,“看来我又要换助理了,不过你要是觉得Y那边的工作不适合你你可立刻回来,这里随时欢迎你。”

    许安溪有些感动,从刚刚开始认识的时候的刁难到后来的惺惺相惜,她对温邺,对W还真是很舍不得,这里恐怕是自己见过最和谐的公司了,从来不会出现那种不公平竞争。

    “你这么一说我都有些舍不得了,不要弄得那么伤感,大家江湖再见吗。”

    温邺点点头,“行了,在其位谋其值现在你还是我的助理去帮我泡一杯咖啡。”

    许安溪扶额,“好,这就去给您泡,绝对包君满意。”

    温邺也是笑了,想起了许安溪第一次泡咖啡的时候自己对她的百般刁难。

    闻溯北也是去拜访了何老,何老本名何寿,年轻的时候白手起家,何氏一手都是由他创办的,不过自从隐退之后公司的大小他都不再管了,只是全部交给了他唯一的儿子。

    不过虽然何老隐退了,可是声望还在商场上对何老都是恭恭敬敬,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造次,这一次何来肯见他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闻溯北将礼物放在了茶几上,何老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便叫佣人拿了下去,“何老最近可好?”

    何老的手里拿着念珠,“老样子,还是不错,倒是你怎么来看我了,你父亲最近可好?”

    闻溯北恭恭敬敬的回答:“家父安好,这次晚辈来是有事情想要求何老您的。”

    何老点点头,“说吧,我跟你父亲有些交情,你开口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闻溯北松了一口气,“何老你可认识上一次宴会上的Y先生?”

    何老这次放下了手中的念珠,“不该你打听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打听的好,到时候被人卖了还不知道,那是一个你惹不起的人,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

    闻溯北咽了咽口水,他早就已经招惹了,“那这位Y先生是那个省的人啊,我貌似没有见过他啊。”

    何老看了他一眼,“你不必拐弯抹角,这位Y先生的来历你是肯定打探不出来的,说不让你去招惹他也是为了你好。”

    闻溯北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在这里待了一会儿便走了,何老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叹了一口气,但愿这个孩子不要去招惹那个人,那个人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闻氏能够惹得起的。

    可惜闻溯北的心性高傲,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弃,况且他是不会放弃许安溪的,他一定会将许安溪夺回来,他就不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

    许家,在许安怀去公司之后姜丽蓉到了许挽月的房间,许挽月正在看着她与闻溯北的相册,见到姜丽蓉进来立刻收了起来。

    “妈,你怎么来了?”

    姜丽蓉其实刚刚就看见她手里面的东西了,可是她没有说什么,只是问道:“昨天来看你的那个男人是谁啊?”

    “是溯北的手下,我跟他有些交情,他听说我出事了就来看看我。”

    姜丽蓉点点头,那天鹰的样子绝对不是一个交情二字就能够概括的,她看男人自然是准的,那个鹰一看就是对月月有意思。

    “月月啊,你是不是还想着溯北呢。”

    许挽月有些不自然,“妈,我对溯北其实是真心的现在他这么对我我心里难受,我放不下他。”

    姜丽蓉叹了一口气,“那这一次你就让那个手下帮帮你啊,只要你跟溯北在一起了,以后妈也不会被许安溪欺负了。”

    许挽月赶紧问道:“妈,许安溪那个贱人怎么欺负你了,你快告诉我。”

    姜丽蓉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她竟然让我给她下跪,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丢人。”

    许挽月连忙安慰姜丽蓉,“妈,怎么会,许安溪怎么可能会有机会羞辱你。”

    “许安溪那个贱人因为有靠山就什么都不怕了,竟然拿资金的事情威胁你爸和我还说我不跪就不给钱帮你爸。”

    “许安溪那个贱人太过分了,难道她不是许家的人吗,许家倒了对她有什么好处竟然这么对你。”

    姜丽蓉一看有效果,于是继续说道:“月月啊,要是你跟溯北在一起的话妈就不怕被欺负了,你赶紧跟溯北和好吧。”

    许挽月的眼中闪过坚定,“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跟溯北在一起,不会让那个贱人在欺负我们母女的。”

    姜丽蓉欣慰的点点头,拉着许挽月的手,“月月啊,你能明白就好,妈以后就要靠着你了。”

    “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许安溪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欺负我妈,我一定会千百倍的还回去,看你以后还怎么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