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捧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9本章字数:2099字

    到了尹婉扔捧花的时候大家都开始起哄,尹婉却是没有管他们的嚷嚷,直接把捧花扔了出去,准确无误的落进了许安溪的怀里。

    许安溪看着自己怀里面的捧花愣住了,她以为这捧花最不可能扔进的就是自己的怀里,只是想要凑一个热闹,可是没想到竟然能接住。

    大家开始起哄,说下一个结婚的肯定是许安溪,Y盯着她的侧脸陷入了沉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给她一个婚礼了…

    尹婉撞了一下许安溪,“安溪,加油啊,我可是很看好你啊,你们两个绝对是郎才女貌。”

    薛贽盯了Y半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尹婉撇撇嘴,“薛贽你不会是看上安溪的男朋友了吧。”

    薛贽无奈扶额,“你什么时候能脑洞不要那么大?”

    尹婉撅着小嘴儿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他们不都说怀疑你性取向有问题吗,刚刚你看人家安溪男朋友的眼神那么火辣我当然有必要怀疑了。”

    薛贽将她搂进怀里,“他们乱说的你也信,我只不过是想要把最完整的我送给我最爱的人。”

    平时冰冷的眸子不知不觉染上了暖色,吻上了尹婉的额头,尹婉一副娇羞的样子,小声嘀咕道:“你是不是去查了情话大全,最近怎么嘴这么甜?”

    薛贽没有回答,只是眼中的温柔越发浓郁,许安溪本来想找尹婉说一会儿话,可是看着他们两个腻歪的模样就转身走了出去。

    “安安。”

    许安溪一转身就看见了在走廊里面的Y,他靠在墙壁上,修长的腿随意的放着,光看身形就知道他肯定长的很帅。

    “你怎么来这里了,不去喝酒?”

    Y长臂一伸将许安溪搂进了怀里,“那些女人太过讨厌,你又不再所以我只好来找你了。”

    Y将脸埋在许安溪的颈窝,温热的呼吸让气氛一瞬间暧昧起来,可是许安溪觉得现在的Y就是一个讨不到糖的小孩子一样。

    “好了,一会儿宴会完了我们就回去,今天耽误了你一天还真是不好意思。”

    Y叹了一口气,心说安安还真是懂得破坏气氛,终究还是揉了揉她的发顶,“安安,陪你来我是心甘情愿的,再说刚刚你站在新娘旁边的时候那么多男人盯着你看,我恨不得把你藏起来揣在兜里面。”

    许安溪失笑,“让他们看一会儿又不会怎么样,对了你认识那个新郎吗,我刚刚看他盯了你好久。”

    Y的手顿了顿,“算是见过几面吧。”

    许安溪的手不由得动了动,Y的意思是薛贽知道他的身份吗,那她是不是也可以知道了呢,话到了嘴边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两人在酒宴散了的时候也回了公寓,Y似乎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一样,连别墅都不回了,天天陪着许安溪腻在这里。

    许安溪喝了几杯酒脸色红润,连眼神都有些迷离,在Y去帮她拿醒酒茶的时候睡了过去。

    Y看着她的小脸失笑,“还真是一个小懒猪,算了今天就放过你了,不过明天可要加倍补回来。”

    说完将许安溪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回了卧室,细心的为她脱了外套盖好了被子,将手提电脑拿了出来,开始处理今天没有看的文件。

    Y尽量放轻声音,不打扰许安溪睡觉,可是许安溪还是在半夜的时候醒了,不过她是渴醒的,她揉了揉晕乎乎的眼睛,发现Y竟然坐在床头还没有睡觉。

    她凑近看了一眼,就发现Y竟然实在处理文件,她有些内疚,要不是因为自己他恐怕也不会要熬夜处理文件吧。

    “Y快睡吧,都已经十二点了,有什么重要的文件明天再处理吧。”

    Y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肩膀,看了一眼许安溪,“我把你吵醒了?”声音有些沙哑。

    许安溪摇摇头,“都是因为我,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累。”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许安溪的情绪波动有些大,竟然是开始掉眼泪。

    Y这下可就着急了,连忙将她搂在怀里,“怎么好好的就哭了,我都说了是我自愿去的,我想要更加了解你,我现在就把电脑关了,你乖乖听话睡觉。”

    许安溪点点头,小脸苦恼的皱成了一团,Y叹了一口气,将电脑关机,钻进了被子里面,搂着许安溪陷入了睡梦中。

    一夜无梦,第二日许安溪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头疼,不过因为喝的不多,所以并不是特别疼,她身边的Y早就已经不见了,许安溪以为他已经去别墅了,可是刚一打开房门就发现Y正在厨房里面忙乎的背影。

    见许安溪睡醒了,于是跟她打了一个招呼,“安安,你可以先去洗漱,一会儿早餐就做好了。”

    许安溪木木的回到了洗漱间,心中不由想到他们真的是越来越像是老夫老妻了,一个赖床一个做饭,似乎不错呢…

    许安溪赶紧用清水洗了一把脸,暗自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谬的想法,Y和自己是什么关系自己明明很清楚,怎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想法。

    许安溪洗漱完了之后Y已经将餐具摆好,餐盘里面是两个煎的金黄的鸡蛋,许安溪不由得再次感叹,Y还真是有当大厨的潜质啊。

    吃早饭的时候许安溪看着Y眼敛下的青黑,有点自责,纠结的看了Y半响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吃过早饭之后许安溪就早早的去了公司,今天W公司有一个大工程要做,所以一定不能迟到,而且温邺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所以她要快一点去帮忙。

    许安溪到公司的时候温邺正在拷贝文件,见许安溪来了立刻给了许安溪一分文件,“安溪去把这份文件复印二十份,一会儿发下去。”

    许安溪也是不含糊,去复印室尽心尽力的复印了二十份,温邺一直在忙着拷贝资料,等到8:50的时候会议准时开始,这一次的另一方,竟然是许安溪上次和许安溪拼酒的那位金总。

    许安溪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可是面上却是不显,按照步骤将文件先发了下去,剩下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了温邺。

    金总似乎也认出了她,对她友好的笑了笑,可是许安溪却是有点尴尬,她可是没有忘了上一次自己喝醉了之后恶整了温邺,还调戏了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