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会议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40本章字数:2059字

    着一张扑克脸,像是谁欠了他的钱一样。

    “这次的合作方案我已经放发给了大家,大家可以看一下文件做一下初步了解。”

    众人纷纷翻开了手中的合同,温邺老神在在的等着大家看完,当然主要还是金总看完。

    金钱看完了之后点点头,“温总的方案很严密,以往的合作也是如此,我对温总的计划还是很满意的。”

    说完之后许安溪松了一口气,可是温邺却是一点也没有放松,正在许安溪不解的时候金钱又一次开口了。

    “但是,我觉得温总的计划有一个漏洞。”

    许安溪这才知道自己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太早了,像是金钱这种在商界混了这么久的人,怎么可能就光看一下文件就同意签合同呢,不由得有些担心的看着温邺。

    温邺却是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神色,“有什么漏洞金总尽管提。”

    金钱合上了手中的文件,“温总的文件里面只是估计出了里面好的一部分,还有可能出现的一部分坏的情况,可是温总的应急措施是否太过草率。”

    温邺点点头,“这一点却是如此,我也考虑到了,所以现在我会用一个视频告诉你们我跟估算。”

    温邺将一个U盘交给了许安溪,许安溪立刻心领神会将U盘插进了投影仪里面。

    很快温邺开始了他的讲解,许安溪第一次看见这么自信的温邺,似乎一切都是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样,可是疑问来了,温邺合作的公司全部都是大企业,也很成功,可是为什么W到现在还是一个算不上最上等的公司呢?

    不过疑问归疑问,许安溪知道温邺和Y都有属于他们的秘密,不想要她知道,所以她不会过问。

    最后在温邺的最后一句话落下之后,整个会议室都没有任何声音,大概在几秒中之后金钱率先反应过来,“啪啪啪,精彩。”

    有了金钱的带头,众人才如梦初醒,纷纷开始鼓掌,金钱看着温邺的眼中也是满是赞赏,散会之前金钱痛快的签了合约。

    众人都走了的时候金钱走到温邺的身边,伸出了手,“温总的演讲依旧如此精彩,没有枉费我放弃了闻氏集团而跟你们W公司合作。”

    温邺也是回握住金钱,眼中全是自信,“我说过我不会让金总您失望的,所以我做了最充足的准备。”

    许安溪惊讶没想到W这单生意是从闻氏那里夺来的,可想而知有多么大的难度。

    温邺做完一切之后回到办公室就靠在了真皮沙发上,看着惊讶的许安溪说道:“怎么样,没有让你失望吧。”

    许安溪笑着摇头,“没想到你还真有本事,温总真是好气魄。”

    温邺笑了笑,“自然,小小的一个闻氏我还不放在眼里,抢他的生意还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好了好了,你去工作吧,今天的事情还真是很忙,我昨晚都没有睡好,我要补觉了,别来打扰我。”

    许安溪失笑,还是走了出去,顺便为他带上了办公室的门,坐在办公桌前,许安溪不由想到Y是不是也是这么厉害啊。

    闻溯北那边就没有这么轻松的气氛了,公司上下都大气都不敢喘,这一单生意对闻溯北来说有多么羞辱不言而喻。

    “什么叫做已经签约了,我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跟金钱谈合同不如先把他灌醉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你们是猪吗。”

    电话那头的经理已经被他骂的面红耳赤,“boss,不是我们不想把金总灌醉啊,只是金总的酒量实在是太好了,这次找了一个能喝的,金总又不愿意见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签约了。”

    闻溯北冷笑,“要是那么好签我要你们这群废物是干什么的,还说自己是什么人才,我算是见识到了你们的才华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不想再给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

    闻溯北对属下素来不留情面,这一次也是发了很大的火,本来这次的竞标没有任何公司可以跟闻氏挣了,可是偏偏杀出来一个温邺,他怎么能不气。

    闻溯北揉了揉额角,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诸事不顺,公司的业绩也开始下滑,许安溪也是不理他,这些都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是一个陌生来电,“喂。”

    激动的女声传来,“溯北你终于肯接电话了。”

    正是多日不曾见到的许挽月,闻溯北更加不耐烦,“许挽月你是什么意思,嫌我没有给你分手费吗?”

    许挽月连忙否认,“溯北我怎么会找你要分手费,我只是太过想你了。”

    “我现在没有功夫跟你谈情说爱,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直接挂电话了。”

    许挽月有些着急,“溯北,你先不要挂,我有事情要告诉你,是关于许安溪的。”

    闻溯北拿着电话的手终究是没有放下,“说吧。”

    许挽月立即激动的说道:“溯北,我们可不可以当面谈一谈。”

    闻溯北有些不耐,“你到底说不说。”

    “我说,我说,就是许安溪背后的那个男人也就是Y,身价应该不菲,你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了,上一次我爸爸公司的资金链有问题,我爸爸求着许安溪借钱,结果Y二话没说就拿出了我爸爸要的数目,可见他的身价绝对不菲。”

    闻溯北不屑冷笑,“你就是为了说这个,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闻溯北迅速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了桌子上,“一个两个都说不让我惹他,那我偏偏还就要试试他Y有什么本事。”

    上一次他没有出手帮许家就是因为他知道许安溪不喜欢许家,没想到最后帮了许家的人竟然是许安溪,看来他是打错了算盘了,许安溪虽然不喜欢许家,可是终究还是许家的人,于是闻溯北决定以后许家有事他一定会帮忙。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许挽月的一番误导,竟然是与许安溪更加背道而驰。

    许挽月听着电话那边的嘟嘟声,咬紧了牙,闻溯北我一定会拿回我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