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干女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40本章字数:2101字

    薛贽也是给Y打了一通电话,“我们能出来见一面吗?”

    Y似乎早就猜到他会打电话过来,于是说道:“好,时间地点,我正好也有事情跟你说。”

    “现在就去云间吧。”

    云间是这座城市最有名的咖啡厅,Y对这里也是略有耳闻,于是跟西服男人吩咐了几句就去了云间咖啡厅。

    Y到的时候薛贽已经到了,Y的面前摆了一杯咖啡,是Y曾经最喜欢的不加糖的黑咖啡。

    “找我什么事情?”

    薛贽的一切神情似乎都不会显示在脸上,他说话时也是面无表情,“我就是想知道你对那个许安溪是不是真心的。”

    Y抿了一口咖啡,“你不是刚结婚吗,怎么又对另外的女人感兴趣了?”

    薛贽似乎是没有听见他的调侃,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直直的看着Y,Y终于还是开口了,“是,不管最初是什么目的,最起码现在是。”

    薛贽的眼中闪过放心,“那就好。”

    “你认识安安?”

    “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对安安那么感兴趣?”

    “因为她是小婉是闺蜜,如果她不高兴了,小婉会担心。”

    Y不由失笑,“这可不太像是伤尽了无数少女心的薛少说的出来的话。”

    “这也不像是你这么阴冷的人会说出的话。”

    “人总会是变的,我也会变,就像是你被一个女人改变了一样。”

    薛贽的眼神做不了假,在他说道小婉的时候眼中就会有一闪而过的柔光。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的名字?”

    Y又抿了一口咖啡,“我也是为了这件事来找你的,不要告诉她我的真名字,等到时机到了的时候我自然是会向她坦白我的一切。”

    薛贽不解的看着Y,“那以后见面我叫你什么?”

    “我现在的名字叫做Y。”

    两人的谈话很简短却是达成了共识,当然许安溪和尹婉是不会知道两个人今天说的话的。

    许安溪又被温邺拉去应酬了,这一次应酬的对象还是特别能喝的金钱金总,许安溪不由哀叹一声,“温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品,看着没有什么事情其实发起疯来也是挺吓人的。”

    一想起许安溪上次做得事情,温邺不禁失笑,“好了,这一次又不是你主喝酒,这不是还有朱无常呢吗,如果他喝不过金钱,你再上。”

    许安溪眨巴了一下眼睛,“那你呢,你可是堂堂的boss,你不能就在一边嗑瓜子吧。”

    温邺失笑,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我负责善后要是我也喝了的话谁开车送你回去?嗯?”

    许安溪点点头,想想也是,要是没有温邺自己估计真的就回不了家了。

    金总一见到许安溪显得很高兴,“又是你这个小姑娘啊,上次把我都给灌醉了,还跟没事人似的,我好久都没有喝的那么畅快了。”

    许安溪笑了笑,心中却是尴尬,的确表面没有什么,可是她的大脑早就已经被麻痹了好嘛,想想上一次的事情她就有点想要尿遁的冲动。

    朱无常跟金钱喝了起来,金钱有些不太乐意,“这小子能行吗,要不然还是你这个小姑娘来吧 。”

    许安溪赶紧摇摇头,“对不起啊金总,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没有办法喝太多,一会儿要是朱经理喝不过你,我再跟您喝怎么样?”

    好在金钱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虽然有些意兴阑珊但还是点点头,“行。”

    一顿饭吃的很欢快,朱无常终究还是没有喝过金钱,于是许安溪代替了他的位置,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开始跟金钱拼酒。

    两人越喝越是起劲,金钱也很高兴,“不知道小姑娘姓什么?”

    许安溪喝的也是很开怀,“唔,我姓许叫许安溪。”

    金钱也不见外,于是一口一个安溪的叫着,两个人最后还越聊越投缘,还吵吵着要去KTV唱歌。

    温邺跟金钱的助理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开始劝道:“金总我们回去吧,今天喝的太晚了。”

    金钱把助理推开,摇摇晃晃的走到许安溪眼前,“安溪啊,我跟你还真是相见恨晚啊。”

    许安溪也是一脸慷慨,“现在也不迟啊,金总我们以后还要接着喝。”

    金钱哈哈大笑,“好好好,我好久没有遇见你这么爽快得姑娘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我照着你。”

    温邺在一边无奈扶额,他还真是低估了许安溪的魅力,没想到一向难搞的金钱都跟她说出了这种话。

    许安溪也是笑了笑,“好,以后您就是我好兄弟。”

    金总却是摇摇头,“我比你大这么多,当你爸爸都绰绰有余了,不如我就认你当干女儿吧。”

    许安溪口齿不清的说道,“你这是占我便宜,才不呢。”

    金总又是被她逗乐了,“你都你知道在这儿有多少人想着当我干女儿,可是我都不干,今天跟你投缘,我就想认你当干女儿。”

    说着金钱竟然是开始哭上了,“也不知道我爱的那个女人现在过得好不好,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等她,可是她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许安溪看他哭也是一阵心酸,“好好好,我答应您了,以后您就是我干爹了。”

    金总这才高兴,他旁边的助理却是傻了,觉得金总这么稀里糊涂的认了一个干女儿自己这工作是不是快要没有了。

    温邺却是为许安溪高兴金总在商界还是说得上话的,有他护着许安溪,许安溪以后的路会顺利不少。

    他还真是不得不感叹许安溪这小丫头的好命,他跟助理用了就牛二虎之力,终于是把两个人安全的抬到了车上,至于朱经理吗,他还趴在桌子上睡觉呢,估计要等到温邺叫过来的罗助理将他带走他才会获救。

    毕竟朱经理那么沉,温邺可不想背一头猪上车,朱无常知道了肯定会伤心死的,自己的老板竟然这么重色轻友,有异性没人性,估计会哭得。

    温邺将许安溪送回了公寓,Y看着烂醉如泥的许安溪不由眼中闪过宠溺,今天薛贽来问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犹豫就说出了那句是认真的,看来他自己都没有想象到自己竟然这么在乎这个小丫头。

    将许安溪抱在怀里,温邺刚要上车他就转过身来,“薛贽来了,你要不要去叙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