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二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40本章字数:2093字

    许家,自从上一次许家公司出事情到现在,许安怀一直对许挽月不冷不热的,虽然没有给许挽月冷脸,但是关怀明显比以前更少了。

    许挽月不由得想起了姜丽蓉的话,许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疼爱她,有些事情不过只是假象罢了。

     她渐渐开始绝望,没有了许父的疼爱,没有了她梦寐以求的爱情,她还能做什么,不行,她努力的摇了摇头,看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越发觉得自己应该振作。

    她还有机会不是吗,她还可以跟闻溯北在一起,既然她可以怀上一次他的孩子,一定可以怀上第二次的,对,只要她恢复好了就可以去怀孩子了。

    许挽月开始特别注重自己的身子,姜丽蓉也是乐得她终于开始懂得如何保护,照顾自己了,有些欣慰。

    “月月啊,记的什么时候都不要自己放弃你自己,到了连你自己都放弃的那个时候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许挽月点点头,本来苍白的小脸这几天也是开始恢复了神韵,“妈,我会夺回溯北的心的,一定把许安溪给你的耻辱千百倍还回去。”

    “好好,妈以后还是要靠你了。”姜丽蓉拍着许挽月的手,心中对许挽月能想开很满意。

    许挽月第二天就去了闻氏,以前看见她都是谄媚的前台小姐,现在看着她的眼神中满是不屑,“不知道许小姐可是有预约?”

    许挽月攥紧了拳头,什么时候自己要见闻溯北还要预约了,“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我见溯北自然是不用预约的。”

    前台小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许小姐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您跟boss又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也不敢放你进去啊。”

    许挽月正欲争辩,恰巧鹰这个时候走了过来,鹰本是找闻溯北禀告今天的事情的,没想到会遇上许挽月,于是上前为她解围。

    “许小姐是什么身份还你用你们议论,你们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行了,下一次要是让我发现了你们还是这样狗眼看人低,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说完转身对许挽月恭敬的说道,“许小姐请跟我来。”

    许挽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跟着他上了二十五层,许挽月咬着红唇说道:“刚刚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估计要出丑了。”

    鹰却是装作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她们就是这样势利眼,你肯定会被她们刁难,你今天来找boss?”

    许挽月似乎是有些不安,“是啊,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只剩下溯北了,要是他也不要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怎么样了。”

    许挽月这几天养得小脸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现在美人垂泪,自然是引得鹰心中的欲望更加强盛。

    他差点就脱口而出还有我,可是终究是没有说出口,他知道许挽月要的是什么,所以他才不会那么不自量力。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一路到了二十五层,闻溯北看着许挽月有些不耐,“你怎么来了?”

    许挽月有些委屈,“溯北,你好久都没有去看我了,只好我自己来看你了。”

    闻溯北冷笑,“是我上次没有说清楚吗,我们早就已经分手了。”

    许挽月双眼含泪,十足的白莲花的表情,“溯北,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跟我分手。”

    闻溯北勾起了她的下巴,“你爱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许挽月似乎是不甘心 “溯北,我可以帮你对付许安溪,我可以让你们在一起,哪怕是当你的情妇,你留我在你身边好不好?”

    不可否认闻溯北心动了,他沉思了片刻,鹰这个时候也是适当的将许安溪与闻溯北的离婚证拿了出来。

    “boss,刚才有人寄来了这个,我们做了你们多事情也是无能为力。”

    闻溯北紧紧的盯着那个离婚证,眼中的寒冰似乎要将整个办公室冻结。

    “好,我答应你回到我身边,但是你也要履行你的承诺,帮我追回许安溪。”

    许挽月一时间说不出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该心痛,她又回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身边,可是却是因为自己要帮着他追到他喜欢的女人。

    “怎么,你不愿意?”

    许挽月强撑起一个微笑,“怎么会不愿意,只要能回到你身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闻溯北满意的笑了,却是不知道许挽月的心中的痛,而许挽月也永远不知道鹰心中的痛不比她少半分。

    许安溪拿到离婚证的时候惊讶了一下,“Y,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在你们短的时间内就搞定了。”

    Y摸了摸她的头发,手下的丝滑让他爱不释手,“我说过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到的。”

    许安溪对Y的能力又有了新的认识,没有法院的干预,没有闻溯北的签字,Y竟然能拿到离婚证,很显然Y的能力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谢谢你Y,要是没有你,估计这个离婚证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

    Y抬起了她的下巴,“谢什么,你是我的女人,我乐意帮你做得。”

    许安溪一时之间你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就什么都不说了,靠在Y的怀里,任由他做任何事情。

    Y叹了一口气,觉得有时候自己怀里的小女人情商低的可怕,自己表现的都已经这么明显了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许安溪并不知道Y的复杂心理,只是高兴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结婚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由的叹了一口气,Y好奇道:“你叹什么气?”

    许安溪小脸有些不高兴,“唉,你说我这么早就拿到了离婚证,以后注定了就是要变成二婚的女人了。”

    Y失笑,“你就是担心这个…还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许安溪觉得Y真是没有同情心,她哀叹一下自己苦命的人生,以后就是二婚妇女了,还真是一时间接受无能啊。

    “那我们庆祝你拿到离婚证,要不要去外面吃一顿大餐。”

    许安溪瞪了一眼Y,可是在Y眼中这些都是娇嗔罢了,Y不由软了声音,“好了,别生气了,不就是二婚吗,现在多的树二婚的人,你愁什么?”

    许安溪想了想觉得Y说的也是在理,于是扭头说道:“你请我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