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医院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40本章字数:1783字

    只是在里面隐约说了是在京都的企业家。

    许安溪啪的合上了文件,直直的看着闻溯北,“你怎么证明你这些都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时间会应证一切,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是事实证明你没有任何价值值得他为你逗留,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了报复,你甘心就这样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吗?”

    许安溪不语,拿起了自己的背包,转身走出了咖啡厅,有些心不在焉,骤然想起温邺还在办公室里面,到旁边的药店随便买了一些胃药就回了办公室。

    而温邺那边,紧紧的攥着自己手中的文件,“该死怎么比平时发作的时候更疼了。”

    好在许安溪回来了,看见他这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什么事情都忘记了,先将他扶了起来,“温邺,你真的确定你不用去医院吗,我看你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有止疼药吗?”

    许安溪有些不赞同,“止疼药治标不治本你还是去医院吧。”

    温邺将许安溪的手甩开,“我说了去不去,你怎么这么啰嗦。”

    许安溪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温邺你到底怎么了,身体是你自己的要是你自己拖垮了W以后靠谁撑着。”

    许安溪说完之后不再看温邺,只是拿出了手机给Y打电话,现在没有什么可以顾及的了,先把温邺送去医院才是正事,她不能因为闻溯北的一个片面之词就觉得Y是要害她。

    “Y,温邺他胃疼,你快过来帮我把他送到医院去,他完全不听劝。”

    Y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他自然是知道温邺有胃疼的老毛病,可是没想到又犯了,“把手机给温邺。”

    许安溪干脆放开了免提,Y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温邺听安安的去医院,你的胃病已经很久都没有犯过了。”

    温邺喘着粗气,终于还是妥协了,“对不起安溪。”

    许安溪赶紧扶着他去了医院,许安溪有些着急的坐在医院的走廊里面,Y这个时候也是来了,见她这副担心温邺的样子虽然吃味却是知道温邺这次恐怕胃病来势汹汹。

    Y走到许安溪的旁边将许安溪抱在怀里,“安安,别怕。”

    一句话让许安溪忍了很久的泪水决堤,“怎么办,温邺刚刚的脸色白的吓人,我真是害怕他出什么意外。”

    Y抚着她的长发,“安安没事的,温邺的胃病是以前就有的,以前都没什么事情你不用担心。”

    “他不喜欢吃早饭所以有轻微的胃病,你不必担心,真的只是轻微的。”

     Y说的话显得苍白无力,温邺刚刚晕倒了,刚刚进了病房。

    “许安溪,我会想办法快点拿到结果,不管什么结果,都要看温邺怎么选。”

    许安溪的眼睛现在红的跟兔子一样,“Y…结果我怕不是我想要的。”

    Y带着许安溪去了主治医师的办公室,显然他们也知道温邺的身份不简单,所以Y来了之后并不意外。

    “Y,温邺的病你告诉他要是在这样下去肯定就变成胃癌了,现在都已经有这个趋向了。”

    “呵,安苘你又不是不知道温邺的个性,身体是他的他自己怎么样我也没有办法。”

    许安溪不是傻子所以也看出来了Y跟这个叫安苘的主治医师是认识的。

    “他以后不会了。”

    安苘的视线瞬间移到许安溪的身上,“这就是嫂子?”

    Y将许安溪搂进了怀里,“你没事喜欢挖人墙角的习惯还真是没有变,不过朋友妻不可欺,你在我手里面抢人付出的代价你可是要记住了。”

    许安溪沉默,没有说话,只是觉得闻溯北的话好像真的是对的,因为Y身边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身份也都不简单,就是现在这个医生的身份恐怕也不简单吧。

    “那温邺的病情到底怎么样?”

    “住院几天就没有事情了,不过我觉得就他这个样子以后还是在医院住着吧,最起码不会把自己的身体弄垮。”

    许安溪扯了一下Y的衣袖,“你们聊吧,我先去看看温邺醒了没有。”

    说完转身就走,连Y伸出来的手都躲了过去。

    安苘眼睛里面露出幸灾乐祸的光芒,“完了,你的女朋友怕是误会了,你还不告诉她你的身份?”

    Y的手僵了片刻,终于还是收了回来,“身份的问题还没有到时候,我现在不能告诉她。”

    “你继续瞒着吧,估计到时候她对你会失望,我交过那么多的女朋友比你懂得多了,你们两个这样下去没有什么好结果,要不然你就早点告诉她,要不然你们就早点分手。”

    Y冷笑,“分手,不可能,许安溪已经跟我在一起了那就以后都会在一起的。”

    安苘愣了一下,随即将修长的五指插进了发间,笑的眼角都出了泪水,“哈哈哈,我就说有一天你栽了会是什么样子,原来这么有意思。”

    Y没有在意他笑的这么张狂,“你也说了你有过那么多女朋友,怎么还没有老婆,连薛贽都已经结婚了。”

    安苘的笑容戛然而止,“薛贽?”

    Y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走了出去,走到了温邺的病房,温邺已经醒了,温邺没有什么表情却是眼中带笑。

    “温邺你喜欢吃早饭?”

    “没有人做自然我也不喜欢吃喽。”

    “你自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