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争吵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40本章字数:2230字

     “嗯,不喜欢别人打扰的生活,所以我不喜欢雇佣佣人。”

    许安溪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帮温邺从旁边的保温杯里面拿出了早就已经温好了的粥,“这是刚刚Y叫人来送过来的。”

    Y静静的站在门口,不知道为什么心口有些郁闷,他刚刚看见许安溪和温邺的时候第一感觉竟然可笑的感觉他们两个很般配,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自己的女人跟自己的好兄弟般配。

    他有事失控的走了进去,拽住了许安溪的胳膊,“跟我走。”

    许安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歉意的对温邺笑了笑,“对不起啊。”

    Y不知道是怎么了拽着许安溪胳膊的手的力气越来越大,许安溪忍了很久才没有惊呼出声。

    许安溪被Y带到了车里面,许安溪不解,以为他只是有急事所以要会别墅,可是显然Y不是这么想得。

    他将许安溪粗暴的塞进了车里,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上,紧紧的抓着许安溪让她跟自己面对面,“许安溪在你眼里我究竟是什么?”

    许安溪沉默,那她又是他的什么?情妇?他们之间的关系难道非要说出来他才会高兴吗。

    见许安溪沉默,让Y的怒火更加旺盛,“许安溪,是不是你没有见过我的残忍,所以认为我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刚刚你跟温邺在病房里为什么你们亲密,你拿到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吗?”

    许安溪看着她怒极的样子,一时之间竟是无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Y放开了她闭上了了眼睛靠在驾驶座上,“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

      一时之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凝固了,许安溪不说话是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什么身份自居?刚刚Y得话是想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吗?呵,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啊,Y的世界不管是什么样子的,都不会有她的痕迹不是吗。

    许安溪的沉默却是让Y很愤怒,可是愤怒过后,Y甚至找不到自己的立场去干涉她跟温邺两个之间的关系,他刚刚确实是失控了明明知道许安溪对温邺没有特殊的感情,可是他竟然嫉妒了,竟然会说出刚刚的那些话。

    “许安溪不如我们假戏真做吧。”

    假戏真做?许安溪疑惑的看着Y,Y却是直直的看着许安溪,“安溪,我喜欢上你了,跟我在一起吧。 ”

    许安溪几乎是脱口而出,“对不起,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Y却是笑了,“没关系,你可以慢慢的考虑,我只是想要你知道。”

    “可是Y我觉得你很不理智,我们两个之间是什么关系,你难道不清楚吗,在你对你的情妇说出喜欢这两个字之前的时候你可不可以想明白,这两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Y急急的踩住了刹车,双眼竟然是猩红的,“许安溪在你眼里你就是我的情妇!”

    许安溪不语却是一种默认,Y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方向盘,“许安溪你见过哪个人为了一个情妇可以不处理公司的文件,可以每天都陪着她?”

    许安溪的手也渐渐的收紧,心中的惶恐,失落,害怕,全部涌现出来,“所以你想告诉我什么,我有自知之明,所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对我是有目的的是吗?”

    “许安溪!”Y死死的盯着许安溪,“到底是谁告诉了你什么,如果我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要你给我生一个孩子,那么现在我的目的就是你的心,你知道吗,许安溪!”

    许安溪被他喊的一愣,不过随即也喊道:“为什么连我的心都不放过,你不是说过了只是一个孩子吗,我也答应了要给你,可是为什么你还这么霸道的想要我的心!”

    说完就想解开安全带出去,可是Y早就已经把车门锁上了,许安溪使劲的晃了一下车门,可是还是没有打开。

    “放我出去!”

    Y没有理许安溪的叫喊,将车速提到最快,将许安溪带回了别墅。

    许安溪眼里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放开,放开,Y!”

    对不起,安安,现在我就要你的心,并且永远属于我。

    终于许安溪晕倒在Y的怀里,白皙的小脸透着红晕,本来明亮的桃花眼也变成了兔子眼,Y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不起,安安,不管以后怎么样,别恨我,我不想放手。”

    “许安溪,我会保护你,可是你不可以肆无忌惮的跟温邺那么亲密,我可以纵容你跟她做朋友,但是你们两个之间不可以有其他的关系。”

    许安溪在睡梦中的皱了皱眉头,Y自嘲一笑,什么时候他竟然已经变成这样患得患失了?明明知道她根本听不见竟然还会傻傻的在这里自言自语。

    许安溪的身上盖着Y的外套,有事昏过去的,别墅里面的佣人都暧昧的看着两人,自然知道两个人刚刚做了少儿不宜的事情。

    而西服男人则是诧异Y竟然会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着他怀里面的许安溪,心中不由猜测到难道这个许安溪以后就是他们的总裁夫人了吗?

    Y为了不打扰她休息,于是只是将许安溪擦拭了一边,将她身上的汗渍拭去,百般温柔的模样,要是被熟悉他的人看见估计眼珠子都会掉出来。

    许安溪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眉头紧紧的蹙着,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在困惑着她,连睡梦中也不放过她。

    Y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安安,不要生气。”

    他就愣愣的在许安溪的旁边坐了半响,终于还是起身去了书房。

    西服男人已经等在了那里,“boss,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Y靠在椅背上,“我想知道最近有谁见过许安溪,全部查出来,还有都说了一些什么事情。”

    西服男人颔首,正要出去,Y又把他叫住,“还有去查查最近究竟有谁在查我的身份,都查到了什么。”

    西服男人有些欲言又止,“那许家那边的事情还用盯着吗?”

    Y冷笑,“不用了,你就去查清楚这件事就行。”

    “是。”

    西服男人走了之后,Y靠在椅背上疲惫的闭上了双目,刚刚安苘的话还在他的耳边,想起了刚刚许安溪的问话,似乎也是在怀疑自己利用她,虽然自己最开始对她的目的并不纯洁,可是现在他是真的只是想要她的人而已。

    “安安,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我现在告诉你对你没有好处,你何必执着我的身份呢。”

    他的叹息许安溪听不见,注定了这道裂痕的存在,他们两个之间都有太多的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