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赶出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40本章字数:2112字

    事实证明朱无常因为现在手里面的文件都已经差点哭晕在厕所了,看他那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许安溪都不由的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另一边Y回到别墅之后就看见佣人都是湛湛兢兢的,看见他就像是看见了救星,Y的眉头跳了跳,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没少闹。

    不出意外的看见了茶几旁边的一堆碎玻璃,挑了挑眉,“发生什么了?”

    佣人们面面相觑,终于还是刘妈说了一句,“沐小姐因为您两天都没有会别墅休息所以很生气就摔了一些杯子,还说不能打扫。”

    Y的脸色沉了沉,果然自己没有低估那个女人的战斗力,“好了,你们赶紧收拾了吧,她那边我去说。”

    佣人们立刻感激的看着Y,Y转身上了二楼,主卧的门是开着的,里面又传来了到底破碎的声音,Y想都没想就走了进去,声音里面透着浓浓的不愉,“你在干什么?”

    沐瑗看见他立刻收起了嚣张跋扈的样子,一路小跑,眼见着就要扑进Y的怀里,Y却是不着痕迹的躲开了,沐瑗的力道不小差点就撞到墙上。

    似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Y,“殷赧笙你竟然不接住我!”

    Y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就沉了下来,因为今天早上许安溪带给他的欣喜一丝不剩,“你有什么资格叫我的名字。”

    沐瑗脸上透出了些许狰狞,“殷赧笙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不能叫你的名字,你当初那么落魄的时候要不是我爸爸帮了你,你以为你会有现在的地位,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Y的眸色渐冷,“沐瑗!我说过我那个时候把你当妹妹,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告诉我身边的人我是扫把星,甚至连我养得狗你都把它弄死了,你想我用什么语气,态度对你!”

    沐瑗僵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这些事情的确是自己做得,“哥哥,你别生气,我只是怕他们抢走你我才会那么说的,谁让你那么优秀,我真的不能忍受你跟除了我之外的人那么亲密,我嫉妒,哥哥。”

    Y看着她的眼神依旧冰冷,“你走吧,要不然就去住酒店,要不然你就回沐伯伯身边去,我要不是给沐伯伯面子,早就已经赶你走了。”

    沐瑗的脸色也是不怎么好,她没想到自己都已经那么低三下四了对方竟然一点也不领情,还要赶她走,她自幼就是人人都追捧的对象,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可是让她回去…想到这儿,沐瑗攥起了自己的拳头,她是怎么也不甘心就这么回去的。

    “哥哥,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你才会这么对我的,你相信我好不好,以后我都不会再这样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Y不再看她,似乎对她很是厌恶,沐瑗也有她自己的自尊心,于是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

    她带的东西本来就没有多少,很快就是收拾完了,头也不回的往外走,路过Y的时候说了一句,“殷赧笙你最好不要后悔,我告诉你就,要是被我爸爸知道了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Y没有理她,沐瑗跺了跺脚,恼怒的看了一眼Y,便走了。

    Y没有任何反应,佣人则是觉得这个大小姐可算是走了,要不然他们以后还不知道要受多少气,倒是Y身边的西服男人担心的问道:“boss,这样沐总会不会不高兴,毕竟谁都知道沐总对这个女儿是极为疼爱的。”

    Y看了一眼西服男人,神色不怎么友好,“她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要帮她说话。”

    西服男人立刻脸色白了白,“我对boss绝无二心,只是担心沐总会找您麻烦罢了。”

    Y却是不以为意,“这些年该还他的也是还的差不多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当初帮我的目的,他现在该收利益都已经收到了,现在竟然还想把他的女儿也塞给我,真的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

    西服男人不再说话,知道boss心中有数就好,于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不说话,这个沐小姐的个性也确实是不讨喜,自己对她也没有什么好感,再加上她今天触犯了boss的禁忌,谁也救不了她,大家都知道boss对自己的名字有诸多忌讳,可是刚刚她竟然叫了boss的名字,boss将她赶出去也是算很轻的处罚了。

    Y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刚刚的一切发生的有些猝不及防,让他想起了这个名之后的故事,不过为什么他现在竟然是想起了那个小女人了呢?

    想到这里Y不由失笑,自己莫非是得了相思病,要是以前别人说起来自己还会嗤之以鼻,可是现在他竟然懂了那种滋味,真是希望温邺快一点出院,这样自己就可以和那个小女人天天在一起了。

    说到在一起,他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公司已经弄好了吧。”

    西服男人颔首,“昨天就已经弄好了,总公司那边也按照您的吩咐派来了几个有资历的老员工,新人应聘的也差不多了。”

    Y点点头,“别忘了把秘书的职位留出来。”

    西服男人立刻点头,对于boss的心思,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了,不过他自然是不会在明面上说出来,所以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Y开始处理今天的文件,想着安安应该也是在做着跟自己一样的事情吧,于是更有动力的开始看着文件。

    而被他赶出去的沐瑗此时正在卡罗利亚大酒店里面委屈的给自己无所不能的父亲打电话,“爸,殷赧笙把我赶出来了,他好过分。”

    沐天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被气哭了,也是心疼,“怎么了,那小子就算是从小对你都是不冷不热的,可是应该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

    沐瑗一撅小嘴,“爸,你女儿都被他欺负哭了你就不要找什么借口了。”

    沐天终究还是心疼自己的女儿,于是开口安慰道:“乖不哭,等这几天爸爸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就去找那个小子给你出气,竟然敢这么对我女儿,我看他是不想要自己的公司了,这下宝贝儿满意了吗?”

    沐瑗这才是满意一笑,眼里哪里还有泪水,“还是爸爸最疼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