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40本章字数:2141字

    回答他的只是无声的空气,似乎是在嘲笑他,终究他也是自嘲一笑,“这样也好,就剩下我自己也好,我心中的那个女孩你究竟在哪儿?”

    安苘去了A市最大的一家酒吧,刚刚走进去里面躁动的音乐就压迫着他的神经,安苘熟门熟路的找到了酒吧的吧台。

    调酒师似乎也认识他,见是他于是直接为他调了一杯猩红的酒,递到了他的面前,安苘一笑,拿起了酒杯,对他举了举,“小逸,还是你懂我。”

    调酒师小逸却是很严肃,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总是板着一张脸,“上次之后你不是说你来了吗,怎么今天又来了?”

    安苘满不在意的一笑,“想来就来了呗,心里觉得不好受就来这里看看你,看看这里的美女缓解一下心情不是很好吗?”

    小逸白了他一眼,“你能找两个靠谱一点的理由吗,要说来看我吧,我又没有三头六臂看我干什么,要说是看美女吧,这么多年也没见着你带回去一个,你这两个理由我都听腻味了,你直接说有心事就有心事呗。”

    安苘的表情一僵,随即有恢复了平日里面吊儿郎当的样子,“就说是你最懂我,今天发现我身边的人都找到了自己活下去的勇气,可是我却一直都是形影单只难免有些难受。”

    小逸却是一副不理解是样子,“要说看脸吧,你这张脸也是够任何一个女人玩个十年八年的,要说看气质吧,你这有点痞子的气质也是很吸引小女生了,要是说内涵吧,我想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还会没有女人?”

    安苘的表情有些僵硬,什么叫做他的脸够玩个十年八年的,“我能有什么故事,你就不要乱想了,今天就是想要来你这里讨一杯酒罢了。”

    安苘说完饮尽了杯中的酒,转身就走,小逸却是看出了他背影中的孤寂,心中叹道有些事情不是不承认就会不存在的,每个人都有不能碰的伤疤,安苘又何尝不是呢,他调的酒人人都说可以醉,可是却是醉不了心。

      安苘出了酒吧,终于还是忍不住狠狠的锤了两下墙面,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破旧的护身符,“小丫头你究竟在哪里…”

    第二日,许安溪到了公司朱无常就把昨日温邺吩咐的事情告诉了许安溪,许安溪开心一笑,“他终于要回来了。”

    这笑容很纯粹让朱无常这种见惯了美女的人都是一愣,随即也是笑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boss会那么喜欢许安溪了,许安溪似乎有一种可以照亮人心的坚韧,让人忍不住怦然一动。

    果然下午的时候温邺就出现在了W公司的门口,员工们直接把他围了一圈,嘘寒问暖的,温邺虽然嘴上一一道谢,可是眼睛却是一直没有在她们身上,而是在人群中搜索着许安溪的身影。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是刚刚从三十层下来的许安溪和朱无常,许安溪对着他笑了笑,温邺的视线之中再也无法容纳任何人。

    众员工也是注意到了他一直盯着电梯口,于是都看向了许安溪的方向,看见许安溪之后纷纷都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然后你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快快快,让道老板娘来了,你们还堵在这里打扰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

    纷纷让开了路,让温邺可以去找许安溪。

    许安溪看着他们不怀好意的表情,有些头疼,这些人无论她解释了多少遍都没有用,总是认为两人之间有什么事情。

    温邺走到了许安溪,声音依旧如同往常一样有些沙哑,“安溪,我回来了。”

    众人又是一副我们懂得的样子,肃然把许安溪当成了他们的老板娘。

    许安溪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又拿他们无可奈何,也是有些埋怨温邺,为什么要说的这么暧昧。

    温邺看出了许安溪的窘迫,于是轻声咳了一下,“大家都散了吧,赶紧回去做自己的工作,要是嫌工作量太小了的话,今晚都给我加班吧。”

    于是众人哀嚎一片,“boss你不能这么对我们啊,我们也是人啊,老板娘在这里站了这么半天你也没有说一句。”

    温邺当然看出他们都是假哭,有些好笑,“既然你们都说我差别对待了就乖乖滚去干活,要不然真的加班。”

    众人立刻不嚎了,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埋头处理自己手头上的事情,肃然一副商界精英的样子,可是眼睛时不时的往他们这边飘,让许安溪不由嘴角一抽,要是她不知道刚刚那一幕估计会以为他们在认真工作,现在她只是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假象。

    温邺没有再看他们,而是对许安溪说道:“安溪我们走吧。”

    许安溪颔首,“胃不痛了?”

    温邺的脸色依旧是比平日里白了那么一些,让许安溪有些担心他是不是着急公事所以提前出院了。

    “我没事了,就是要按时吃药和吃饭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许安溪突然想起了那日安苘的话,“温邺你是不是以前就有胃病?”

    温邺没有说话,可是他微微一僵的动作许安溪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果然她没有猜错,有些严肃的说道:“你以后还是别吃那么多的辣椒了。”

    温邺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许安溪见他这副态度也是有些生气,气他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于是也不说话了,倒是苦了朱无常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他也不能说什么啊,只能夹在中间。

    就这样一直到了三十层,朱无常跟温邺汇报了一下今天的工作事宜,许安溪则是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动不动。

    在朱无常走了之后,温邺还是忍不住了,“安溪,你生气了?”

    许安溪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我怎么会生温总的气呢,总之生病了又不是我难受我生什么气。”

    温邺摸了摸鼻子,得了连温总都叫出来了,肯定是生气了。

    “安溪,我以后戒辣了还不行吗,你别冷着脸了,这真的是一点也不适合你。”

    许安溪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刚刚有些无理取闹了,可能是这几天跟Y在一起的时候Y都无条件的妥协,所以才会让她觉得自己有资格管他们的事情,忘记了自己都身份。

    “对不起,刚刚是我太过激进了,你要是想要继续吃辣的话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