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老公帮你教训他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4本章字数:2205字

    “夜空”是A市最高档的酒吧,也是生意最好的,一进去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纸醉金迷气息。

    这是顾念第一次进酒吧,振聋发聩的音乐和闪烁耀眼的镁光灯,让她感到不适。

    好朋友覃潭失恋了,非要来酒吧买醉。

    要不是因为担心她喝多了出事儿,顾念是打死都不会到这种嘈杂又混乱的地方来。

    顾念也没敢往人多的地方挤,就在吧台附近张望。

    突然身后贴过来一个人,双手圈在她的腰上顺势往上摸,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白嫩的脖颈上,她甚至还能感觉到有硬物顶着她的后腰蹭……

    “啊——”顾念头皮都麻了,本能的惊叫出声,一股恶心之意涌上来,边挣扎着边挥手去打!

    “放开我!放开——”顾念又怒又怕,两只手发疯的朝对方脸上挠。

    男人被顾念挠成大花脸,怒极反笑,一只手紧紧圈住顾念的腰,另一只手揉了一把顾念的臀,啧声道:“你这妞儿可真是够泼辣的!够劲儿!脸蛋好,身材也棒,哥哥我喜欢!”

    男人长了一张尖嘴猴腮的脸,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笑起来的样子更是说不出的猥琐。

    他将脸凑到顾念颈边细嗅她的味道:“唔,这是雏儿的味儿啊,真香!来这种地方还穿得这么保守,幸好哥哥我眼尖,隔着衣服都能看出你这勾人的身段……”

    “无耻!下流!王八蛋!你、你滚开!”顾念脸色煞白,双手用力推开猥琐男不断凑近的脑袋,一边朝旁边大声喊:“帮我报警,求求你们……”

    酒吧里的音乐震天响,大家喝酒的喝酒,跳舞的跳舞,没有人理会她,即便有人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也只是瞥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了,仿佛见怪不怪。

    顾念的心彻底慌成一团麻。

    猥琐男将顾念的两只手控制住,然后凑到她耳边淫笑着道:“妹妹,在这里我是老大,你喊破喉咙也没人会帮你的,我劝你还是留着点儿力气等会儿在床上喊给哥哥听吧!”

    就在这时,楼上突然飞下来一只玻璃杯,不偏不倚正好砸在猥琐男的侧脸上,玻璃杯豁开的口子在他脸上划了一道,鲜血瞬间冒了出来。

    “啊!”猥琐男痛呼了一声,推开顾念,一手捂着流血的脸,一手指着楼上骂:“妈的,是谁扔杯子下来的?”

    楼上站了好几个人,个个身材修长挺拔,相貌英俊逼人,可他们脸上均带着三分讥讽,三分嘲笑,还有四分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冷傲!

    这几个人分明都是人中之龙,可其中有一人却尤为显眼。

    他穿着粉色衬衣,黑色长裤,气质优雅中透着一丝痞气,一只手慵懒的撑在护栏上,另一只手夹着一支烟,吞云吐雾中,宽大的墨镜将他半个脸都挡住了,在灯光忽明忽暗下更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脸。

    “妈的,大晚上的带个墨镜装什么逼!”猥琐男看不清上面的人是谁,只管放狠话:“滚下来给老子磕头赔罪,否则叫你出不了‘夜空’的大门……”

    DJ突然将音乐关掉,酒吧里这时异常的安静,猥琐男刚放完狠话,就听到楼上几个人不屑的嗤笑声。

    猥琐男怒爆了一句粗口,可还没等他发话,便又见一只玻璃杯朝他砸了过来。

    猥琐男被砸了两次,怒意大起,招呼身后的兄弟往上冲:“也不看看这场子是谁罩的,敢惹老子,真他妈活腻了!你们上去把人弄下来,给我狠狠的打!今天不把这小子打得哭爹喊娘,老子跟他姓!”

    可还没等他们往上冲,楼上便有几个人直接从护栏翻跃了下来,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酒吧里的客人见了这阵仗,纷纷往后退,给他们腾出了一个挺大的空间。

    可也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见猥琐男跟他的七八个兄弟被打得在地上打滚,爬都爬不起来。

    而顾念从猥琐男的禁锢中解脱后,片刻都不想在酒吧多停留,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

    这会儿大家都围着看热闹,周围站满了人,顾念只能艰难的往外挤:“对不起,让一让……”

    下一刻,她的领子便被人拽住,拎着她向上提。

    顾念背脊一凉,心狠狠的往下沉,以为自己又被猥琐男缠上了。

    正在她惊惶无措之际,头顶突然传来了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带着三分痞气,三分邪肆,四分冷厉:“老婆,先别急着走啊!刚才那混蛋是怎么欺负你的,老公帮你教训他。”

    听到这个声音,顾念背心直接渗出一层冷汗,双腿都有些软了。

    傅言枭!

    他怎么在这儿?

    刚才顾念光顾着害怕,并不敢往楼上看,而且酒吧里光线不好,她就算看了也认不出是他。

    这会儿他已经摘掉了墨镜,英俊逼人的站在她面前,脸上带着他一惯玩世不恭的坏笑,可顾念却感觉到这笑里多了一丝隐隐的怒意。

    顾念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喏喏的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言枭像拎小猫一样的将顾念拎过去,扫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几个人,突然抬脚踩住猥琐男的脸,也没管猥琐男杀猪般的嚎叫,只笑着问顾念:“他是用左手还有用右手碰了你?或者,是两只手一起?乖,别怕,有老公在呢,老公帮你讨回来!”

    傅言枭有一张迷倒众生的脸,笑起来的时候比正午的阳光还要灿烂夺目。可这会儿看着他笑,顾念没有感觉到一丝阳光灿烂的暖意,反而有种冬日寒风扫过的凛冽,感觉阴恻恻的。

    顾念抿了抿泛白的唇,不敢说话。

    她是傅言枭名义上的老婆,就算两人婚前有协议,不必履行夫妻义务,有名无实,可他说过,她不能做让他以及傅家丢脸的事儿。

    现在她来酒吧,被人非礼了,于他来说,应该算是很丢脸的事了吧?

    这么一想,顾念的心像是被丢进冰窖里,凉得透透的。

    怎么办,这次死定了!

    傅言枭见她低着头没说话,便冷笑了一声,脚下用力,狠狠的碾了猥琐男的脸,然后冷声对手下道:“把他两只手都废掉,顺便把舌头也一起割了!”

    顾念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以前知道傅言枭冷漠,脾气也不太好,可却是第一次见识到他残暴冷血的一面。

    她咬着发白的唇,又见傅言枭来到她身边,沉声道:“现在是晚上九点三十五分,你知道十点前没回到家的后果吧?”

    说完,没再多看顾念一眼,转身离开了。

    顾念脸色一变,连忙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