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我要你给我生个儿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4本章字数:2148字

    回到房间,傅言枭立刻松开顾念。他边往浴室走边对她道:“把衣服找好给我送进来。”

    他身上湿乎乎的,很不舒服,正好家里有换洗的衣服,干脆去冲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出去找找医生。

    “……嗯。”顾念眼皮跳了跳,去帮衣柜里帮他拿衣服。

    其实顾念身上的衣服也都湿了好几处,之前傅言枭泡澡的时候要她帮忙按摩,可能水放太满了,他又不肯安份的泡着不动,于是稍微抬下手,水就溅到她身上去了。

    这会儿身上也湿乎乎的,很不舒服,洗了澡的话没有衣服换,可不洗澡又实在难受。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

    朱如玉手里拎着一个袋子,笑眯眯的对顾念道:“念念,这套衣服我买来还没穿过,颜色太嫩了不适合我,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拿去穿吧!”

    “谢谢妈!”顾念正愁等会儿洗澡没有衣服穿,见婆婆给她送衣服过来,高高兴兴的收下并道了谢。

    “那你快去洗澡吧,别让言枭等太久了。”朱如玉朝顾念眨了眨眼,心情大好的转身离开了。

    傅言枭冲了澡,换上了顾念帮他找的衣服,出去找赵医生了。

    顾念趁着他不在房间,赶紧去浴室洗澡。

    可洗好澡穿上婆婆给她送来的衣服后,她就傻眼了。

    这是什么衣服啊?裙子不像裙子,上衣也不像上衣,要长不短的勉强只能挡住臀部,而且上身布料不仅少还很透,前胸后背都是深V设计,这跟没穿有什么区别?

    她这个模样怎么出去见人啊?

    顾念原本想着婆婆身材跟自己差不多,尺码应该合适的,可她哪里想到婆婆竟然送这样的衣服给她穿!

    而自己那套衣服换下来后,她便拿盆泡着,还倒了洗衣液进去……

    顾念揉了发胀的额角,觉得自己被婆婆坑了。

    算了,去找傅言枭的衣服先穿着吧,总比穿这个好!

    可她出了浴室,还没走到衣柜前呢,房门已经被推开。

    是傅言枭回来了!

    顾念脸色大变,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挡,惊叫了一声,干脆跑回浴室里躲一躲。

    人倒霉的时候和凉水都塞牙,这话说的就是顾念现在。

    刚才她随手关了浴室的门,可这会儿却怎么都打不开了。

    傅言枭看着顾念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在房间里慌慌张张的乱蹿,便蹙着眉冷声问:“你在干什么?”

    可当他的目光落在顾念身上时,脸上便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随即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这显然是自家妈妈的手笔,坑完儿子坑儿媳,果然是亲妈啊,一点儿都没偏心。

    顾念被傅言枭这么一笑,更觉得没脸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嗯,身材挺不错……”傅言枭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将顾念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嘴角噙着一抹邪痞的笑:“就是胸小了点。”

    衣服那么透,若隐若现,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

    顾念又羞又怒,气得恨不得扑过去挠他一脸:“还嫌小?谁叫你看?”

    傅言枭却突然眸光沉了沉,朝她走过去:“我改变主意了。”

    顾念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可下一刻,她就被他扛了起来,大步朝宽大柔软的床走去。

    傅言枭的动作真的是野蛮又粗鲁,半点儿怜香惜玉也不会。

    顾念被他扔到床上时,头不小心撞到了床头的实木上,差点没撞成脑震荡。

    不过这会儿也顾不得喊疼了,因为傅言枭已经压了上来,并且动作粗暴的开始撕她身上这件原本布料就少得可怜的衣服。

    “傅言枭!你干什么啊啊啊混蛋……”顾念手脚并用的挣扎,可三两下就被他制服,并狠狠的将她压在身下,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我说我改变主意了。”傅言枭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我要你给我生个儿子!”

    混蛋!

    婚前不是协议好了她不必履行夫妻义务的吗?他还说过他身边女人无数,不屑碰她的……现在就出尔反尔了?

    他怎么能这么混蛋!

    顾念心里的怒意战胜了恐惧,瞪着他吼道:“我们有协议在先的,你不能——”

    “我为什么不能?”傅言枭将顾念的按在她的头顶,另一只手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声音冷漠的听不出半点怜惜,只有唯我独尊的强势和霸道:“这场婚姻,本来就是由我说了算!”

    协议的内容是他立的,至于斥资救顾如松的公司,是他爸爸傅亿阳的意思,他无权干预,只不过这些他没必要告诉她听。

    所以,只要他一句话,那协议马上就能作废。

    顾念像疯了一般,拼命挣扎,想将他推开,可他力气太大,她把自己弄疼了也没让他松动半分。

    “你怎么能这样……”顾念再也控制不住,哭着骂他:“傅言枭,你这个大混蛋,大骗子,大王八蛋……”

    傅言枭面色一冷,低头直接咬住她的唇,将她骂他的话全都吞了。

    顾念嘴巴一阵刺痛,舌尖尝到了腥甜味儿。

    被他咬出血了!

    “要是你肯老实配合我,说不定我能下手轻一点。”傅言枭过了一会儿才放开她柔软的唇瓣,回味的舔了舔嘴角,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温柔旖旎,他漠然的道:“只要你帮我生个儿子,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我要是不答应呢?”顾念倔强的怒视着他。

    傅言枭忽然冷笑了一下,道:“你现在要是敢说一个不字,我不但要撤回资金,让你爸爸的公司破产,还要将你爸爸送去坐牢。”

    “我妈妈跟你爸妈有交情,他们是不会坐视不管的。”顾念瞪着傅言枭时,眼底染上了一层恨意。

    傅言枭却满不在乎的挑了一下眉:“我爸爸病了,公司由我全权负责,我想撤资,没人能管得了。”

    “你就是个变态,恶魔!”顾念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愤怒和恨意,又打不过他,便只能咬牙切齿的骂:“我恨死你!”

    “呵呵!只要你给我生个儿子,你尽管恨我,”傅言枭拍了拍顾念的脸颊,道:“要不要帮你爸爸,你自己看着办。”

    她之前同意嫁给傅言枭,不就是为了爸爸的公司吗?现在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难道她还能临阵退缩,让爸爸公司破产,甚至坐牢?

    不,她不能。

    顾念一咬牙,两眼一闭,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你来吧!速战速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