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后果自负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5本章字数:2100字

    顾念发现衬衣被解开了三个口子,刚好露出她粉色的胸衣和雪白的两团,吓得她连忙揪住衣襟,另一只手挡在胸前,做出成防卫的姿势。

    可当她抬头看向傅言枭,发现他眸色深幽的盯着她,如同饿狼盯着猎物一般,顾念的心瑟缩了一下,身体也立即缩成一团,煞白的脸上满是戒备,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哑着声音问:“这是哪里?”

    “我住的地方。”傅言枭蹲到她面前,似乎对她过激的反应和答非所问有些不满,拧着眉又问她一遍:“先喝蜂蜜水解酒,还是先泡澡?”

    顾念现在还觉得头疼,于是道:“先喝蜂蜜水吧!”

    蜂蜜中含有果糖成分,可以促进体内酒精的分解,有利于其吸收,可缓解酒后头痛不适。

    傅言枭伸手摸了摸顾念的额头,蹙着眉道:“你的头有点儿烫,会不会是发烧了?”

    如果发烧的话,就不是喝一杯蜂蜜水就能解决的了,得吃退烧药。

    “嗯?”顾念愣了一下,也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又摸了摸脸颊,确实有点烫。她现在除了头晕之外,还有点儿口干舌燥,甚至还觉得小腹隐隐有些胀痛……

    顾念也不确定自己这症状是不是发烧了,不过她身体一向很好,很少感冒发烧的。

    “应该不是发烧吧?我先喝点蜂蜜水解酒,泡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肯定就没事儿了。”

    傅言枭点点头,去帮她把冲好的蜂蜜水拿过来,递到她面前:“喝吧!”

    顾念接过杯子,咕咚咕咚两下就喝完了。

    她将空杯子递给傅言枭,低声道:“我要泡澡了。”

    言下之意,他可以出去了!

    傅言枭挑了一下眉,眸底闪过一抹别样的光彩,他将空杯子放到一旁的琉璃台上,一本正经的对顾念道:“这是蜂蜜水又不是神仙水,怎么可能喝下去就当即见效?你现在头晕不舒服,万一泡澡的时候在浴缸里溺水了怎么办?这是我的地盘,你出了事儿我有责任的。所以保险起见,我还是守着这里的好。”

    顾念差点一口血喷在他脸上。

    这家伙,当真是不要脸,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是浴缸,又不是浴池,怎么可能在这里溺水?

    分明是想光明正大的看她泡澡!

    流氓!

    臭流氓!

    就算是已经接受嫁给他并且要跟他同房生孩子的事实,但是当着他的面脱光衣服泡澡,顾念还是觉得很难接受。

    而且,她肚子有些隐隐作痛,似乎是想上大号了。

    马桶就在旁边,甚至没有屏风或帘子挡一下的,她难道要当着他的面上蹲马桶吗?

    天呐,臣妾做不到啊!

    顾念脸色一阵红一阵黑,半晌才咬着牙道:“我肚子不舒服……”

    傅言枭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似乎想知道她是不是为了赶他出去才故意这么说的。

    他抿了抿唇,伸手去拿杯子,然后转身走出浴室。

    夜很长,她不可能在浴室里呆一个晚上。

    傅言枭胸有成竹的想,反正今晚他吃定了,她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整晚!

    不过走到门口时,傅言枭又回头对顾念道:“最多给你半个小时,如果你半小时没洗好出来,我就直接进来帮你洗澡。“

    说罢,傅言枭顺手把门也关了。

    顾念看着关上的门,暗暗松了一口气。

    傅言枭这个大坏蛋,幸好没坚持留在这里,否则她宁愿尿裤子也不会当着他的面蹲马桶的!

    顾念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小腹,吐了一口郁气,然后扶着浴缸慢慢站了起来,朝马桶走去。

    顾念发现自己来大姨妈了!

    天啊,裤子也弄脏了,她竟然粗神经的没感觉到。

    现在怎么办?

    既没有替换的内裤,也没有卫生巾……

    顾念这一刻,真是欲哭无泪!

    不过,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让她不禁咧了嘴笑了一下。

    既然她现在来大姨妈了,那今晚应该就不用跟他那啥了。

    他再禽兽,也不可能浴血奋战吧?

    真是福兮祸兮!

    这么一来,顾念心里的郁闷就消减了不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替换的裤子和卫生巾的问题了。

    顾念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交给傅言枭好了,谁让这是他的地盘呢!

    打定主意后,顾念便去洗澡。来大姨妈也不能泡澡了,她便站在花洒下冲洗,洗好之后随手扯了一条叠放整齐的干净浴巾将自己裹好,在镜子前照了照,确定裹得胸前连沟都没露之后,才开门走出去。

    比傅言枭规定的半小时还提前了十分钟。

    傅言枭看到顾念时,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还有一丝丝失望。

    顾念在他朝自己走过来之时,小声道:“我来大姨妈了。”

    到底还是脸皮薄,跟他说这话的时候,顾念脸上又红有烫,感觉很是难为情。

    刚刚洗了澡,芙蓉出水,面若桃花,那画面说不出的美丽诱人。

    傅言枭觉得有些口舌干燥,他喉结滑动了一下,皱着眉有些慢半拍的问:“大姨妈?”

    她大姨妈是谁?怎么知道她在这里,还来找她?

    “嗯,大姨妈,呃,就是女人的例假……”顾念尴尬不已的解释:“我那个来了,包包里没有卫生巾……”

    大姨妈……女人的例假!

    傅言枭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她说什么,脸色不由得黑了黑,眼睛在她身上扫了好几遍,似是不相信,觉得她是不是因为不想跟他同房,所以才随便扯的谎。

    顾念咬了一下唇,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是烫热的,实在是太囧了,却还是不得不跟他说:“裤子也弄脏了,没有替换的……”

    傅言枭脸色更难看了,快步走到顾念身边,直到将她逼至墙角,他眼神阴鸷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道:“你需要什么,我现在就去帮你买!”

    顾念用力闭着眼睛,根本不敢看他近在咫尺的英俊眉眼。她吸了一口气,才将自己需要的东西一一跟他说了。卫生巾特意说明要七度空间的,这个牌子她经常用,而且大到商场小到小卖铺都有得卖,不怕他买不到。

    傅言枭黑着脸将她要的东西一一记下,最后捏着她的下巴,冷声道:“回来后我要检查一遍,要是让我发现你在骗我,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