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小丫头,太天真!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5本章字数:2101字

    顾念见傅言枭又要贴过来,急中生智的喊了一句:“你不去洗澡吗?”

    快去洗澡吧!她真不想再被他啃嘴巴了,唇都被咬出血!

    虽然等他洗完澡出来,她可能还是避免不了被他欺负,可是能躲一时是一时啊,这会儿嘴巴实在是太痛了,要是肿了明天怎么见人?

    顾念一只手捂着嘴巴,另一只手指向浴室的方向,示意他快去洗澡:“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去洗个热水澡让身体放松放松,然后早点睡觉,明早还要上班的。”

    傅言枭长眉微挑,斜睨着顾念,深幽的眼眸中突然流转着奇异的光彩,心里的怒意和郁气不动声色的泄掉了大半,只是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有些冰冷,语气也是一惯的强势霸道:“我去洗澡,你乖乖上床等着我!”

    说完,还伸手在顾念的脸颊上捏捏。

    自以为很温柔亲昵的动作,却把顾念捏得吸了一口冷气,脸颊上瞬间留下了一个红印。

    傅言枭看着顾念痛苦的龇牙皱眉的样子,不禁错愕了一下,然后连忙松开手。

    果然,她的脸被自己捏红了。

    傅言枭是真没想到自己下手这么重,只是想轻轻的捏一下她的脸颊而已,没想到这样都能把她脸捏红了!

    她也太娇嫩了吧?以后在床上岂不是不能为所欲为?

    想到这个,傅言枭忽然又有些郁闷了。

    顾念没注意傅言枭一闪而过的万千思绪,她苦着脸看着傅言枭,表情委屈又无辜:“你是想把我脸上的肉捏下来吗?”

    可能是真的疼得厉害,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了些许软糯的哭腔,楚楚可怜,让一向冷心冷情的傅言枭都忍不住心里一软,生出一股愧疚和自责来。

    “咳咳!我去洗澡了。”傅言枭收回的手微屈成拳抵在嘴边,很是不自在的咳了两声,然后转身去柜子里拿内裤,快步走进了浴室。

    顾念揉了揉微红的脸颊,走去试衣镜那儿照了照,脸颊那儿明天化妆时候用遮瑕盖一下就没事儿了,可唇上破了皮明天说不定会肿起来……

    顾念很是头疼的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明天上班怎么见人啊!”

    跟她一个研究组的有两个女同事特别八卦,让她们看见她这副样子去上班,指不定会怎么八卦她呢!

    抹一点药膏,明早起来或许能好呢?

    顾念心念一动,突然想到自己包里有一只药膏,正好能派上用场。

    在顾念抹药膏的时候,傅言枭刚好洗完澡出来,只穿着一条深灰色的四角裤,健硕的身体显露无余,精壮的肌肉上还淌着水珠,比男模沙滩秀更让吸引眼球。

    “你在做什么?”傅言枭手上拿着一条干毛巾擦着仍滴着水的头发,边问边朝她走去。

    “唇破了,涂点药膏。”顾念被他咬了,心里也有气,看也没看他,甚至回答他问话的时候便带着点赌气的以为,嘟着嘴,腮帮子也鼓鼓的。

    傅言枭见她这样,竟没觉得生气,反而觉得她这个样子还挺可爱。

    他一只手擦着头发,另一只手叉在腰上,站在她身边看了看,突然问:“这个药膏不能吃吧?”

    顾念觉得能问出这种问题的人大约是个奇葩,脑子有病。

    这是外敷的药膏,能吃吗?而且,谁没事儿拿这种药膏来吃?

    “这是外用的,不是内服的。”顾念没好气的瞥了傅言枭一眼。可就是这么一眼,便让她呼吸一滞,眼睛都直了。

    “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了!”顾念连忙捂住眼睛,红着脸道。

    傅言枭绝对是一个颜值爆表的型男,他平时穿西装衬衣,又喜欢冷着脸,还颇有几分禁欲系的味道。现在洗了澡只穿内裤,腰身精壮,双腿修长,肩膀宽肌肉硬,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顾念心想,难怪覃潭这么花痴傅言枭,就连她自己看了都觉得身体燥热啊!

    “你又不是没看过!”傅言枭嘴角弯了弯,勾出一抹迷人的弧度。

    顾念脸上又是一红。

    这确实不是第一次看了,昨晚他还当着她的面脱衣服呢!

    呸!大色狼!

    “我要睡觉了。”顾念不看他,丢下一句话便要往床上去。

    可她还没走出两步,就被傅言枭捉住手腕,一把将她拽了回来,让她整个人不偏不倚的撞进他怀里。

    “你又要干什么!”他每次都这么霸道粗暴,顾念委实有些受不了。

    傅言枭没说话,一手捧住她的脸,另一只手拿着毛巾直接往她唇上擦,将她刚刚抹上去的药擦掉。

    “喂!我刚刚涂好的药……”顾念忍不住抗议。

    傅言枭用指腹刮了刮顾念的嘴角,一本正经的道:“我重新拿一瓶药给你涂,效果更好,保证明天半点也看不出来。”

    关键是,那个药不仅可以外用,还可以内服。

    “我这个药是我们研究组自己配制的,效果也不差啊!”顾念有些不服气,想了想,又道:“而且我都已经涂好了,为什么又要擦点重新涂,弄得这么麻烦……”

    傅言枭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去拿医药箱了。

    他怎么可能告诉她,等会他还要吻她?她涂了不能内服的药,他还怎么吻?

    傅言枭很快就提着医药箱回来了,他将顾念拉到床边坐下:“别乱动,我帮你上药。”

    “……还是我自己来吧。”

    他下手没轻没重的,顾念有点怕等会儿唇上的伤口又被他弄出血来。

    “老实坐着。”傅言枭按住顾念的肩头,不让她动,然后用药棉蘸了蒸馏水反复清洗伤口几次,确定刚才她涂抹过的药没有残留的,这才开始上药。

    这药是水晶膏状的,涂在伤口上清清凉凉的很舒服,而且药膏没一会儿就吸收了,确实很神奇。

    “你这药是哪里买的?”顾念是做药物研究的,便好奇的问。

    “朋友送的。”傅言枭道:“你想要的话,我那儿还有一只。”

    顾念想,拿这个药膏回去所里研究一下有什么成分,算不算剽窃?

    “算了,我平时也用不着。”

    傅言枭没说什么,收了医药箱然后去洗手,等他回到房间里,就看到顾念已经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连脑袋都没露出来。

    以为这样就能躲着他吗?小丫头,太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