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同床共枕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5本章字数:2000字

    顾念躲在被子里,两只手抱在胸前,双腿蜷着,身子弓着缩成一团,做出自我防卫的姿势。

    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顾念呼吸一滞,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他来了,他来了……

    顾念身子越缩越小,恨不得在床上挖个洞钻进去。

    真的要跟他同床共枕吗?

    虽说她现在来着大姨妈,暂时不会被他怎么样。可万一他强上呢?而且这家伙又粗暴野蛮,就算不强上,随便摸摸亲亲,都能把她折腾得一身伤……

    就在这时,顾念听到傅言枭的声音传来:“你打算把自己闷死在我床上么?”

    她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颤,连同身上的被子都十分明显的动了一下。

    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她干脆两眼一闭,装睡!

    傅言枭抱着手臂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眼睛盯着床上被子里隆起的一团,嘴角噙着一抹邪佞的笑:“你故意让自己喘不过气,好让我帮你做人工呼吸吗?”

    顾念听到这话,连忙将被子一掀,半个脑袋露了出来,却用后脑勺对着傅言枭,因为不敢看他。

    可下一瞬,床微震了一下,身边的位置轻轻陷下去了一点点。

    傅言枭上床了!

    就躺在她身边!

    顾念感觉自己的身体绷得紧紧的,一动也不敢动。

    傅言枭伸手拍了拍顾念的肩头,一本正经的道:“不分一半被子给我么?你把被子卷完了,我盖什么?”

    “柜子里不是还有一床被子么?”顾念灵机一动,道:“我来大姨妈了,第一天量比较大,而且我晚上睡觉不踏实,很有可能会漏。”

    原本以为这样说,傅言枭肯定会另取一床被子来,甚至还会离她远一点。可万万没想到她话刚说完,他竟然直接将手伸进她的被子里,强行将裹在她身上的被子拉一半盖到自己身上。

    而在傅言枭拉被子的时候,顺便把卷在被子里的顾念一并拉到他身边了。

    顾念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想离他远一点,可很快就有一只强有力的手圈在她的腰上,强行将她禁锢在他身边。

    顾念气呼呼的喊:“喂!你……”

    傅言枭侧着身体,修长有力的腿搭到顾念的身上,把她整个人都夹住了。

    他将下巴抵在她头顶上,轻笑着道:“你再乱动一下试试?”

    “你快放开我!”顾念试图挣脱,可发现不过是徒劳罢了。

    她现在哪里还动得了?差点被他夹死了好么?

    “你要是乖一点,老实一点,那我就放开你。”傅言枭的手在顾念的腰上若有似无的轻抚,时而往上摸她的肩胛骨,时而放在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上。

    顾念被他摸得几乎要奔溃。

    绷紧的身体微微颤栗,然后暖流涌出……

    “啊!”顾念惊慌的叫了一声,边推着他边道:“你再这样,我就要把大姨妈喷到你身上了……”

    傅言枭动作稍顿,然后不仅没有收手,反而更加得寸进尺的往她的手臂上游走:“怎样?是这样吗?还是这样?还是……”

    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的小手,如此还不够,他甚至将头埋在她肩窝处,含住她的耳垂,并且邪肆的在她耳边吹气。

    顾念哪里受得住他这样折腾,这会儿身体已经抖如筛糠了。

    热流也跟洪水决堤一样奔腾而出。

    顾念一边大叫着:“快放开我……”

    “没关系,大不了明天换床单被套。”傅言枭玩得正开心,怎么愿意就此打断?

    “……”

    顾念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上,能清晰的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

    突然,顾念张嘴,一口咬住他。

    “唔~”

    傅言枭闷哼了一声,终于停下手上的动作,捧着她的脑袋,沉着脸道:“你这女人,真狠!”

    “谁让你乱摸。”顾念不服气的跟他顶嘴。

    “你是我老婆,我对你亲亲摸摸都是合法的,哪里乱了?”傅言枭哼了一声,然后似笑非笑的道:“你现在咬我一口,我要不要也咬回去?”

    顾念脸色一白,连忙摇头:“不要!你今晚放过我吧,算我求你了!”

    经过刚才那番激烈的动作,她的内裤肯定弄脏了,不过身上裹着浴巾,床单和被子大概可以幸免。

    “我只是想抱着你睡,又不是想做什么。”傅言枭哼了一下,突然松开她,然后讲被子掀了起来,朝她身下看去,果然有一团刺目的红。

    顾念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拉着浴巾将自己裹好,又羞又恼的瞪他一眼,然后红着脸想翻身下床去。

    “别动!我抱你去。”傅言枭说着,便将轻松的将她抱起来,大步朝浴室而去。

    他买回来的那一大包东西都放在浴室里。

    傅言枭将顾念放到淋浴下,让她站稳,见她身上裹得松松垮垮的也被染红了一点,便道:“我给再给你拿一块干净的浴巾来。”

    顾念感觉自己全身都像被烧着了一样的烫热。

    好窘迫,好尴尬,好羞耻啊!

    等傅言枭拿了干净的浴巾递给她时,她还愣愣的站着没动。

    “要我帮你洗么?”傅言枭挑着眉看向她。

    “不用!”顾念连忙低下头,看也不敢看他:“你快去睡觉吧!”

    “那你快点,别磨蹭太久,免得着凉。”

    等傅言枭走出浴室后,顾念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靠着墙壁站了一会儿才开始清洗。

    这一晚上,顾念睡得极不安稳。

    天刚亮,她便醒了。

    将搭在腰上的手臂推开,她准备起身去洗漱,便听见一个慵懒好听的声音:“不多睡一会儿?”

    傅言枭不知道何时醒的,此时又强行将她抱住不放。

    这家伙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一晚上都将她搂得紧紧的,她想翻身都不行。

    “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太远了,我得早点起床,不然上班要迟到了。”顾念被他折腾了一个晚上,实在是没脾气也没力气跟他闹了,仍由他搂着,无奈叹气道。

    “不用担心迟到。”傅言枭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声道:“我等会儿开车送你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