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你摸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5本章字数:1986字

    “你摸我?”

    灼热的气息尽数喷在顾念脸颊上,带着醉人的酒气。

    顾念惊愕的睁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脸色潮红,微眯着眼睛显得有些迷离,确实是醉酒的样子。

    可听到他说话的时候,顾念为什么有种“他根本没醉”的错觉呢?

    此时见他靠得这么近,半眯着眼睛质问她,顾念脑子乱成一团浆糊。

    “我……你……”顾念被他盯着,有些紧张,又有些无措,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她用力吸了一口气,然后飞快的解释:“我看你脸上很烫,担心你病了,想打电话叫赵医生过来看看。我没有赵医生的电话,又不好打电话回老宅那边问爸妈,只好去拿你的电话了……”

    “你摸了我。”傅言枭迷离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一抹别样的光,他凑得更近了,几乎与顾念额头贴着额头,唇碰着唇。

    顾念被他压着,躲也躲不了,避无可避,只能闭紧眼睛,屏着呼吸:“我是要拿你的手机,不是故意摸你的。”

    这人,怎么喝醉了都这么流氓无赖!

    “我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反正你摸了我。”因为贴得太近了,他说话的时候气息尽数喷在她的脸上,甚至融入她吸入的空气里,并且唇瓣一上一下的摩挲着她的。

    这么亲密的触碰,比那晚上傅言枭撕她衣服、咬她嘴唇,更让她心慌害怕。

    不过,这心慌害怕中,掺着一丝让她琢磨不透的别样情绪。

    她咬紧了牙关,尽量逼迫自己冷静:“傅言枭,你喝醉了,把手机给我,让我打电话叫赵医生过来好不好?”

    “不好。”傅言枭倒是回答的干脆利索,只是那模样当真像个无赖,他用鼻尖在她的鼻子上蹭了蹭,哼哼着道:“除非你让我摸一下。”

    他脸上又红又烫,呼吸间的气息都灼人的热,又带着浓烈的酒气,顾念被熏得七晕八素的,在加上他有意无意的挑逗,一时间竟让她愣愣的失神,忘了反应。

    等她终于回神过来时,一只宽厚烫热的手已经来到了她的纤腰上,宽厚的手掌隔着衣服,顾念都能感受得到来自他身上的炙热。

    他五指微张,一掌握住,没轻没重的揉捏起来。

    就像小孩子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他玩得不亦乐乎。

    时而搓,时而捏,时而捻,时而揉……

    顾念身体绷紧,随着傅言枭手上的动作,她有些虚弱的喊:“傅言枭,别……”

    两人依然脸贴着脸,她微弱的低吟被他听到一清二楚。

    傅言枭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下,已经捧上了她的小脸。

    他修长的食指微屈,抚摸着她精致的眉眼,还有她柔软的唇片……

    像发现新奇世界一样,傅言枭所有的激动和兴奋都附在手指上,在顾念的脸颊上尽情尽兴的玩。

    顾念大脑闪过一阵白光,身体一阵颤栗。

    “顾、念!”傅言枭烫热的唇瓣摩挲着她的,声音低哑:“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吗?”

    他声音低低的,像是被醇香的美酒浸染过,透着醉人的味道,尤其是叫着她名字的时候,仿佛那两个字在他舌尖缱绻缠绵了一番才吐出来。

    “不……”顾念低喘着摇头,无力的道:“傅言枭,你不要这样。”

    这样的傅言枭让顾念感觉到陌生,也招架不住。

    再这样下去,她一定抵挡不住他的诱惑了。

    “可是我喜欢。”傅言枭继续在摩挲着她的唇瓣,用他低哑的声音诱哄着她:“我喜欢我摸着你的时候你脸上的欢喜的表情。你也喜欢的,我从你脸上能看出来,你骗不了我。”

    他说完,便张嘴含住她柔软的唇。

    这次不像之前那样粗暴野蛮,力道也不大,而是温柔的吸吮、舔舐,仿佛对待珍惜的宝贝。

    在这一刻,顾念所有的抗拒和防备都崩塌了。

    这样的傅言枭,她如何抵挡得了?

    “唔……”顾念低吟了一声,微微张了张唇瓣。

    傅言枭察觉到顾念的回应时,他微怔了一下,随即唇间变得热烈起来,他吸了一口气,并加深这个吻。

    两个人躺在一张沙发上,显得有些拥挤,而且那么热烈的抱着深吻。

    刚才太忘情,以至于忘记这是在沙发上。

    下一刻,两个人便一起跌下沙发,摔到了地板上。傅言枭为了护住顾念,手肘撞到了茶几一角。

    “唔……”突然的钝痛让傅言枭闷哼了一声,却还不舍得放开顾念,吻着她的时候更激烈更动情。

    “啊!”

    听见顾念突然喊了一声,傅言枭以为她也被撞到了,猛然停了下来:“怎么了?”

    顾念脸红红的,不知道是羞涩还是尴尬,她低着头不敢看他,只小声道:“我,我要上楼洗澡。”

    刚才从沙发上跌下来时太过突然了,虽然有他护着,可屁股还是被摔了一下,一股热流又以不可阻挡之势汹涌而出。

    再等一会儿,恐怕又要泄洪了。

    傅言枭没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拉住她不松手。

    她刚才被他热烈的吻过,唇微微有些肿了,脸上又染着可疑的红晕,再加上她害羞的表情和闪躲的眼神,这模样真是说不出的可爱,像一直毛茸茸的小猫一样,直挠他的心窝。

    “完事在洗澡。”傅言枭强势霸道的脾气又回来了,将她抱过来自己腿上,手又不安分的开始钻进她衣服里。

    闹饥荒的人,好不容易闻着肉香,没吃到嘴怎么舍得轻易罢休?

    眼见着衣服被他撕开了,顾念脸色一白,一边抓着衣襟一边急声道:“我来大姨妈,不能跟你……”

    傅言枭手上的动作一滞,仿佛整个人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所有的热烈和激情瞬间熄灭。

    该死的,他怎么把这事儿忘记了!

    傅言枭一拳砸在旁边的沙发上,黑着脸瞪了一旁表情委屈的顾念一眼,突然抓住她的手往楼上去:“那你帮我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