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玩玩你罢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5本章字数:2085字

    顾念不明所以的看向傅言枭,夹着一颗水晶虾饺也没咬一口。

    平时她吃早餐都是在外面路边摊买的,虽然平价味道也不错,可跟李叔做的根本没法比好么?

    瞧瞧这水晶虾饺,这蟹黄堡,跟五星级酒店里比也不差了。

    要是每天早上都能吃上这么丰盛的早餐,对顾念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幸福得上天的事儿了,怎么会不高兴?

    不过,傅言枭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每天都能吃这么丰盛的早餐?

    顾念想了想,皱着眉道:“你是说让李叔每天做好早餐送过来这边?这也太麻烦了些……”

    李叔住在江畔花园,而江畔花园离这里又很远,要是每天做好早餐再送过来的话,那李叔岂不是要半夜就得起床忙活?

    顾念想想都觉得不忍心。

    傅言枭深深的看了顾念一眼,眸底闪过一抹笑意,不过面上却没什么表情的道:“你收拾几套衣服,等会儿拿到车上。”

    “啊?”顾念满脸疑惑不解的看向傅言枭:“我收拾几套衣服?要去哪里?”

    “你跟我一起去江畔花园住。”傅言枭看了顾念一眼,边喝粥边道:“只需要带几套换洗的衣服便好,一应生活用品李叔会准备好的。”

    “……”

    顾念鼓着腮帮没有说话。

    她什么时候答应跟他去江畔花园住了?

    不过,这事儿好像由不得她不答应。因为傅言枭这不是跟她商量,而是命令她。

    在他面前,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傅言枭见顾念没有说话,便又看了他一眼,眉峰轻轻挑了一下,道:“怎么?你不想跟我去江畔花园住?”

    顾念本能的想点头,可看傅言枭那一副“你要是敢点头试试看”的架势,顾念只好把想说的话咽回去,沉默了一下,才道:“江畔花园离我上班的地方太远,坐公交车还得转两次车……”

    傅言枭沉声打断她:“早上我送你去上班。”

    顾念不由得在心里哀叹了一声。傅言枭那车太酷炫拉风了,所到之处都能引起路人的侧目围观。昨天傅言枭接送她上下班,已经引起同事的关注,要是以后都让他接送,还不知道同事会八卦到什么地步。

    虽然知道他已经决定的事情不可能改变,但还是不死心的小声问道:“住这里不好吗?”

    “没有江畔花园好。”傅言枭面色淡然,他放下筷子,看向顾念,问:“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住一起?”

    顾念咬着唇不说话。

    确实不愿意啊!他这么坏,这么混蛋,老是欺负她。

    傅言枭眸色暗了暗,突然冷笑了一声,淡漠的道:“愿不愿意都一样。”

    主导权在他手上,她愿不愿意不重要,他愿意就行!

    两人的气氛又骤降至冰点,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顾念很识时务,强权地下不得不低头。她简单的收拾了几套衣服,拿到他车上放着,然后坐他的车去上班。

    一路上两人也都没说话,直到车子停在研究所门口,顾念才道:“我今晚要加班两个小时,大概七点半才能下半。”

    傅言枭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淡然:“嗯。”

    顾念下了车,发现又有同事看到她了,均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小顾,真的是你啊?”孟姐第一个冲到顾念身边,将顾念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边,难以置信的道:“真是没想到啊!平时看你小姑娘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也不爱打扮,竟然能钓到这么优质的凯子!”

    这时已经有好几个同事凑了过来,将顾念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道:“快说快说,你是在哪里认识这么有钱的男人的?”

    “小顾,分享一下嘛!”

    “晚上能不能约他一起出来吃个饭,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啊?”

    “他朋友圈里有单身的吗?能不能帮我们介绍一下……”

    顾念被她们围着逼问得心烦意乱,脑袋发胀,她按下心里的不耐烦,勉强扯了一个笑:“抱歉,先让一让……”

    平时怎么没感觉这帮女人这么可怕?一看见长得帅的男人,眼睛就冒绿光,比覃潭还夸张。

    “小顾,小顾!你别这么小气啊,有福同享啊!”有人见顾念着急想走,便不屑的嗤笑起来,道:“那种男人一看就是个风流花心富二代,身边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鲤。你以为凭你能驾驭得了他?人家不过是图个新鲜,玩玩你罢了!你还真当自己是正牌女友了?也不照照镜子……”

    顾念脚步一顿,回头看了那人一眼。这人她认识,是负责另一个项目组的。顾念跟她没怎么接触过,不过经常听本组那两个八卦的同事在背地里议论她,说她天天打扮妖娆,跟个狐狸精一样,去勾引副科长,差点害得副科长婚姻破裂。

    顾念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也不想跟她辩论什么,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切!”打扮妖娆的女子撩了撩头发,嘲讽的笑道:“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顾念虽然甩开众人回了办公室,可还是避免不了被同事八卦,而且各种关于她的传言满天飞,且十分难听。

    这一天对顾念来说,简直太漫长,太煎熬了。

    好不容易熬到快下班,领导突然将她叫进办公室。

    “小顾,今天听到很多人都在传,说你生活作风有问题……”这位领导是个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思想保守,有十分严厉,听到研究所里各种版本的传言,便忍不住将顾念叫过来训一顿。此时他黑着脸瞪着顾念,不满的道:“虽然不该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现在已经搞得整个研究所都在议论你了,说什么的都有,影响太大。女孩子,应该自重自爱……”

    顾念怔了怔,面上微沉了下来,她看向眼前越说越气愤的领导,道:“侯主任,我如何不自重自爱了?那些诽谤我生活作风有问题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居心。我先生开车接送我上下班,在别人眼里,竟然是一件见不得人的是么?”

    侯主任一愣:“你先生?你说开兰博基尼接送你上下班的人,是你先生?你什么时候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