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陈年旧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5本章字数:2048字

    “快说!别磨磨唧唧的。”傅言枭有些不耐烦的道。

    秦朝噎了噎,道:“三哥,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

    “小四!”傅言枭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强势。

    “好吧!”秦朝抵不住傅言枭的逼迫,只好妥协。他揉了揉额角,道:“是你自己想听的,气出内伤被怪我。”

    “周颢A市人,家住林华小区……”

    傅言枭冷声打断他:“说重点。”

    秦朝郁闷的撇撇嘴,干脆道:“周颢家跟三嫂家同在一个小区,两人从小就认识。虽然周颢比三嫂大几岁,可从小学到大学,两人念的都是同一所学校。周颢对三嫂很照顾,三嫂对周颢也很依赖,两人关系很亲密,就连双方父母都乐见其成,还玩笑着等他们大学毕业就让他们结婚。直到上大学,三嫂跟周颢表白,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周颢拒绝了三嫂,并且突然出国了,一走就是好几年,期间两人没有任何联系,一直到昨天……”

    电话这头的傅言枭脸色黑得跟锅底一般了。

    秦朝一口气说完,还不怕死的问了一句:“三哥,你想听的就是这个吧?”

    傅言枭手指收紧,恨不得将手机捏碎。

    “我知道了。”傅言枭冷冷的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

    亿阳集团总裁办公室。

    厉冉送了两份文件给傅言枭签字,看到傅言枭脸色阴沉沉的,一副山雨欲来之势,不由得头皮一麻。

    BOSS心情不好,他们几个助理就要遭殃了。

    果不其然!傅言枭随手翻了两页,便突然将那两份文件扔到厉冉脸上:“这是谁做的?拿回去重做!”

    厉冉吓得脸都白了,幸好眼疾手快将那两份文件接住了,否则今天他这张英俊的脸蛋只怕要毁了。

    “好的,BOSS!”一句也不敢多问,厉冉缩着脑袋夹着两份文件逃出了总裁办公室。

    这一番动静自然是被外面的其他几名助理听到了,纷纷围着厉冉,小声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BOSS怎么突然发飙了?”

    厉冉拍着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缓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啊!我拿文件给BOSS签字,他随手翻了两页突然就发飙了,把这两份文件扔我脸上,叫我重做!真是多亏我身手敏捷,否则我这俊脸不保。”

    助理墨轩自动忽略了厉冉后面那番自恋的话,只拧着眉道:“这两份文件昨天不是交给BOSS看过了吗?他都点头通过了,现在为什么要重做?”

    “BOSS心情不好,拿我们撒气呗!这都看不出来?”厉冉倒是很了解傅言枭,他抖了抖手上的两份文件,道:“等BOSS消气了我再送进去吧!”

    根本没打算重做。因为问题不是出在文件上,而是自家BOSS傲娇综合症又发作了!

    “最近BOSS情绪很不稳定啊!三天两头就发作一次,每次都是我们遭殃,太变态了!”墨轩说完,伸长脖子朝总裁办公室里看了看,瞄见自家BOSS脸色沉冷、戾气森森的,连忙缩回脑袋,按着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脏,压着声音道:“我的妈呀,吓死我了!看来今天要脱成皮了。”

    “咱们还是能躲则躲吧,没事儿尽量不要去招惹BOSS了。”厉冉说完,夹着文件跑回自己座位上坐好。

    其他几名助理也都老老实实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尽量降低存在感,生怕被自家BOSS点名。

    ……

    顾念有史以来第一次迟到,主动去找领导请罪说明原因。

    “侯主任,我早上起来身体有些不适,去了趟医院,耽误了一个小时,所以迟到了……”

    顾念态度很好,侯主任也没有追究。看了一眼顾念,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按照规定,迟到半小时就要扣除本月奖金的,不过你病了去医院,那便网开一面。下次有事记得提前请假就行。你做的这个项目也收尾了,现在也不是很忙,要是有事想请假的话,我也会准你假的。”

    “我知道了,侯主任。”

    从领导办公室里出来后,顾念就感觉同事打量她的眼光有点奇怪了。

    她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便听到有人在她背后嘀咕。

    “什么?她今天早上去了医院打胎?难怪迟到了……“

    “打胎?刚打完胎就跑来上班啊?也不怕落下妇科病。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

    “是被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带去医院的。我猜啊,她是想未婚先孕,借子逼婚,妄想嫁入豪门,麻雀飞上枝头当凤凰!哼,她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可惜人家不吃她这套,直接带她去医院把孩子打掉,顺便一脚把她踹了……”

    “踹得好!像这种绿茶心机婊,活该被踹!亏我们之前还以为她老实、单纯,没想到竟这么不要脸!”

    “……”

    顾念手指捏紧,指甲几乎陷进肉里都没感觉痛。

    以前相处还算融洽的同事,此时仿佛跟她有深仇大恨一般,用尽可能恶毒恶心的话来侮辱和诋毁她。

    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

    顾念用力吸了一口气,早上在医院缴费窗口看到的那个身影从她眼前晃过,走进了隔壁的茶水间。

    顾念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起身朝茶水间走去。

    “莫丽!”顾念目光冰冷的盯着她,沉声质问:“是你跟大家说我早上去医院打胎的是不是?”

    明明长得一张清纯可爱的脸,怎么也想不到内心这么恶毒。

    莫丽像是吃了一惊,然后诧异的看向顾念:“我只说我早上在医院看见你,没说你去打胎啊!小顾,难道你真的是去打胎的?当时陪你一起去的就是传言你那位高富帅老公吧?”

    顾念神色更冷了,眼底迸发着怒意,她捏紧了手指,恨恨的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去打胎了?无凭无据的,你四处乱说,分明就是造谣,诽谤!”

    这时孟姐走了进来,朝一旁的莫丽使了个眼色,随后便拉着顾念的手,笑着道:“哎呀!不是就不是嘛,何必这么生气呢?大家也没有恶意,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小顾,你别当真啊,当真你就是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