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我们住在一起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6本章字数:2088字

    只是开玩笑?

    玩笑是这么开的吗?

    这种事情也能拿来开玩笑吗?

    顾念看了一眼在门口围观的众人,不时还能听见她们不屑的嗤笑,甚至还有人说:“大家只是说说而已,她就这么激动,我看就是做贼心虚了吧?说不定真的去打胎的……”

    顾念眼圈都红了,却忍着没落泪,冷冷的看着一眼她们,然后大步往外走了。

    顾念从茶水间出来后,便又去领导办公室找侯主任请假。

    今天不想上班了,说她是鸵鸟也好,缩头乌龟也罢,她现在只想逃离这里,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一刻都不想待,她怕再听见这些人的恶言秽语,她会发疯,会忍不住用恶毒的话骂回去。

    请好假,顾念便拿着包包离开了办公室。

    先给覃潭打了电话,那丫头正忙着修稿子,接了电话没说两句就把电话挂掉了。

    顾念愣了愣,又给另一个好友白婧打电话。

    白婧倒不像覃潭那么忙,可是也实在请不到假出来陪顾念。她跟顾念聊了十多分钟,安慰了顾念几句,然后突然说了一句“老板来了,下班再说!”便立刻把电话挂了。

    顾念盯着手机苦笑,摇摇头,心想自己也是挺可悲的,郁闷的时候连个倾诉的人都找不到。

    这会儿才上午十点钟,街上很多店面都还没开门营业,顾念想找个咖啡馆或休闲吧坐一下都找不到,一个人逛街也没什么好逛的。她想了想,便干脆回爸妈家看看。

    ……

    秦沫刚刚买菜回来,在小区门口看见女儿,不免有些惊讶:“念念,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用上班么?”

    “刚刚完成一个项目,主任给我放了一天假让我休息。”顾念不愿让妈妈为自己担心,便半真半假的一言带过。她笑着走过去挽住妈妈的手臂,另一只手要去接她手上的菜篮子:“妈,帮你拿。”

    “行了,又没多重,妈自己拿。”秦沫有些日子没见女儿了,今天难得女儿回来,她自然是高兴的,便笑着道:“你中午在家里吃饭的吧?妈买了鸡翅和茄子,中午给你做红烧鸡翅和酿茄子。”

    “好啊!妈妈做的红烧鸡翅和酿茄子是最好吃的!”顾念搂住妈妈的手臂,满脸笑意:“好记得我大学住校的时候,最想的就是红烧鸡翅和酿茄子了。我们学校门口一家大排档也有这两道菜,很多同学去吃过都说味道很不错,我也去吃过一次,觉得比不上妈妈你做的一半好吃。”

    “小马屁精!越来越会拍马屁了!”秦沫捏了捏女儿的脸颊,满脸宠溺,她嗔了女儿一眼,道:“你这小馋猫!在家里把你胃口养刁了,出去外面一点苦都吃不得。”

    顾念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又听妈妈突然问道:“念念,傅言枭对你好吗?”

    “……”顾念愣了下,不知道妈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为了不让妈妈担心,她还是笑着点头:“他对我挺好的。”

    “你们都结婚一个月了,一直分居?”秦沫问完,眼圈便红了,哀叹了一声,脸上满是自责和对女儿的歉意。

    要不是为了丈夫的公司,她又怎么肯答应让女儿嫁到傅家?

    虽然知道那个人的儿子必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甚至可能比他年轻时候更优秀,可硬是让自己女儿嫁给不了解,甚至是没接触过的人,秦沫觉得惭愧、自责。

    尤其是当知道女儿嫁过去后一直跟傅言枭分居,秦沫心里就像被一把钝刀割似的,钝痛不已。

    顾念拍了拍妈妈的手,低声道:“我们住在一起了。”

    “真的?”秦沫惊讶的看向女儿,眼底明显亮了起来。她抓着女儿的手臂,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眼睛又暗了暗:“你是想哄妈妈开心,故意这么说的吧?”

    “不是,我怎么可能骗您。”顾念连忙摇头道:“就算想哄妈妈开心,我也不会拿这种事情胡说啊!”

    “那你……”秦沫顿了顿,看着女儿道:“你们怎么还没同房?”

    秦沫也知道傅言枭其实不愿娶顾念,之所以会同意结婚,完全是被他父亲傅亿阳逼的。

    秦沫担心傅言枭会对顾念不好,可当初是她和丈夫顾如松求上门的,虽然傅亿阳用儿女的婚姻作为条件有点不厚道,可他并没有逼迫他们点头。既如此,要是顾念受了什么委屈,他们也没有资格和立场指责傅言枭什么。

    这么一想,秦沫更觉得对不起女儿了。

    顾念知道妈妈在想什么,她搂紧妈妈的手臂,轻声安慰她:“妈,傅言枭真的对我很好。今天还陪我去医院做检查了。医生说我们俩身体都很健康,可以备孕了。”

    “念念,你怪爸爸妈妈么?”秦沫忍不住泪下,她握紧女儿的手,哽咽的道:“爸爸妈妈太自私了,为了公司,竟把你一生的幸福当作交易……”

    “妈,我不怪你们。”顾念心里也难受,可他们毕竟是自己的父母,生她养育她,她不可能弃他们于不顾。

    秦沫靠在女儿的肩头轻泣了一会儿,才摸了摸眼睛,吸了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秦沫看了女儿一眼,道:“念念,周家那孩子回来了。前两天还来家里找过我,问我你的近况。我跟他说你结婚了,他还是执意想要你的电话号码……”

    提到周颢,顾念眼底还是忍不住涌出一丝难过,她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平静淡然:“妈妈把我电话号码给他了吗?”

    秦沫见女儿没有什么异样,心想女儿大概是真的把他淡忘了,毕竟当时只是年少懵懂,不懂情爱。

    秦沫悄悄松了一口气,摇着头道,“我没有给他。”

    “不提他了。”顾念拉着秦沫进了电梯,转移话题道:“妈妈会做蒜香排骨吗?教我吧,我想学。”

    “你不是一向闻不惯厨房里的油烟味么?怎么突然想学做菜?”秦沫面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担心的问:“傅家不是有保姆么?还要你做饭?”

    顾念看妈妈这一副紧张担忧的模样,便有些哭笑不得:“妈妈,你别紧张,傅家上下对我都很好,不用我做饭的。我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想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