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青梅竹马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6本章字数:2036字

    “念念,好久不见!”

    站在门口的男人身材修长,相貌清隽,他微微笑着跟顾念打招呼时,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如同三月春风拂面,温润和煦,又像陈年的美酒,醇香醉人。而他身穿着的雪白衬衣,衬得他的脸更帅气了,也增添了几分优雅出尘的气质。

    这样的男人,走到哪都是焦点。

    周颢,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好看,甚至更加出众,更加耀眼了。

    顾念手扶着门把,就这么愣愣的盯着眼前的人,面上还能勉强保持平静,心里却早已巨浪翻涌。

    “好香!是阿姨在做饭吧?”周颢看着顾念,挑着眉笑着问:“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顾念回神,眸光微冷的别开眼,语气淡漠疏离:“你来做什么?”

    当初不告而别,之后杳无音讯,她得不到半点有关他的消息,由最初的伤心失望到最后的悲凉绝望,她才意识分明就是他有意不想跟她再有联系!

    那就继续玩失踪好了啊!现在出现,又算怎么回事?

    “抱歉,我家不欢迎你。”顾念神色冷冷的,看也不看周颢一眼,说完便要关门。

    “念念,我很想念阿姨做的菜。”周颢却仿佛没看到顾念的拒绝一般,手挡住门,长腿一迈,身体顺势挤进屋里,并紧贴在她身边,温热的呼吸萦绕在她头顶:“以前你经常带我来你家吃饭的。我记得阿姨最拿手的就是红烧鸡翅和酿茄子。唔,闻着这香味,貌似阿姨今天有做这两道菜啊!”

    他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原本该是悦耳好听的,可顾念却觉得这个声音刺耳,疯狂的敲击着她的耳膜,她顿时感觉头疼欲裂。

    “周颢,你想做什么!”顾念脸色煞白,各种情绪在心里翻涌,她眼眶微红的瞪着他,咬着牙道:“你出去!”

    周颢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清亮的眸子闪过一抹悲伤,可很快又恢复如初,他依旧笑得温柔:“念念,你不能结了婚就不要哥哥啊!”

    顾念怒视着他,气血翻涌,抓着门把的手都在发抖:“你算是哪门子的哥哥?臭不要脸!”

    周颢盯着顾念的眼睛,笑容更深了些:“我们一起长大,比邻而居,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吧?我长你三岁,从小就照顾你、迁就你,难道还当不起你一声哥哥?”

    他每说一句话便往她身边逼近一步,最后将她逼到墙边,令她退无可退。

    他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刻意将“青梅竹马”四个字咬得重重的,看见她神色骤变,他心里竟有种变态的宽慰。

    真好,她还是在乎他的。

    顾念心口仿佛被人捅了一刀似的,连呼吸都觉得痛。她狠狠的将周颢推开,咬牙切齿的道:“你滚出去!”

    “念念,怎么了?”秦沫在厨房里忙活,听见外面的动静,吓了一跳,手里还拿着锅铲就跑出来了,当她看见周颢时,既惊讶又愤怒。

    “阿姨,您好!”周颢没在意秦沫脸上的表情变化,坦然自若而又温文有礼的跟她问好,甚至还露出一个优雅从容的笑:“阿姨,您做的菜还是那么香,我老远都能闻着味儿了。我一直都忘不掉您做的红烧鸡翅,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来蹭饭?”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秦沫见周颢这么客气有礼,那些轰人的话便说不出口了。

    秦沫表情僵硬的看了看周颢,然后有看向自己女儿,眼中便透着一丝担忧。

    “灏子,真是不好意思啊,阿姨不知道你来吃饭,就没煮多少……”秦沫到底是心疼自己女儿,便只能委婉的轰人。

    可是周颢竟像没听懂秦沫的话似的,他微微一笑,道:“阿姨放心,我现在没有以前饭量大了,吃不了多少的。”

    秦沫笑容凝了凝,朝自己女儿看去。

    顾念却没跟周颢客气,她怒瞪着他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脸皮竟然变得这么厚了。我妈的意思是不欢迎你来我家吃饭,赶紧走吧!”

    秦沫嗔怪的看了女儿一眼:“念念,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话虽是这么说,可却没有要留周颢的意思。

    周颢深深看了顾念一眼,轻叹着道:“那我改天再过来吧!”

    “哪天过来都不欢迎!”顾念将头转向一边,不去看他。

    周颢丝毫不在意顾念不友善的态度,他低笑了一声,转头看向秦沫:“那我走了,阿姨再见!”

    秦沫嘴唇动了动,勉强扯出一个笑:“再见。”

    周颢抬脚要走的时候,偏头看了一眼顾念,道:“念念,我们这么多年不见了,找时间叙叙旧吧!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顾念脸色十分难看,她吸了一口气,冷声道:“我跟你没有什么旧情可叙的,你不要给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不会接的。”

    周颢迈出去的步子顿了顿,抬眼看向顾念时,眼底有一抹掩不住的落寞闪过。

    “你会接的。”周颢淡笑着说完,从容走出了顾家。

    秦沫看周颢离开了,急忙过来牵住女儿的手,关心的问:“念念,你没事儿吧?”

    顾念努力忍着想要涌出来的眼泪,笑着道:“妈,我没事儿。你快去厨房看看吧,我好像闻到焦味了。”

    “哎呀!酿茄子还在锅里焖着呢!坏了坏了,烧焦了!”秦沫看了一眼手上的锅铲,大叫一声,连忙往厨房里跑:“老天爷啊,菜烧焦了不要紧,可别把锅烧坏了……”

    顾念想要跟进去厨房看看,门铃又响了。

    覃潭来了。

    “念念,我怎么闻着一股焦味啊?”覃潭一进门便皱着眉喊。

    顾念叹着气笑道:“我妈把酿茄子烧焦了。看来今天是吃不了这道菜了。”

    覃潭懵了一下,便朝厨房里跑:“阿姨!您怎么会把菜烧焦了呢?您这厨艺可是足以秒杀五星级大厨的啊……”

    “潭潭来啦!”秦沫看了一眼跟在覃潭后面的顾念,笑着道:“今天吃不了酿茄子了,不过红烧鸡翅已经做好,好大一盘呢,也够你俩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