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秀恩爱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6本章字数:2044字

    顾念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覃潭看了看前面傅言枭的背影,又跟顾念咬耳朵:“念念,你看他连后脑勺都这么好看!这个男人,简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完美!好完美啊!”

    顾念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睨着覃潭:“想拍他马屁就大声点让他听见!”

    覃潭挑了挑眉,突然歪着脑袋对前面的傅言枭道:“傅少,你老婆说你好帅!全世界第一帅!”

    “喂!覃小潭……”顾念没想到这丫头对着傅言枭也敢开这样的玩笑,察觉到众人骤然对她的打量,她又羞又囧,红着脸恨不得挖个洞躲起来。

    好丢人啊!

    而傅言枭听到覃潭那句话,似是愣了一下,然后微微弯了弯嘴角笑了。

    不知道是因为“老婆”两个字,还是因为她夸他帅,此时心情竟然莫名好了起来,仿佛满天的乌云被拨开,一早上的阴霾也都散尽了,温暖灿烂的阳光洒向大地,晴天白云,暖意融融。

    不过,这话好像不是出自她之口,大概也不是出自她之心,只是两个小姑娘闹着玩拿他逗趣而已!

    意识到这一点的傅言枭,很快便收起他傲娇又得意的笑,摆出一个淡漠的表情,朝覃潭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了。然后将平静无波的目光移到顾念身上,沉声道:“不是吵着要去上班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早上从医院出来时傅言枭本打算让她请假休息的,可她执意不肯请假,傅言枭拿她没办法,只能送她去上班了。

    现在虽然是午休时间,可离下午上班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了,而这里离她上班地方至少有二十分钟车程。

    如果赶回去上班的话也来不及,而且看她这不急不慢的,显然也不像是打算回去上班的样子。

    看来她是请假了。

    她对待工作这么积极尽责,没事不会轻易请假。

    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顾念也没想瞒着他,况且这也没什么可瞒的,便大方坦然的点头:“我请假了。”

    傅言枭拧着眉看向顾念:“为什么请假?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头还疼……”

    傅言枭说着,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他向顾念伸出一只手:“过来,我看看是不是又发烧了。”

    她早上便是因为头晕脑热在衣帽间差点摔倒,去了医院后医生也没有给她开药,说不定头疼的症状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顾念却神色诧异的看了傅言枭一眼,不知道他这是要闹哪样。

    “过来!”傅言枭见她站着没动,便有些不耐烦了。

    “快去快去!”覃潭偷笑着将身边的顾念往外推,嘴里还啧啧叹道:“没想到我男神竟然会秀恩爱!简直狂虐单身狗啊!不过这波狗粮我吃下了,谁让男神这么帅呢!”

    顾念朝覃潭翻了个大白眼,刚想说她两句,自己已经被她推到傅言枭面前:“喂——”

    傅言枭将手贴在顾念额头上,过了一会儿才道:“没发烧。”

    顾念回头瞪了覃潭一眼,然后才低着头小声解释:“本来就没发烧,也没有哪里不舒服,我什么事儿都没有,挺好的。”

    傅言枭似是不信,执拗的问:“那为什么请假?”

    为什么请假?难道要告诉他因为早上他带她去医院被同事看见了,回去乱传一通说她去医院打胎,搞的全办公室的人都在背后议论她,差点把她气哭了,所以不想上班才请假的?

    这么憋屈的事情,顾念不想告诉他。

    顾念呼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到了所里突然就不想上班了,反正手头上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干脆请假了……”

    说完,顾念心里有些郁闷。她不过是请个假而已,他为什么要揪着她盘问?像是家长在教训旷课出去玩的孩子似的。而偏偏她自己也是个不争气的,竟然在他的盘问下,事无巨细的跟他报备了……

    顾念,你还有没有一点骨气!

    郁闷的顾念在听到覃潭在后面偷笑时,就更加郁闷了。她回头狠狠瞪覃潭一眼:“你还笑?再笑就不请你吃大龙虾了!”

    这话直接戳中覃潭的软肋,她吐吐舌头,老实闭嘴了。毕竟吃货只在美食面前屈服。

    “你们来这里吃饭?就你们俩吗?”傅言枭顺势牵住顾念的手,回头对覃潭道:“跟我一起吃好了,反正我也还没吃。”

    “不用……”顾念闻言,立刻摇头要拒绝。

    可覃潭却已经跳到顾念身边来,一脸兴奋的打断顾念的话,笑眯眯的朝傅言枭点头:“傅少,谢谢啦!本来念念说要请我吃海鲜大餐的,因为我还没吃过大龙虾,她说要带我过来开开眼界。唔,既然跟傅少一起吃,念念也不用破费了,毕竟来这里吃一顿饭不便宜呢!”

    覃潭说着,偷偷跟顾念挤挤眼。

    顾念真是拿覃潭没办法,这丫头在美食面前一向都是没有立场的。对于闺蜜旁边倒戈傅言枭,顾念只能默默的叹气。

    “覃小姐想吃龙虾?”傅言枭虽是问覃潭,可却在顾念的手心捏了一把,仿佛在跟她说话:“今天早上刚从澳洲空运了一批龙虾过来,听说肉质不错,等会儿可以尝尝。”

    “那有大闸蟹吗?”覃潭激动跟顾念对视了一眼,然后眼睛亮亮的看向傅言枭。

    傅言枭眼角余光瞥见顾念脸上也挂着愉快的笑,他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扬,一惯冷峻的他此时神色温和了不少:“这个季节国内的蟹很少,也不好吃,所以酒店从国外采购了一些,每天早上空运过来。数量不多,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进去问一下厨房才知道。”

    “都是进口的啊!”覃潭兴奋的抓住顾念手臂,道:“傅太太,等会儿我要是忍不住吃多了,你不许替你男人心疼钱哦!”

    顾念脸热了一下,偷偷在覃潭手臂上捏了一把。

    这丫头,胆子真大,当着傅言枭的面也敢这么调侃她。

    傅言枭看了顾念一眼,然后一本正经的对覃潭道:“没关系,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海鲜管够,覃小姐放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