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下手别太重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6本章字数:2044字

    “念念,你老公真好!太好了,当之无愧的全宇宙第一天好男人!”

    因为傅言枭一句“海鲜管够”,覃潭便被收买了,她本来就视傅言枭为男神,这会儿更是完全倒向他了,将她拍马屁的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

    拍马屁也是很讲究技巧的,要是稍不注意,马屁拍在马腿上,那就尴尬了。

    傅言枭家世好,智商高,经商能力又强,想要拍他马屁的人估计可以绕A市一圈,谄媚吹捧的话肯定早听腻了,如果直接夸傅言枭的话,大约会引得他反感。

    所以,覃潭另辟蹊径,从顾念这里下手。

    看到傅言枭那张冷峻的脸上此时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了笑,覃潭便知道这个马屁拍得非常成功,非常漂亮!

    覃潭搂着顾念的手臂,咧着嘴再接再厉:“念念,你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积了大德,这辈子才有这么好的福气嫁一个好老公!长得帅,身材好,有钱又有脑,对你还那么好……”

    顾念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手捂住覃潭的嘴,凑到她耳边咬着牙警告:“覃小潭,你拍马屁也要有个度,拍得这么使劲儿,也不怕马蹶你意蹄子。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看我不挠你!”

    覃潭眨了眨眼,表示知道了。等顾念松开手后,她便嘿嘿的笑着,拉着顾念进酒店:“走吧走吧,我已经看到澳洲大龙虾和大闸蟹在对我招手了!”

    “诶?等下!”顾念另一只手还被傅言枭牵着,她被覃潭拖着走了两步,发现傅言枭站着没动,便回头看他。

    因为刚才覃潭那番话,顾念这会儿有些不敢看傅言枭的眼睛,只尴尬的将目光落在他胸口的位置,小声道:“一起进去吗?”

    傅言枭牵着顾念的手,十指相扣,拇指在她掌心不轻不重的揉了两下,明显察觉到她的手心有汗。他眸光闪了闪,视线落在她的绯红的脸颊上,声音也不像平时那般冷冽了,而是很温润迷人:“你们先进去,我随后就到。”

    他说完,视线从顾念脸上移开,落到不远处那几个肥胖男子同伴身上,神色骤然冷了下来。

    顾念循着他的目光也朝那几个人看去。

    刚才调戏她们的时候那么威风,这会儿却缩着脑袋装孙子了。

    “走吧!我们先进去。”顾念看到那几个人就觉得反感,也不想知道傅言枭怎么解决,拉着覃潭要走。

    覃潭却是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主儿,刚才还急着要进去吃海鲜,这会儿却拖住顾念不走了,哼哼道:“等等啊!有好戏看干嘛不看!这几个人刚才把我拦下来时候不是很成嚣张吗,一脸牛逼轰轰的样子,把自己当大爷,想让我陪他们玩。呵呵,真是欺软怕硬啊,踢到铁板就装孙子了!”

    顾念撇撇嘴,一看这几个人就是怂包软蛋啊,刚才欺负她们两个女孩子的时候的嚣张跋扈气焰,这会儿是彻底看不见了。

    果然是欺软怕硬啊!

    傅言枭眉间闪过一抹戾气,眸色更阴冷了。

    顾念见他这模样,便想到了那晚在酒吧的事情,调戏她的那个猥琐男,似乎是被他的保镖打废了。

    今天这几个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毕竟有一个已经被拖到隔壁的停车场里,打到现在已经听不见哭喊声,可能晕死过去了。

    顾念不动声色的捏了捏覃潭的手,压低声音无奈地道:“一会儿场面可能很血腥的,我劝你还是别看了,你等会儿还要吃大龙虾呢,别影响了食欲。”

    “啊?这么恐怖的啊?”覃潭瞪圆了眼睛一副很是吃惊的模样,顾念以为她是害怕了,便拉着她准备走,谁知她下一句话却是:“这种场面很难得见的,我们更应该留下来围观了。”

    “……”顾念一噎,气得在覃潭手上用力掐了一把,道:“等会儿吓哭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覃潭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顾念也没理她,挪了挪步子移到傅言枭身边,先是偷偷的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又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

    傅言枭愣了一下,挑着眉看她:“怎么了?”

    顾念犹豫了一下,小声道:“下手别太重。”

    这家伙动不动就是把人打残打废,好残暴。

    “你是害怕,还是说我太狠?”傅言枭眸光微闪,声音冷了几分:“这些人刚刚想要欺负你。要不是我刚好撞见,你觉得凭你们两个小丫头能从这几个大男人手里逃掉吗?”

    顾念一噎,有些无言以对。

    她只是觉得没必要下这么狠的手,毕竟这些人只是调戏未遂,教训一下就好,打太狠就是防卫过当了。可怎么在傅言枭看来,她的想法有点圣母了?

    顾念低着头道:“我没有那个意思。这里毕竟是大街上,到处都有摄像监控的,要是你出手太重伤了他们,之后若是他们告你恶意伤人,你不占理……”

    所以,并不是她有圣母想法,纯粹只是不希望他无端惹麻烦而已?

    傅言枭刚才心口还堵了一股郁气,这会儿却突然消散了。

    “我知道了。”傅言枭深深的看了顾念一眼,眼底竟流露出几分温柔之色,他握了握顾念的手,道:“乖,你先去进去,到VIP包间里等着,我一会儿就来。”

    “嗯!”顾念点点头,朝覃潭使了个眼色,让她一起走。

    看不成戏了!覃潭失望的叹了口气,屁颠屁颠的跟着顾念进了酒店。

    见顾念进去了,傅言枭神色便恢复了一惯的冷厉,缓缓朝那几个人走去。

    几个人在傅言枭盛气凌人的目光中战战兢兢的大气都不敢喘,两股战战,恨不得给傅言枭跪下来。

    其中一名身材消瘦、年纪偏大的男子硬着头皮上前两步,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喏喏的道:“傅先生,鄙人姓郭,是东临公司的经理,我们刚才……”

    “刚才除了那个胖子,还有谁对我太太出言不逊的?”傅言枭冷声打断那人的话,目光在成这几个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那个身材精瘦的男人身上:“还有你,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