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剥光衣服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7本章字数:2071字

    傅言枭的那几名保镖是在酒店后面的一条巷子里找到的,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并且手脚都被绑着,身上的衣服被剥光,连内裤都不给他们剩,然后三五个人堆在一起,均是面朝下背朝上,远远看过去只看到几个光溜溜的屁股,有些不忍直视。

    场面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幸好现在已经天黑,这条巷子又鲜少有人走,否则他们的老脸都要丢尽了。

    楚淮风的手下找到他们,便立即打电话汇报情况:“老大,人找到了,就在后面巷子里。”

    “嗯。”楚淮风抬眼朝厨房的方向看,见顾念和覃潭还在里面指挥服务生给她们打包菜,他皱着眉沉声问:“还活着吗?”

    “活着。”那人回答完,朝前面那堆白花花的屁股看了一眼,顿了顿,道:“不过场面有点惨烈。”

    确实惨烈啊!

    这几个人可是傅言枭的保镖,薪资待遇高,平时跟在傅言枭身边,看不惯谁就揍谁,威风得不得了。可现在却被人揍得鼻青脸肿不说,甚至还被剥光了绑了手脚堆成堆。

    这对他们来说,就是耻辱,奇耻大辱!还不如一刀杀了他们痛快!

    楚淮风的手下刚找到他们时,看到那场面想笑又不敢笑,差点没憋出内伤。

    电话这头的楚淮风没理解自己手下话里的“惨烈”指的是什么,他眉毛一拧,直接黑了脸,问:“手脚被废了?”

    傅言枭的那几名保镖曾在专门的安保培训基地接受过几年特训,经过严格赛选,最后选定他们这几个表现突出的,然后高薪被聘请,成为傅言枭的专人保镖。

    按理说,他们这些人身手这么好,不应该有人伤得了他们,更不可能轻易被人废掉手脚……难道,遇到更厉害的对手了?

    楚淮风想到这里,金丝眼镜下透着一丝危险的光亮,他不禁猜测,莫非A市隐藏这一股强大的势力,连他也都不知道?

    如果存在这么一股势力,对楚淮风来说是一种威胁,有可能会撼动他在A市黑道上的地位。

    傅言枭绝对不能容忍对他有威胁的隐形势力存在。

    “啊?”楚淮风的手下见自家老大误解了他的话中的意思,连忙摇头道:“没有被废,四肢健全的。”

    楚淮风愣了一下,冷声问:“那你刚才说的惨烈是什么意思?”

    那人眼皮跳了跳,道:“我不知道怎么说,直接上图吧!”

    说着,便拿起手机调整摄像头,给光着身子堆在一起的几个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自家老大看。

    因为这后巷光线暗,他还特意打开了散光灯。

    不得不说,这手机拍照功能确实挺强大的,拍出来的照片画质还不错,这黑灯瞎火的都能把人拍得很清晰。

    等楚淮风点开自己手下发来的照片时,他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何止惨烈,这简直是对人的羞辱。”

    “卧槽!这是什么玩意儿!”旁边的秦朝和陆离凑到楚淮风身边,刚好看到那光溜溜的身体、白花花的屁股,秦朝一时没忍住爆了粗口,他指着照片里那一堆“不明物体”,龇着牙道:“这几个就是三哥的保镖?“

    “好像是的。”陆离指着其中一个,道:“我认得他,是老三身边的保镖没错。”

    虽然只能看到一个侧脸,而且脸上还明显带了伤,但是陆离能确定他就是傅言枭身边的保镖,并且还是打架最猛的一个。

    这人在傅言枭的所有保镖当中,算得上打架最厉害的,甚至在A市保镖圈里,也鲜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这么厉害的人,现在竟然被揍成这样,那对方该有多强大啊?

    陆离突然觉得头皮有些麻,不敢往下想了。

    秦朝嘶的吸了一口冷气,道:“这他娘的到底怎么回事?杀人不过点头地,这样整也太特么的侮辱人了!这是存心跟三哥作对吧?不过话说回来,这A市还有人敢跟三哥作对,也是难得了。”

    陆离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摸着下巴,一脸高深莫测的道:“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大概YS集团空降来的那位干的。”

    “那个姓周的?”楚淮风有些惊讶,想了想,也赞同陆离的猜测,道:“我估计老三在C市的项目出了事儿,也跟这小子脱不了干系。”

    “竟然是他干的?”秦朝哼了一声,冷笑道:“情敌相见分外眼红!难怪,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这么狠。”

    楚淮风疑惑的看向秦朝和陆离,感觉他们俩有什么事儿瞒着他,便拧着眉问:“这个姓周的跟老三有什么过节吗?什么情敌相见……难道这个姓周的,跟老三媳妇有旧情?”

    秦朝点点头,道: “前两天三哥让我查一个号码,查出这个号码的使用者就是周颢,刚回国不久,是YS集团空降的执行总裁。YS集团正跟亿阳集团在竞争一个大项目,秉承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思想,我打算帮三哥好好查一下这个人,没想到竟然被我顺手查出来他跟三嫂曾读同一所学校,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三嫂大学时候还向他表白过……”

    这件事秦朝查出来后,秦朝便第一时间告诉了傅言枭,不过没有跟陆离和楚淮风讲。

    此时听到秦朝这话,两人脸上都是一副震惊不已的表情。

    “这个姓周的,他故意跟老三作对,难道是为了老三媳妇儿?”楚淮风若有所思的皱眉,眼睛不禁又朝厨房放心看去,沉声道:“小四,你还查出什么?老三媳妇儿对这个姓周的小子是什么态度?旧情难忘,藕断丝连?”

    秦朝摇摇头,道:“我只查到几年前周颢离开A市后,他们俩就断了联系,一直到前几天,周颢才开始通过三嫂的朋友,试图联系她。至于三嫂对他是什么态度……等会儿试试她就知道了。”

    “你可别乱来。”陆离看了秦朝一眼,低声警告他:“这是他们夫妻两的事情,你我都不好插手。”

    “行,我不插手。”秦朝顿时觉得一阵憋闷,他耸耸肩,道:“那我总要把这事儿告诉三哥,不能让三哥被蒙在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