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很生涩很没经验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7本章字数:2037字

    听到傅言枭这番警告,顾念心头狠狠的震了一下,捏着手机的手在发颤。

    “我没有去找他,是他来找我的。”顾念语气中透着几分委屈,她将脸扭向窗外,脸上露出几分倔强之色:“我从来没想过要去找他,甚至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跟他见面。傅言枭,我这么说,你能信我吗?”

    周颢是她的过去,而她的眼前和未来都掌握在傅言枭的手上,顾念不希望,也不敢让他怀疑她跟周颢有没断的旧情。

    顾念知道,傅言枭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而背叛他的后果,顾念承受不了,顾家也承受不了。

    她说完,却没有听到傅言枭的说话。

    他不说话,顾念更不敢吱声,甚至屏住了呼吸,生怕下一秒他发飙。

    两人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在顾念以为他不会回答她的时候,听到了电话里传来傅言枭低沉的声音,声音中透着几分不确定:“顾念,我可以信你吗?”

    “这是我的真心话。”顾念叹了叹,低声道:“不管你信不信,我跟他都不可能有什么了。”

    傅言枭的声音似是一下子松了下来,他点点头:“好,我信你。”

    说完,他又问:“那你现在在哪里?”

    顾念顿了顿,轻声道:“我没有在亿宸大酒店吃晚饭,把点好的菜打包了几样准备带回家吃。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我找楚大哥送我回江畔花园,秦小四和陆二哥也在。”

    说到陆二哥,顾念不自觉的朝前面开车的陆离看了看,又对傅言枭道:“我坐的车子是陆二哥在开。”

    陆二哥?

    傅言枭听到这个称呼,不禁挑了一下眉。

    这时,助理墨轩在门口按门铃,说是给傅言枭送晚饭过来了。

    顾念听到那边的动静,连忙对傅言枭道:“那先不说了,你快去吃饭吧!”

    匆匆说了一句“拜拜”就把电话挂断了。

    “老三真辛苦!”开着车的陆离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顾念点点头:“嗯。”

    “弟妹啊,你别看老三脑子聪明又会赚钱,长得好看又有手段,就以为他很坏。其实老三他很单纯的,尤其是在感情方面,他还是一长白纸呢,白得不能再白的那种,你懂的吧?”陆离停下车来等红绿灯的时候,回头看了顾念一眼,然后语重心长的道:“你要对我们老三好点啊!”

    顾念嘴角抽了一下,不说话了。

    “怎么,你是不相信老三单纯?”陆离睨着顾念,道:“老三以前从来没有交往过女朋友,这一点我们都能为他作证的。”

    顾念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两声,道:“没交往过女朋友不代表单纯。”

    傅言枭那样的人,能说单纯么?要是他单纯,世界上就没有腹黑的了。

    “我说的是老三在感情这方面,单纯,纯如白纸。懂了吗?”陆离说完,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作为他的老婆,你应该最清楚啊!他那方面很生涩很没经验吧?”

    顾念脸颊顿时红得能滴出血来。

    为什么会扯到这个话题?

    作为一个在那方面的经验值为零的小白,听一个老司机掰扯那方面的事情,顾念觉得实在是尴尬。

    眼看着马上到覃潭家族所在的小区了,顾念偷偷松了一口气,然后掏出手机给覃潭打电话。

    “念念!”电话刚接通,就听到覃潭几近抓狂的声音:“我的野生菌汤洒了!”

    “你不是像老母鸡护鸡崽子一样的把那份汤护在怀里的吗,怎么会弄洒了?”顾念惊讶不已,连忙又问:“洒在哪里了?弄脏衣服了吗?”

    电话那头便传来覃潭的忿忿的声音:“都怪楚淮风这货,他非要送我回家,故意让他手下把车子开‘S’路线,七拐八拐的,把我折腾得快要吐了。结果这家伙很无耻,趁着我难受的时候竟然过来抢我的汤,一不小心汤就全洒了,洒在车上,还有楚淮风的身上,我身上只有一点点。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汤全洒了,没得喝了嘤嘤嘤……”

    顾念听了顿时觉得哭笑不得:“大金主把你的汤弄洒了,你让他赔给你呗!”

    “我让他自己回酒店再要一份,他不肯,还说就想吃我的。”覃潭气得快要炸了,狠狠瞪了一眼旁边衣服裤子都湿答答的男人,恨声道:“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竟然跟一个小姑娘抢食。呸,臭不要脸!”

    “好了,改天再去吃,给你点两份野生菌汤,把你今天的补回来。”顾念笑得无奈地道:“我这边还有这么多份呢,等会儿下车记得过来拿,我在前面第二辆车上。”

    “嗯,我知道,我就在你后面呢。”

    说话间,车子已经停在覃潭家小区门口了。

    覃潭下了车拎着几个饭盒,丢给楚淮风一个“你活该”的鬼脸,便朝顾念坐的那辆车跑去。

    “全部给我带回去吗?你不吃?”覃潭说着,将其中两个饭盒推了回去,道:“这是蒜香排骨和葱爆虾仁,专门为你点的,你带回去吃。”

    这两个菜确实是顾念喜欢吃的,她看着覃潭手上拎满的饭盒,便不再拒绝。

    “对了,刚才我听楚淮风跟他的手下打电话,说是那几名保镖找到了,现在已经把人带回去了。”覃潭朝顾念点点头,道:“放心,他们没死没残,就是被打了一顿而已。”

    顾念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人找到就好。

    想了想,又问了句:“他有说在哪里找到的吗?”

    “应该就是在酒店附近吧,具体在哪里我没听他说。反正人没事就好!不然你今晚肯定担心一晚上,连觉都睡不了。”覃潭说罢,朝顾念挥挥手,道:“好了,我走了,拜拜~”

    在顾念庆幸那几名保镖被找到且没有什么事儿时,身在C市的傅言枭却因为那几名保镖之事暴怒不已。

    “废物!竟然被人扒光了扔在后巷!”傅言枭气得后牙槽都疼了,他朝电话那头羞臊得面红耳赤的人吼:“严格,你不是一向最得意的身手么?还自称打遍A市无敌手呢,我都替你羞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