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今日之辱,十倍还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7本章字数:2108字

    严格被傅言枭骂了一顿,心里也不好受,可他没脸反驳。

    哪还有脸啊?今天都把脸给丢光了!

    自称A市保镖圈儿的NO.1,扬言打遍A市无敌手,结果今天被人打脸了,还打得啪啪响,脸都打肿了。

    兄弟几个不仅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还被人剥光衣服扔在巷子里,几个人赤条条光溜溜的趴成一堆,面朝下背朝上,只能看见白花花的屁股了,哪还有脸?

    “确定对方的身份了吗?”傅言枭骂了一会儿,才问:“那些人是周颢带来的?他们是怎么把你们几个引开的?”

    “对,就是周颢带来的人。”严格气得直咬牙,郁闷的道:“当时少奶奶和她朋友在一号包间里说话,我们几个就在门口守着,谨遵少爷的您的吩咐,寸步不离。”

    严格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心虚。

    傅言枭听了也是一声嘲讽的冷哼。

    还好意思说寸步不离?人都被弄到后巷去了,现在还有脸说?

    严格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继续道:“过了没多久,周颢就来了。因为之前少爷还叮嘱过,万万不能让他接近少奶奶,所以我们远远就走过去,想把他拦下来,不让他靠近一号包间。”

    “可是没想到他带了那么多人,足足有二三十个,上来就把我们围住,并且很有技巧的把我们往后巷那边引,等我们反应过来可能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计时,我们已经在后巷了。可这时候想要回去却没那么简单了,除了那二三十个人,另外还有十几个人守在后巷,我们一出现,他们就扑上来了……”

    虽然严格的身手很是了得,鲜少有人是他的对手,可打架再猛再厉害的人也架不住围殴,双拳难敌四手,所以很快他们就被制服了。

    那些人也是够贱的,四十多人打他们几个,打完之后还动手剥他们的衣服,把他们剥的精光。

    这帮孙子,哪怕给留条内裤也好啊!

    严格气的牙痒痒,拳头捏得咔咔响,可这耻辱已经受下了,他就算把牙齿咬烂、拳头捏碎,也挽救不回尊严了。

    “想不想把今天受的耻辱给还会去?”傅言枭微眯着眼睛,冷声问严格。

    严格眼睛一亮,连忙点头:“当然想!必须还回去啊,双倍,不十倍奉还!”

    “嗯。”傅言枭将手搭在沙发边沿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这个动作仿佛很惬意很享受,却见他微微闭着眼睛嘴角弯了弯,勾出一抹酷戾的笑:“那你通知兄弟们准备一下,等我安排。”

    严格立刻应到:“好的,傅少!”

    ……

    顾念回到江畔花园时,发现公公婆婆来了。

    “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了?”顾念很是惊讶,面上却露出甜甜的笑,乖巧的叫了人,然后扬了扬手上的饭盒,笑着问:“你们吃饭了吗?”

    “吃过了,我们吃了饭才过来的。”朱如玉一看儿媳妇拎着饭盒,便道:“念念,不要老是在外面吃,那些东西不干不净的,哪有家里的卫生?再说了,李叔做的菜可比许多酒店大厨做的菜还好吃。你太瘦了,让李叔多给你炖点滋补的汤,补补身子啊!”

    “咳咳!”傅亿阳一眼看到饭盒和袋子上印着的标志,便认出了这是自家酒店出品的,听到朱如玉这话,便清了清嗓子,温声道:“这家酒店的饭菜还不错。”

    虽然这儿没有外人,但也不能给自家酒店抹黑不是?

    可朱如玉却还没反应过来,她瞪了傅亿阳一眼,道:“哪里不错?外面那些菜是不是新鲜的都难说,而且有时候洗都没洗就直接煮了,多脏……”

    傅亿阳一脸无奈。

    顾念忍不住笑着道:“妈,我今天是在亿宸酒店吃的,这家酒店的菜干净卫生,我还去后厨看过了,而且菜的味道也很棒。“

    “亿、亿宸?”朱如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般:“哦,你说我们家开的那家啊!嗯,那家还算可以。不过,念念啊,以后还是尽量不去外面吃吧,在家里吃着放心。你想吃什么尽管跟李叔说,让李叔给你做。”

    “嗯,妈,我知道了。”顾念乖乖点头应着。

    朱如玉拉着顾念坐到沙发上,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言枭呢?”

    “他出差去C市了,要过两天才能回来。”顾念将饭盒放在茶几上,问:“爸妈今天过来是找言枭有什么事儿吗?”

    “这小子今天早上打电话回家,说要在下个月举行婚礼。”朱如玉拍了拍顾念的手背,笑道:“我跟他爸过来找他商量一下婚礼的章程。”

    难得傅言枭主动提出举办婚礼,朱如玉和傅亿阳都很高兴,说明他不像一开始那样排斥顾念了,甚至有可能是喜欢上顾念了。

    儿子儿媳感情升温,婚姻美满幸福,他们做父母的自然是高兴得合不拢嘴了。

    虽然婚期定在下个月,时间有点紧迫,但只要多安排一些人帮忙筹备婚礼就行了。

    不过婚礼的章程和大体需要注意的事项,需要来问问他们小两口的意思。

    “既然言枭不在家,找你说也是一样的。”朱如玉看向顾念道:“改天找个时间请你爸妈出来吃个饭,一起商量一下婚礼事宜。傅家这边初略算了一下大概四百多桌客人,没把你和言枭的朋友同事什么的算上。你们要宴请那些朋友,到时候列个名单出来,我好让人去准备请帖……”

    结婚是件大事儿,也是件顶麻烦的事儿,琐碎事情太多,需要注意的地方也多,顾念听得一个头两个大。

    “妈,你们自己拿主意就好,不用问我意见的。”顾念打算当甩手掌柜,反正证已经领了,举行婚礼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顾念不是一个看重排场的人,况且有公公婆婆把关,顾念相信他们不会委屈了她。

    “那还是等言枭回来再问问他吧!”朱如玉想了想,突然道:“念念,你有驾照会开车吧?你喜欢什么车,明天去给你提一辆回来。你又不肯让家里的司机接送你上下班,要是言枭在家还好,有他接送你。可言枭要是不在家,你怎么去?挤公交车太麻烦了,不如买辆车回来给你开,你上班或者去哪儿也都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