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老不正经!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7本章字数:2047字

    朱如玉听到李叔这番话,气得手发抖,愤愤的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坏!我们家念念这么纯净、这么善良,脾气也那么好,连说话都闻声细语的,谁见了不喜欢?我看这些人就是欺软怕硬,欺负我们念念太老实!”

    “就是说啊!我觉得少奶奶脾气太软和了,被人欺负了也不吭声。”李叔说着,脸上露出几分羞愧之色,道:“当时看到她们那样对少奶奶,我恨不得冲下车去撕烂她们的嘴,叫她们再敢乱嚼舌根、胡说八道!不过他们人太多了,那研究所门口还有个门卫,我怕我这一冲下去伤了人,事情闹大了,反而弄巧成拙,对少奶奶更不利。”

    “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冷静,不理智。”傅亿阳瞥了李叔一眼,道:“幸好你忍住了没下车,不然念念在那儿更加呆不下去。”

    被傅亿阳这么一说,李叔脸上露出几分赧然来。转而又捏紧拳头愤愤不平的道:“我看着那些人欺负咱家少奶奶,我心里气不过!老爷,难道咱们少奶奶就这样让人白白欺负了?”

    朱如玉也气得脸色都白了,既心疼自家儿媳妇在研究所的处境,又愤恨那些八卦嚼舌根的坏人。她看向傅亿阳,道:“老傅,你想想办法,不能让那些人这么欺负念念。念念这孩子,性子就是太软了,在家像包子似的被言枭揉捏,我都心疼得不得了,在外面上班还受那些同事的气,这叫什么事儿!咱们傅家人可没得让人这样欺负的!要不然,我去跟念念说一下,劝她辞职,别干了,在家好好养身子,早日给我们生个大胖孙子!”

    傅亿阳皱了一下眉:“念念若是愿意呆在家里,那自然最好。但她还这么小,刚从学校毕业出来两年,心中还有理想有报复,她想为事业拼搏,实现人生价值……念念肯定不愿意待在家里。”

    朱如玉撇撇嘴,不赞同的道:“待在家里就不能实现人生价值了吗?我不是也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做你的贤内助,我的人生价值也很高啊!”

    李叔在一旁将头垂得低低的,想笑又不敢笑。

    傅亿阳笑得一脸宠溺,握了握朱如玉的手,道:“你的人生价值就体现在我身上。但是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我们不能把我们的想法强加给念念。”

    朱如玉郁闷的叹了声,摆着手道:“那好,我不劝她辞职了。但是你得想想办法,不能让念念叫那些人白白欺负了!”

    “嗯!”傅亿阳点点头,沉思了片刻,道:“这事儿交给我。”

    傅亿阳说完,转脸对李叔道:“老李,还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了。”李叔这次过来只是为了跟老爷和夫人汇报顾念被人欺负的事儿,既然老爷将这事儿应下来,李叔也就放心了,他低了低身子,道:“老爷和夫人多保重身体!老李就不在这边多呆了,马上要去市场买菜,去晚了菜就不新鲜了……”

    朱如玉点点头,又叮嘱他:“嗯,快去吧!记得每天晚上给念念炖个汤什么的补补身子。”

    说到这个,李叔顿了顿,看向朱如玉:“夫人,少奶奶说之前少爷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说适当的补一补可以,但是不宜急补、大补,否则过犹不及,还容易上火,容易长肉……少奶奶还说,这个汤能不能不每天喝,隔日喝一次也行……”

    傅亿阳听了,嘴角微不可见的扯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更柔和了。

    果然是秦沫的亲生闺女,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过是炖一些滋补的汤水,又不是大补的药,就算每天喝也不过分。说什么不能急补、大补,大概是怕天天晚上都喝会长胖吧?

    这丫头!

    “那就依着少奶奶吧,隔天炖一次。”傅亿阳温声道。

    朱如玉不赞成的皱眉道:“念念这么瘦,不多补一补怎么行?身体养好一点,到时候生孩子也少遭点罪……”

    傅亿阳便挑着眉笑:“如玉,你最近也瘦了。从今天开始,让王妈每天给你炖一锅汤吧!”

    “这……”朱如玉顿时蔫了,她也不愿意天天喝汤啊!最后只得无奈的摆摆手,道:“算了,就依她吧,隔日喝一次补汤。”

    老李点头应着:“好的,老爷、夫人,那我走了。”

    等老李走后,傅亿阳也吩咐司机备车,送他去公司。

    朱如玉拍了拍衣服,也跟了上去:“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

    实在放心不下他的身体,生怕他像之前那样,前一刻看着还好好的,下一刻突然就晕倒了。

    傅亿阳高高挑起了眉,眉宇间神采飞扬,仿佛年轻了好几岁。他戏谑的笑道:“年轻时候你时时跟在我身边,我还能理解,毕竟我长得太帅确实让人不放心,现在我都老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朱如玉被傅亿阳一番调侃,脸红了,瞪着他,娇嗔道:“哼,老不正经!我是放心不下你的身体,你以为我放心不下什么?”

    傅亿阳笑得开怀,捏着朱如玉的手,道:“好吧,想跟着就让你跟着吧,到公司可不许说无聊。”

    “……”

    两人回房换了衣服,出门了。

    可上了车,傅亿阳却吩咐司机去亿宸大酒店。

    “不是说去公司么?”朱如玉眨眨眼:“你去酒店做什么?难道董事长去微服私访?”

    “念念昨天在酒店停车场被人欺负了,却是楚淮风带着人赶过去解围的。”傅亿阳微眯着眼睛,眸色暗沉,他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刺骨的冷意:“酒店的安保人员昨天是不是集体请假了?否则酒店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怎么连面都没露?”

    说起昨天那事儿,朱如玉脸色也不太好,她捏了捏傅亿阳的手,没有说话。

    傅亿阳抿了抿唇,回握住朱如玉的手,道:“只怕昨天在酒店还不止发生这一件事。”

    傅亿阳记得,昨晚是楚淮风他们几个亲自开车送顾念回来的,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如此兴师动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