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你要怎么赔偿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7本章字数:2050字

    楚淮风都这么说了,顾念自然是不能见怪了。

    她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一个极淡的笑,摇摇头道:“没关系。”

    楚乔就在一旁,用充满鄙夷的语气咕哝:“贱人就是贱人,真能装!”

    顾念眸色微闪,偏头看向别处,没有接话,只当没听到。

    站在顾念身边的覃潭却听不下去了,她怒视着楚乔,语气不善的道:“论起装,你楚大小姐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啊!刚才硬闯进屋来,在念念面前炫耀自己跟傅少认识时间长,情分深,又说念念是傅家的生子工具,那高高在上、耀武扬威的模样,跟你现在这缩头缩脑的可不一样啊!”

    顾念拉住覃潭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覃潭哼了哼,朝楚乔嘲讽的瞥了一眼。

    “你……”楚乔顿时气炸,要不是自家哥哥在场,大概她早已经跳过去给覃潭一个大耳刮子了。

    “楚乔!”楚淮风厉声止住楚乔想要骂人的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走,跟我回家。”

    “……哦。”楚乔最怕的就是楚淮风,他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嚣张不起来,只能乖乖应了,不甘心的离开。

    楚淮风要把他妹妹领回家,秦朝却没走,嚷着要肚子饿了,要留下来吃饭。

    楚淮风看了顾念一眼,又看了看覃潭,然后对自家妹妹道:“小乔,你先去车上,我很快就出去。”

    楚乔脸上闪过一丝困惑,她皱着眉,用打量的目光看了覃潭一眼,并没有先离开的意思。

    楚淮风一个冷眼扫过去,楚乔才忙“嗯”了一声,低着头走了出去。

    等楚乔离开了,楚淮风漫步来到覃潭面前,看着她,一脸严肃的问:“昨天你弄脏了我的衣服,打算怎么赔我?”

    “啊?”覃潭没想到楚淮风会跟她提这事儿,她懵了懵,才道:“你衣服弄脏了怪不得我,谁让你抢我的汤?我汤洒了还没找你算账呢!”

    “那好,野山菌汤我赔偿你双份。”楚淮风上前两步,更逼近了一些,然后盯着覃潭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那我的损失,你打算怎么赔?”

    离得太近,覃潭被他健壮又高大的身躯笼罩,连呼吸间都是他身上淡淡的好闻的味道,这让覃潭觉得很有压迫感。

    她往后上了几步楼梯,仿佛站得高就能在气势上把他压下去,她吸了一口气,扬着下巴道:“你的衣服不是弄脏了吗?还想怎么赔?那你把那套脏衣服拿来,大不了我帮你洗干净咯!”

    “想得倒是美!”楚淮风轻嗤了一声,挑着眉看向覃潭,慢悠悠的道:“那身衣服沾了汤汁,报废了。我查了一下你在杂志上的工资,我那件衣服刚好抵你不吃不喝三年的工资。你好好想想,该怎么赔偿我吧!顺便说一句,那件衣服很难得,是意大利著名服装设计师大师纯手工限量款,我很喜欢!”

    覃潭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气得唇色发白:“你……楚淮风,你讹人!不过是洒了点汤汁上去,泡一泡,洗一洗,就干净了,怎么会报废?还有,无凭无据的,你说那件衣服是什么名设计师的纯手工限量款,谁知道是不是你胡扯瞎掰的?你睁着眼睛瞎扯,就算说衣服上面镶了鸽子蛋,我也百口莫辩!”

    “衣服我明天就送去你办公室给你,你尽管去网上查或者去找人打听,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楚淮风立在覃潭面前,他眉峰动了一下,盯着覃潭,语气淡淡的道:“之后我们在进一步商量赔偿的事宜。”

    覃潭在心里把楚淮风问候了八百遍,然后冷哼一声,看也不看他,转身朝厨房去了。

    楚淮风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嘴角,跟顾念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顾念嘴角抽了抽,偏头看向坐在沙发上啃苹果的秦朝,问道:“秦小四,你是不是早看出来楚淮风跟潭潭之间有事儿了?”

    秦朝高高敲着二郎腿,一边抖着腿一边道:“三嫂,我昨天不是已经提醒你,说你朋友被狼王盯上了?”

    顾念回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楚淮风这个人怎么样?”涉及到自己好朋友,顾念便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秦朝咔嚓的咬了一大口苹果,声音含糊的道:“作为兄弟,楚老大很靠谱,重情重义、义薄云天;作为情人,唔,我不好那一口,没跟楚老大在那方面深入了解过,就不好回答你了。”

    “……”顾念默默的白了秦朝一眼,顿了顿,突然皱着眉问:“楚乔说来找言枭有事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万一真有事儿呢?”

    “她能有什么事儿?”秦朝不甚在意的摆摆手,道:“有什么事儿是楚老大不能解决的,非要找三哥?这丫头,这么多年都没点长进,玩来玩去都是这么几招,真没劲儿!”

    秦朝说完,突然看向顾念,问:“话说,三嫂,我刚才一进门就看见你们俩剑拔弩张的,估计已经用眼神大战了三百回合了。你们发生了什么摩擦了?”

    顾念瘪瘪嘴,问:“你是怕我欺负了她,所以来兴师问罪的?”

    秦朝举着一只手,道:“老天明鉴,我绝对不是兴师问罪啊,我这分明是来听八卦的。”

    “那就更加不能告诉你了。”顾念瞥了秦朝一眼,哼哼道:“男人也这么喜欢八卦是非,舌头容易烂。”

    “……”秦朝又咔嚓咬了一大口苹果,郁闷的道:“不说就不说呗,竟然这么咒我。”

    顾念没理他,转身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覃潭站在一旁看李叔做菜,看得十分认真。李叔每做一道菜都把具体步骤和注意事项都跟覃潭说,覃潭听到关键处,还用手机记了下来。

    “你是打算学会了自己做饭?”顾念好笑的看向覃潭,问。

    覃潭一挑眉,大方的点头:“俗话说得好,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我总结了一下我之前失恋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我不会做菜!所以,我决定现在开始学做菜,掌握一门好手艺,才能成功撂到一个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