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舍不得娇妻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7本章字数:2040字

    傅言枭大概是没想到家里来了人这么热闹,开门进屋时,有些不太适应的皱了皱眉,等看到屋里的众人满脸堆着愉悦的笑时,他的眉皱得更深了些。

    顾念看到傅言枭时,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不是说要明天才能回来么,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倒是李叔先反应过来,连忙迎过去帮忙提行李箱,笑眯眯的问:“少爷,你还没用饭吧?”

    傅言枭把行李箱给李叔,顺便把身上的西装外套也脱下来给他,垂着眸语气淡淡的道:“嗯,还没吃。”

    察觉到顾念正愣怔的盯着自己看,傅言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又加了一句:“事情太多,一天都没顾得上吃饭。”

    说完,突然想到什么,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他用眼角余光朝顾念看去,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便又释然了。

    大概她不会把电话里随口问的一句话放在心上的吧?

    顾念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反应,可心里却闪过一丝惊诧。

    傅言枭说一天都没吃饭吗?中午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问他,他明明说吃了呀!

    顾念见李叔拿傅言枭的行李箱和外套上楼去了,她便放下手中的碗筷,默默的起身去厨房给傅言枭拿副碗筷。

    秦朝一边往自己碗里夹了菜,一边调侃傅言枭:“三哥,你不是说要两三天才能回来的么?怎么才去一天就急着赶回来了?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还是,你舍不得家中娇妻,事情没办完,就急不可耐的跑回家了……”

    覃潭正吃着一个辣菜,听到秦朝这话,忍不住笑了一下,不幸被呛,猛咳了起来:“咳咳,秦小四,你……”

    秦朝很无辜的看了覃潭一眼,把那盘辣菜搬到自己面前,道:“不能吃辣就别吃啊!你这丫头,也真是的!好了,这盘菜我替你吃了。”

    “喂!你别吃完,给我留点!”覃潭一看秦朝将那盘辣菜全夹到他碗里去了,气得想掀桌:“秦小四,你太无耻了!”

    秦朝露齿一笑,指着自己的大白牙道:“我有齿啊,又白又整齐!”

    要不是看到桌上还有这么多菜没吃,覃潭一定把手里的筷子插到他鼻孔里去!

    傅言枭没搭理饭桌上这两人,他边解开袖扣,并将白色衬衣的袖子挽上去,边朝洗手台方向走去。

    等顾念从厨房里拿了碗筷出来时,傅言枭已经洗好手并坐到顾念旁边的位置上了。他看了顾念手上的空碗,淡淡的道:“我想先喝汤。”

    顾念正准备将碗递给傅言枭,听他这么说,她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给他盛汤。

    傅言枭没回来时,饭桌上一片欢声笑语,气氛很活跃,大家有说有笑有打有闹的,十分热闹。

    可傅言枭坐在这里后,气氛仿佛被凝固了一般,不但没人说话了,就连咀嚼都便得小心翼翼,半点声音也不敢发出。

    傅言枭,说他是一座行走的冰山也不为过。

    在这样的氛围下吃饭,覃潭觉得好压抑,胃口也不那么好了。

    她在桌下悄悄踢了踢顾念,朝她使了个眼色,然后放下碗,道:“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啊!”

    “啊,我也吃饱了,你们慢慢吃。”顾念也放下了碗筷。

    其实顾念跟覃潭早就已经吃饱了,只是之前气氛好,开心就会忍不住想多吃点。可现在旁边有一座大冰山,气氛骤降至冰点,食欲随之也消失了。

    实在吃不下了。

    秦朝倒是没受什么影响,就算不说话,他也依然吃得津津有味。

    见顾念和覃潭都没吃了,他有些诧异的挑了一下眉:“刚才是谁说要把所有的菜都吃光,还要舔盘子的?”

    覃潭嘴角一抽,咬着牙笑得很勉强:“我吃撑了,你多吃点吧!”

    秦朝嘿嘿的笑了一下,继续埋头吃菜。

    傅言枭默默的喝完一碗汤,淡淡的瞥了身边的顾念一眼,将碗拿到她面前,道:“半碗就好。”

    顾念表情茫然的朝傅言枭眨眨眼,反应过来他是叫她帮忙盛饭,才连忙接了碗,起身给他盛饭。

    “傅少,你饭量真的只有这么大么?”覃潭憋了好久,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这饭量跟猫有得一拼!

    傅言枭这么高大的个子,一顿只吃这么一点点,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嗯。”傅言枭眼皮也没抬一下,只淡淡的应了一声,又专注的吃饭了。

    看着傅言枭优雅的吃饭,细嚼慢咽,覃潭忍不住吞口水,恨不得帮他吃完算了。她轻咳了一声,道:“念念还说要跟李叔学做菜来着!傅少你胃口这么小,对吃又不感兴趣,看来念念想通过拢络你的胃来拢络你的人,这个方法行不通!”

    顾念脸上一红,她瞪着覃潭,咬着牙压低声音道:“覃潭!你别胡说八道!”

    她明明说自己不用学做菜,套胃这招在傅言枭身上不管用,怎么从覃潭嘴里说出来,意思就变了?

    而且,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拢络傅言枭的人啊!

    傅言枭突然挑着眉看向顾念,道:“你想学做菜?”

    顾念表情僵了僵,胡乱嗯啊了一声,算是回答他了。忍不住在桌下踢了覃潭一脚,真是被她害死了!

    傅言枭点点头,将半碗饭吃饭后,他放下碗筷,转头看向顾念,一脸认真的道:“辣的,甜的,油腻的不吃。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就好,我不是很挑食。”

    顿了顿,又道:“那就从明天开始吧!”

    顾念表情一呆,有些反应不过来,傅言枭这是什么意思?让她从明天开始做饭给他吃?

    “噗哈哈哈三哥,你不怕吃了三嫂做的菜,把你的肠胃彻底搞废掉么?”秦朝很不厚道的大笑了起来。

    覃潭不高心的瞪着秦朝,道:“别说得那么难听,我们念念可是会做菜的!”

    顾念脸又红了,尴尬不已。她的做菜的水平确实很烂,基本上只有自己吃得下……

    傅言枭眼角余光瞥见顾念一脸的尴尬,他微微勾了一下嘴角,睨着秦朝,淡淡的道:“老婆做的菜,再难吃也要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