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撩妻高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7本章字数:2075字

    “哦买嘎!”秦朝夸张的捂住嘴巴,瞪圆了双眼惊诧的看向傅言枭,啧啧叹道:“真是万万没想到,被称为‘行走的冰山’的三哥,也能说出这么酸的一句话来!哎呀,我的牙好酸啊,肉好麻啊,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覃潭则是双手捧着脸颊,摆出一副迷妹脸,双眼冒红心的看着傅言枭,道:“不愧是我男神,不爱撩妹只撩妻,这技术,简直好到爆炸,身为围观群众的我都被误伤了!”

    覃潭用手肘碰了碰顾念,道:“念念,我已经升级为你老公的骨灰级脑残粉了怎么办?”

    顾念低着头说不出话,脸颊发烫。

    傅言枭确实很少说这样的话,但顾念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而且他撩她的时候,比这更加肉麻的话他都说过。

    可每次听到他叫她老婆,言语间透着亲昵的时候,她都感觉心头像是被一片羽毛温柔的撩拨,忍不住心动。

    以前觉得覃潭夸傅言枭帅到合不拢腿是个笑话,顾念当时还忍不住鄙视她,笑骂她是花痴。可现在,当顾念因为傅言枭的一句话而浑身酥软、心口荡漾时,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也花痴傅言枭,不知不觉成了他的迷妹。

    唔,傅言枭此人,撩妹于无形!

    把自家老婆撩得身心荡漾,傅言枭却不自知,他吃饱后,看也没看在座的其他人,直接起身往楼上去了。

    即便是一个冷傲淡漠的背影,也实力圈粉!

    覃潭看着傅言枭的挺拔的背影流口水,不时还跟顾念讨论:“念念,你老公肩膀宽,靠着肯定很有安全感吧?唔,腰身窄,精健,搂着肯定很舒服……哇!你男人的身材好棒,完全附和我对男人的所有幻想啊!”

    顾念踢了覃潭一下,又好笑又好气的道:“赶紧擦擦你的口水,都流到桌子上来了。”

    覃潭舔了舔嘴角,又继续感慨道:“我觉得我这辈子肯定是找不到像你的老公身材这么棒的男人的!不如这样,你把你老公的尺码偷偷告诉我,我到时候按照你老公的这个尺码去定制一个,咳咳,橡胶的……”

    顾念还没说话,秦朝在一旁已经听不下去,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随手捡起一块啃得不怎么干净的骨头朝覃潭扔过去:“你一个大姑娘家,这么YY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你好朋友老公,你也太不知羞了!”

    “要你管!”覃潭眼疾手快,徒手接住那块骨头,反手往秦朝脸上狠狠扔回去,道:“你要是能有傅少那种身材,我也YY你!”

    “谁身材好,你就YY谁?”秦朝随意偏了一下头,轻松躲过那块骨头的攻击,睨着覃潭道:“你的节操呢,被狗吃了?”

    “节操是什么?美男和美食才能入我眼。”覃潭哼哼着,伸手一捞,一把搂住顾念的脖子,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来,飞快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道:“不过我家念念是唯一的例外,她在我心里是凌驾于美男和美食之上的存在。”

    顾念嗔了覃潭一眼,道:“覃小潭同学,你越来越不正经了!”

    秦朝则笑容诡异的点点头,道;“只有美男和美食才能入你的眼?嗯,我一定把这句话转给某人。”

    顾念看向秦朝,知道他说的某人指的是谁。

    可覃潭在这方面脑子好像有点慢半拍,她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秦朝:“某人是谁?为什么要转告他?”

    秦朝眉毛高高挑起,嘴角也扬得很高,仿佛心情很好,他摸着下巴道:“某人就是某人咯!等他来找你的时候,你自然知道是谁。”

    “最烦你这种人,话说一半又不说了,吊人胃口。”覃潭白了秦朝一眼,没再理他。

    秦朝耸耸肩,也不跟覃潭斗嘴了,转身上楼去找傅言枭,他还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吃得太多了,肚子有些撑得难受,顾念便拉着覃潭去门口散步。

    两人走出了院门,经过楚乔的酒红色跑车停过的地方,覃潭拉了拉顾念的衣袖,问到:“念念,楚淮风的妹妹,真的喜欢傅少?”

    “嗯。”顾念点头,想了想,又道:“不过傅言枭对她应该没有那个意思,之前他们俩见面时我也在场,傅言枭的态度挺冷漠的。只是想不通楚乔为什么一直纠缠不休,这次甚至还来家门口堵人。”

    “现在你知道你男人有多好,多抢手了吧!你知道A市有多少女孩子做梦都想嫁给傅言枭么?那些女孩子排成排,估计能绕A市一圈儿。”覃潭笑着朝顾念眨眨眼,道:“我也是其中一个哟!”

    “你别贫了。开玩笑还开上瘾了?”顾念叹了叹,看着覃潭一脸认真的道:“潭潭,你放下上一段感情了吗?如果有人追求你,你会不会接受?”

    “无所谓放不放下,已经分手了,没有复合的可能,放不下又能怎么样?”覃潭说完,突然愣了一下,神色奇怪的看向顾念:“你刚刚还说了什么?有人追求我,我会不会接受?念念,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儿,瞒着我?”

    顾念无奈的抚额。楚淮风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的,顾念以为覃潭已经知道了呢,没想到这丫头反应这么迟钝!

    “算了,我不说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顾念也学秦朝,卖起了关子。

    “今天一个两个都吃错药了吗?都喜欢话说一半留一半,吊人胃口。”覃潭郁闷的不行,紧紧抱住顾念的受不肯放:“你今天把话说完,否则我就一直抱着你不撒手。”

    覃潭见顾念还不肯说,便使出她的杀手锏,伸手去挠顾念的痒痒肉。

    “啊——哈哈哈!我说……”顾念被覃潭挠了两下就投降了,连忙道:“楚淮风想泡你,你不知道吗?”

    楚淮风表现得很明显了,周围的人都能看出来吧?就只有覃潭这个反应慢半拍的人还无知无觉。

    覃潭惊呼了一声,一脸不可置信的道:“楚淮风?他想追我?你有没有搞错啊?”

    顾念朝覃潭翻了个白眼,想说什么,听到覃潭咕哝着:“不可能!他要是想追我,为什么还要我赔偿他的衣服?这么抠搜,他还想泡妹纸?”